• 飞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7本章字数:2066字

    火车,在夜幕中缓缓驶向远方。在车厢里靠近车门的那个地方,简单的坐着两个人。为什么说是简单的坐着呢?因为他们只是在地上铺了些旧报纸而已,连个小马扎也没有。其中一个,年纪轻轻、皮肤白白、头发微卷,正低着头津津有味的读着饶雪漫的小说——《左耳》,这就是我们的故事的主人公——林夏小妞了。此时她一门心思扑在书上,正跟着黎巴拉他们哭哭笑笑的,哪里还有心思管周边的动静。而林夏旁边的这位便是她的爸爸了。林爸爸此时却在角落里打盹,睡得好像不是很舒服,也难怪,那么大个的中年男人却要在这里蜷缩着,怎么可能舒服呢?怪就怪在林夏姐姐帮他们买票买晚了,没能买到坐票就只能是站着了。可恨路是那么远,时间是那么长,根本没法好好休息。从他们登上火车直到现在连个大点空旷点的地方也没有,终于在车门口找到了这片空地,哪里还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车厢里还有很多这样的组合:或是爸爸或是妈妈又或者是爸爸妈妈一块儿带着或是儿子或是女儿乘火车去他们儿女考上的大学的所在地。此时,夜静悄悄的,只有火车摇摇晃晃地告诉我们——时间在流逝。这一年是2010年,夏天。

    林夏却安然自若。她已经连续好几个小时不抬头了。她觉得太有意思了,简直想不到还有这样精彩的小说。她似乎忘记了登上火车的前一夜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感觉。那天晚上,她太激动了,简直不知道怎样平复心情。她想了那么多。她想:我会遇到怎样的一群人呢?会和他们相处的好吗?我能在大学里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吗……她还想到了已然过去的高考。林夏不喜欢高三。她觉得高考过去了是件好事情,想来也没什么伤心流泪的。虽然她没有考到很满意的成绩,虽然她也很舍不得和朋友分开,也很舍不得那些大家一起奋斗的日子,可她还是不觉得可惜。她内心欢喜愉悦,她要尽快飞向新生活的怀抱!

    突然,火车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林夏猝不及防摔向了爸爸,林爸爸一个激灵醒来,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林夏挪过身子来,用手摸摸头,说:“没事儿,爸,你再睡会儿。还远着呢。”林爸爸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句:“噢。看什么呢,快别看了……”然后,又迷迷糊糊地打起盹来。林夏应了一声。她也觉得有点累了。于是,她用手撑着脑袋,转向爸爸这边,看着爸爸打盹的样子。不经意地,她瞟到了爸爸的白头发,她想,爸爸这是老了吗?明明记得他是那么伟岸,那么有活力,那么权威,竟也有了白头发,竟也会老?这样想着,她忽然有了那么一点感伤。

    林夏的家庭是个很普通的家庭,没什么特别,如果非得说特别之处的话,那就是他们家有三个孩子,如今两个孩子都已上了大学,林夏便是这第二个孩子。如果这还不算特别的话,那就补充一下,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农民家庭而已。爸爸妈妈都是很老实的农民,只是,妈妈是个倔强要强的女人,因为自己没有上过学,便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的孩子受到好的教育,简单的说,就是一定要让他们上大学。所以,林夏从小就被灌输了“大学”这个概念,并且孜孜不倦的为之奋斗了十几年。林夏生于1992年。她知道,她这个年龄的同学大多都是独生子女,她却不羡慕。她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童年过得很开心。虽然爸爸妈妈为躲计划生育把她送给姑姑养了段时间,造成了林夏现在和妈妈有种疏远的感觉,可她现在终于懂了,释然了。她要飞了,要飞得更高更远,所以,她不计较了。

    林夏的妈妈对他们几个兄弟姐妹管的很严。姐姐比林夏大了三岁,林夏却比弟弟只大了一岁多。所以,林夏从小和弟弟玩的亲近,很是疯疯癫癫的。林妈妈虽然不太管她这假小子性格,却对她的学习抓的很严。林夏是个不安分的孩子,有点小聪明却不肯下苦功夫,林妈妈从小就管束她,坚决不放松,为此,母女俩不少打仗。可如果说,现在的林夏,能够坐得住板凳,耐得住寂寞的话,那就毫无疑问归功与林妈妈。

    林夏揉了揉眼睛。她想到弟弟今年也已经高三,她觉得弟弟一定能考个好成绩。她觉得弟弟很聪明。有一年夏天,他们闲着无聊下象棋。林夏连输了两局,气的脸都红了。弟弟却在这时提出不想玩了,要出去找别的小伙伴。林夏气的快哭了,就是不放他走,非拉着他又下了一局。她还不许弟弟不好好下,不许他让着她,弟弟很无奈,耐着性子又和林夏来了一局。这局棋,林夏边抹眼泪边走棋,那是一个心酸啊。最终,却还是下了个活棋。林夏只好恋恋不舍得放走了弟弟。林夏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好笑。如今,他们都长大了,忙着学业,哪还有机会下棋?林夏想到,她这一走,估计半年不能回家,只能希望家人都好好的,都健健康康的,那么她便也能开开心心的。

    想到这儿,林夏扭过头来,想要看看窗外,却发现窗外一片漆黑。她看了看爸爸,爸爸也还没有醒。她摇了摇脑袋,觉得还是休息一会儿的好。于是便双手抱着膝盖,把头放在膝盖上。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她竟然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变成了一只鸟,被关在笼子里,她努力地挣扎,挣扎,想要飞出去,可羽毛一片片落下来,她却还是不能展翅飞翔……她伤心极了……突然,有束光照进来,她忽然就有了力量,笼子也不见了,她好开心。这时,她却好像听到了爸爸的声音,在喊她:快别睡了,快起来……要到站了。她想,到站——到什么站啊——霍地一下她就醒了,“哈哈,终于到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