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卧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7本章字数:2749字

    所谓“卧谈会”实际上确是“座谈会”。曾珂、绕瑶、辛莎莎三个人纷纷爬到了林夏的床上,虽然有点拥挤,还有点热,却感觉很温暖、很亲密。看样子,几个人准备彻夜长谈了。

    辛莎莎首先开口:“你们几个死瘦子,那么瘦干嘛,就我自己那么胖,我要减肥!”一上来就是这么劲爆的话题,但这一话题在女生中间长盛不衰。

    曾珂说:“没有啊,我看你也不胖,你这样挺好的。”

    绕瑶也说:“是啊,我还觉得自己胖呢,实在不行咱们一块儿减肥就是了。”

    林夏也开口了,她说:“其实,瘦也没什么好的,真的,你这样子正好合适。”

    林夏说的是真心话。她从小学起就瘦,一直到现在上大学就没有胖过,在高中的时候还被同学问过是不是有病所以这么瘦……林夏当时囧死了,从此,别人说她瘦的时候她都会反驳说自己其实不瘦。至于曾珂和绕瑶,她们俩也是偏瘦类型的,怪不得辛莎莎“有所不满”了。

    辛莎莎接着说:“我初中的时候还挺瘦的,上高中的时候胖的,现在上大学了,我一定要减肥!”

    林夏说:“我听说,女生上大学好像都会变胖的,怎么办哎?”

    辛莎莎作出要捶打林夏的样子:“叫你多嘴,也不鼓励鼓励我……”

    曾珂笑话辛莎莎,说:“你那么着急要减肥是想在大学找小男友是嘛”

    绕瑶又补上一句:“我看咱们学长好像也有不错的哎,你得抓紧啊!”

    辛莎莎着急地说:“哪有啊!我有喜欢的人,我是为他减肥的。”

    林夏、曾珂、绕瑶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谁啊!”

    辛莎莎不缓不慢、略显羞涩地说:“我高中一男同学,我暗恋他好长时间,没敢表白。”

    绕瑶急着说:“有照片没?很帅吧!”

    辛莎莎兴奋地说:“那当然啦!长得可帅了!”

    曾珂、林夏在一旁赶紧附和:“求照片!求见真人!”

    辛莎莎装模做样地说:“别着急,我这有照片,一个一个地来……”话刚说完,她们三个早已饿狼扑食,把辛莎莎手机给抢了过来。

    当时还没流行智能手机,她们四个竟用的都是滑板,四个人当中又有三个人是诺基亚。虽然诺基亚现在没落了,但它的手机质量是真的好啊,林夏的这款诺基亚用了三年都没坏,直到后来不小心掉厕所了才结束了它的使命。其她三人都接连换了好几款手机,但说起质量,也都觉得诺基亚最好。有一次,林夏的诺基亚手机不小心从上铺自由落体,跌到地上,后壳、电池都摔散开了,但屏幕竟没有裂,林夏爬下床来,把电池、后盖按上,开机,竟然如常使用……现在哪里找这样的手机去呢?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这并不是为诺基亚打广告,根本不需要。林夏只是在想,如果国产机有这样的质量,我们国人又怎么会热衷于外国货呢?林夏也相信,终会有一天,我们国人会对自己的产品、品牌有信心!能够放心大胆自豪的使用。

    曾珂手里拿着手机,迅速就找到了相册,很快就把照片给翻了出来。几个人赶紧头挨着头来看照片,看完都感叹一声:“果然是大帅哥哎!”

    辛莎莎谈了口气说到:“是啊,所以喜欢他的人特别多,哪轮得到我……”

    曾珂、绕瑶都说到:“你也别灰心丧气,肯定有机会。”

    辛莎莎笑了笑:“希望如此吧!所以,我要努力减肥!”

    三个人有尽心尽力地鼓励了她一番,给她支各种招,像她推荐各种表白方法。所谓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三人直把辛莎莎说的喜笑颜开的。

    辛莎莎终于招架不住了,边笑边说:“你们也说说自己嘛!别老说我,给人整的怪不好意思的!绕瑶,你说说,看你说我说的头头是道的。”

    绕瑶被点名了,便吐了吐舌头:“我啊,我现在有男朋友,高中的时候谈的,在一块儿两年多了。”

    “啊?!没想到啊……”曾珂装作摇头叹息,眼里含着笑意。

    绕瑶急了,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啊,很正常的吧,你们班应该也有谈的吧?你们也该有自己喜欢的人吧?曾大珂,你没有?啊,林夏你呢?”

    林夏被问得一愣。她说:“先听曾大珂说嘛,我高中时候的事挺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能说完。”

    曾珂见林夏把矛头指向了自己,便不好意思地说:“我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人哎,不像辛莎莎喜欢一个人那么久,我也没有谈过恋爱。”

    辛莎莎说:“是嘛,从实招来哦。”

    曾珂分辩道:“真的,我这人吧,喜欢一个人两三天就忘了,哪能算喜欢?”

    辛莎莎和绕瑶便说:“好吧,放过你了。”

    这下子轮到林夏了。林夏是必须要说了。她知道,在女生分享秘密的时候,有所保留是不明智的行为,只有全盘托出,女生之间才真的算得上成为了朋友。

    林夏就红着脸说:“我高一的时候喜欢一个男生。”

    “后来呢?”她们三个追问。

    “我们有一段时间很亲密,不知道算不算恋爱,但后来,他就不见了,辍学了。我甚至在他走了之后才知道。”林夏遗憾地说到。

    这件事,她一直不愿提及,不愿想起。别人的初恋是甜美的,如果她的这段情算初恋的话,为何会这样苦涩呢?为何会是这样的结局呢?又或许,不过是林夏自作多情,那男生根本就没喜欢她,不然怎么会不知心呢?林夏带着这样的心思走过了高中,走进了大学,这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搞明白。

    见她们三个人傻傻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她笑了笑说:“现在没事儿了,他走之后就没联系过,我都快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了。而且,我后来就下定决心不喜欢他了,果然我就能不喜欢他。我这人比较绝情。”

    林夏说的也是真话。对于这样多的不确定,他又不辞而别,林夏还能做什么呢?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喜欢他,果然就奏效了。之后的林夏,就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关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同学也是冷冷的,如果他们能看到现在林夏活泼的样子估计会大吃一惊的吧!

    其实,哪个女生不曾有过这样的情怀呢?青春期的孩子,情窦初开,花季雨季,便爱做梦,爱幻想。但现实往往不似幻想来的美妙,只有学会坦然接受。

    绕瑶说到:“既然走了,就不要管他嘛,天涯何处无芳草。”

    曾珂好笑地对绕瑶说:“看样子,你是要和你们家那位说拜拜?去找别的芳草?”

    绕瑶打了曾珂一下:“当然不是了,我不是劝小林子呢嘛!我也是先暗恋我男朋友,然后他追我,我们才好的,我们感情很好的。”

    辛莎莎就说到:“听说,上了大学就有好多情侣分手的,我不是咒你们分手,就是你自己要注意点哈。你们现在在一个地方吗?”

    绕瑶说:“没,他去外地了上学了。那不可能,我不信他能跟我分手。”

    ……

    几个人又聊了好多,什么牵手了、初吻了等等,三句不离感情问题。是谁说的女人是感情动物?没有感情的滋润,女人的生命会少了多少芳华啊!只能说这确实是她们的天性。可惜,对于年轻的女子来说,往往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不患得患失,才能变得宠辱不惊。

    后来她们还聊到了学校、聊到了军训,无非是一些抱怨、一些忐忑。时间过得太快也太晚了些,曾珂听说她们明天要去领军训服一类的东西,后天就要被训。所以,她们不得不依依不舍的回到各自的床上去睡觉,打算改日再聊。

    对于她们来说,十八九、一二十岁的年纪,大家刚刚聚到一起,以后要朝夕相处,投缘总比无话说要好的多。

    而此时,其她女生宿舍,有的熄了灯,有的依然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嘀嘀咕咕的声音,有的则传来是豪放的大笑声……原来,这是一个“卧谈会”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