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3348字

    新生们初来乍到,却来势汹汹,好似成了校园的新主人。对于大学生活的新奇和探索,正使他们与学长学姐们的按部就班成了鲜明的对比。难怪学长学姐们感叹,以后就要和这些新生抢饭、抢水、抢座……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么?

    林夏四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挤去食堂,到了食堂反而傻了眼:到处是穿着迷彩服的新生,打饭的窗口已经排起了长龙,吃饭的座位也几乎就要被抢光。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决定先打饭再说。训练了一上午的新生们都有些疲惫,这个时候,大家都想着赶紧吃完饭回去睡觉,精神饱满地迎接下午的训练。等林夏她们千辛万苦买完饭,看到偌大一个食堂竟然没有一个空座,不由得长叹:“走,咱回宿舍吃去!”

    四人紧赶慢赶,顶着辣毒的太阳终于到了宿舍,汗水早已洒了一路。林夏所上的大学,是北方的一所学校,夏天持续高温,晒得人发昏,就连绕瑶这个本地人都连呼受不了,更何况林夏、辛莎莎呢?曾珂也觉热得过分,四人边吃边祈祷老天:“下雨吧!”话不多说,吃完后,四人就赶紧午睡,虽然热得很,但觉还是不能不睡的。

    林夏翻来覆去了好久才入睡,睡得正酣,却听曾珂喊到:“快起床了!还有二十分钟!”“啊!”只见绕瑶翻身坐起,迷迷糊糊地从上铺爬了下来,林夏和辛莎莎也吓了一大跳,因两人共用一个梯子,辛莎莎就先下,紧接着林夏便爬了下来。时间不多,她们可不想第一天就迟到,就赶紧去洗了一把脸,抓起马扎就朝操场跑去。不过,路上还是有不少同学,毕竟天气这么热,谁也不想那么早出来晒太阳啊!

    按照要求,同学们要根据上午教官给排的位置站位,不能随意变换位置。可偏偏有人记不起自己站在哪,前后左右虽然都是不认识的同学,这时却免不了你喊我我喊你以便确认,大家忙活了一阵终于站好了队伍。教官随后登场,精神饱满的样子,不似同学们,晕头晕脑的。

    沈教官扫视了一番队伍,大声喊道:“报数!”怎样报数,上午已经交给了同学们,沈教官一声令下,“一二三四……”报数声此起彼伏,很快报完,一男生站出来大声喊道:“报告教官,应到一百五十六人,实到一百五十六人,报告完毕!”沈教官点了点头,说:“不错,都到齐了。立——正!”同学们刷的挺起了腰板。沈教官接着说:“站军姿三十分钟,现在开始!”

    如果只是随便站着,三十分钟并没什么可怕,可要求的是站军姿三十分钟,却让女生们吃不消了。每个人都咬紧牙关站着,沈教官和徐教官一直在巡视,指导那些动作不规范的同学,直到规范了为止。到最后几分钟的时候,林夏腿都麻了了,汗水流到了眼睛里都不敢拿手擦。她瞥眼看到徐教官笑呵呵的样子,似乎觉得这样挺有趣,沈教官却一直很严肃。林夏有点搞不懂了,徐教官怎么这样一个态度?他们这样辛苦地站军姿有什么好笑的吗?

    下午他们训练的内容是下蹲,下蹲比起站军姿来,更加不易。腰要挺直,双手要搭在膝盖上,另外一条腿还要一直蜷着。有时,教官甚至让他们蹲上一二十分钟,有的女生都蹲哭了,也不敢站起来。等蹲够了时间,教官喊“立正”的时候,有的同学腿麻得直接站不起来。尽管如此,沈教官却一直严肃,徐教官也一直挑刺,徐教官甚至还笑嘻嘻地说:“你们这些九零后就是缺乏锻炼,上大学多好啊,多舒服,现在不舒服了吧……”同学们口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很不服气。

    就这样一直重复重复,绕无兴趣。谁知,就在大家都感到无聊和疲惫的时候,徐教官跟大家说:“我和沈教官商量了一下,我教大家唱首歌,打靶归来,拉歌的时候咱们不能一首歌拿不出手啊!”男生们都“嗷嗷”较好,女生们也开心极了,辛苦了这么久,唱歌总比训练轻松啊!沈教官一声令下,大家便席地而坐,男生一般双腿交叉着坐,而女生有的把双腿并起抱膝坐,有的像男生那样双腿交叉着坐,林夏便是如此。

    徐教官唱一句,同学们跟着唱一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很快,一首歌教完,徐教官又叫大家唱了几遍,虽然不熟练,却唱得很有力量。练歌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因为轻松愉快,时间似乎也过得快了。快到吃晚饭的休息时间时,徐教官说:“大家利用休息的时间练练这首歌,争取唱熟,好,解散!”同学们一拍掌,四散而去。

    吃完饭回来,还有些许时间才开始训练。同学们便找了凉快的阴影地,扎堆练歌。林夏四人凑在一起,用手机查了歌词,也练了起来。林夏不是很会唱歌,也不怎么听歌,高中的时候学习忙,忽略了音乐方面的“情操陶冶”,上大学后才知道不会唱歌有多“寂寞”,人人都会唱爱唱,林夏偏偏不会,朋友们去KTV喊她,她推不掉,可去了却一首歌都不敢唱。好在“打靶归来”这类的歌曲,还不至于难倒林夏。

    晚上训练开始后,教官先让同学们把白天学的内容都重复了几遍。天渐渐黑了,操场四角四个大灯一齐打开,整个操场登时明亮起来,向远处望去,却是一片黑暗。这样的气氛下,林夏想起一句词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处不是灯火阑珊,“那人”也不是一个人,却是一堆人。然而,在自习室上自习的学长学姐们看来,又别是一番滋味罢!不知是否会想起一年前的自己。

    过了不久,大队长拿起大喇叭,集合了各个方阵的教官。沈教官和徐教官跑步过去前,让大家就地休息,林夏心想:“哈,估计好戏就要开场了!”果不其然,沈教官和徐教官回来后,对大家说:“我们剩下的时间拉歌,大家用力唱!”同学们都兴奋地叫了起来,徐教官接着说:“有没有谁想表演的,上前来表演就行!”沈教官也说:“大家不用拘束,抓住机会啊!”只听一男生大喊:“想听沈教官唱!”同学们哈哈大笑起来。

    沈教官一向严肃,这时候却也笑起来,说:“我不会唱,你们徐教官唱得好,让徐教官唱!”徐教官听了,赶紧对同学们喊道:“同学们跟我喊,‘要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像个大姑娘’!”男生们一听,来劲了,冲着沈教官就喊了起来,沈教官听了,只好笑笑摆手摇头,同学们一看喊得更有劲了,沈教官躲不掉,只好说:“那我给大家唱一首精忠报国吧!”同学们都大喊:“好哎!”沈教官说唱就唱,唱的气壮山河,震撼人心,好听极了,女生们都“哇哦”不断,男生也吹起了口哨。唱完后,同学们都使劲地鼓掌。

    掌声还没有停,就听对面方阵的教官领着队员向林夏他们的方阵喊道:“八队的,来一个,八队的,来一个……”,林夏所在方阵就是八队。对面方阵的教官边引导队员高喊,边朝着沈教官和徐教官笑,似乎“不怀好意”。徐教官也不是吃素的,立马让同学们跟他喊:“让我唱,我就唱,我的面子往哪放!让我唱,偏不唱。你能把我怎么样,怎么样!”对面也不示弱,这边刚喊完,立刻反击到:“要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像绵羊!咩……”几个来回后,林夏所在方阵集体唱起“打靶归来”。一曲毕,沈教官向对面喊道:“九呀九呀九队的!”同学们接道:“来呀来呀来一个!”喊了几遍,对面方阵大大方方唱起了“一二三四”。

    偌大一个操场,歌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以歌声为媒介,整个操场沸腾了!虽然,常来常去就那么几首,可是每个人都很兴奋,到处都是笑声、歌声。

    两队正“斗”得不可开交时,旁边七队的也不甘寂寞,教官领着队员走到九队方阵前,向九队发起了挑战,九队赶忙应战。徐教官对同学们说:“走,咱们去会会六队的!”带着林夏他们向六队方阵走去。应对挑战,六队唱了首“军中绿花”。接下来打起了个人战,林夏所在队伍一男生唱了刘德华的“练习”,嗓音浑厚,唱得很有味道。后来,林夏得知,这男生原来跟自己一班,名叫吴强。吴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这次唱歌,却让很多人都记住了他。六队一女生唱了王菲的“传奇”,声音细腻,唱得超有感觉。林夏心想,唱得不好,估计也不敢上前唱吧!这真的需要勇气和实力。值得一提的是,辛莎莎也唱了一首,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不管唱得如何,林夏觉得能上前去唱就已经很棒了。

    这次拉歌,有些同学出尽了风头,被大家所熟识。比方说,林夏所在方阵,带领大家喊拉歌口号的一男生,名叫宫百铭,他也上前唱了一首,唱的是张学友的“你好毒”,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宫百铭和林夏她们是一个学院不同专业的同学,他后来成为了院学生会的副主席,在校学生会也干得不错。这何尝不是一种能力呢?林夏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把握时机,展示自己,是多么重要。

    拉歌结束后,大家意犹未尽。林夏四人回到宿舍,都显得很激动,叽叽喳喳得聊了半夜。

    第一天终于结束了,真是一个好的开始。林夏心想,这拉歌,便是战士们苦中作乐,解乏解闷最好的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