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2118字

    第二日,同学们早早来到了操场。

    经过一晚上的昏睡,林夏对昨晚的“狂欢”记忆,如同在梦中。那么近,又那么遥不可及;仿佛是真切的,却又那么虚幻……在以后训练的日子里,林夏每天都在殷殷期待,希望能够“欢乐重演”。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先给你一粒糖豆吃,再打上你几巴掌,让你流着泪的时候去回想糖豆的甜,一句怨言也说不出口。直到结束,林夏他们再也没能够“尽情狂欢”。

    今天的训练任务是学习“向左转、向右转、向前转、向后转”及踢正步。“向左转、向右转、向前转、向后转”是连小学生都会的东西,林夏不知道这有什么可训练的?可沈教练、徐教练一个劲地在那强调,一定要注意脚的旋转角度,注意落脚的位置,注意不要转错方向……林夏心想,这回可真成小学生了。

    “向左转!”沈教官一声令下,全体同学“刷”的转身,“啪”单脚砸地,感觉很威武霸气的样子,谁知,“向左转!”、“向前传!”、“向右转!”、“向后转!”,沈教官接着几声令下,直把同学们转得东倒西歪,晕晕乎乎,不知所云。林夏心里不服气了:“哎呀,这不是耍我们呢吗!”她扭头向后看看,只见曾珂也用手揉着头,小声对旁边同学说:“我最怕转圈了,转一圈就晕得受不了!”绕瑶也和同学在那嘀嘀咕咕地抱怨,整个队伍叽叽喳喳地,似乎都对教官这种“魔鬼训练”法很不满意。

    可沈教官对此不以为意,他严厉地说到:“你们的动作还不是很规范,看看你们转得乱得成什么样子!还有同学连左右都不分了,这能行吗?”有同学小声接到:“不行——”队伍里就发出“嘻嘻”的笑声来。林夏心想,这时候还有心情跟教官开玩笑,真不怕死啊!沈教官狠狠的瞪了一眼队伍,接着说:“不要以为简单就不好好练,我们要求的是整体效果,整齐划一,到时候看的并不是个人,大家认真起来!”同学们都不吭声了。

    徐教官笑呵呵的,接过沈教官的话,说:“我看,咱们方阵分两拨,沈教官一拨人,我一拨人。分开来,容易训练些。听明白了没!”同学们只好回答:“听明白了!”徐教官接着笑嘻嘻地说:“中间往右的同学我来训练,左边是沈教官的。”分开训练后,效果似乎较好些。但实际上,“向左右转”并不是训练重点,训练的重点在于“踢正步”。林夏明白了:啊,原来是要先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这样踢正步的时候大家才能好好“踢”啊。

    下午训练踢正步,更是苦不堪言。沈教官和徐教官又将两拨队伍合成一队,且将踢正步的过程分了两三个步骤,喊“一”的时候做第一个动作,固定住,接受教官检查;喊“二”的时候接着做第二个动作,再固定住,接受教官检查;喊“三”整套动作才算完成。接下来,沈教官和徐教官就是不断重复这样一个过程,力求每位同学的每个动作都是标准的。

    两位教官教得如此卖力,同学们当然不敢吊儿郎当。有时候,一个动作甚至会固定上十分钟。比如说,一只手臂放在胸前,一定要与胸齐平,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踢出去的一条腿,要注意角度,同样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林夏在固定一个动作保持不动的时候都快疯了,她觉得,胳臂就这样举着,腿就这样抬着,不麻才怪,不动才怪。

    就这样对每位同学每个动作进行规范性训练后,沈教官和徐教官让同学们试着踢正步走了一段距离。徐教官一声令下,整个队伍有模有样的踢着正步朝九队的方向走去。九队的同学一看,都来了精神,他们的教官也恰时停止了训练,每个人都饶有兴趣的看林夏他们踢正步。

    哪知,林夏他们的队伍越走越糟。女同学赶不上男同学,排与排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每一排,有的同学走得慢有的同学走得快,弯的不成样子;正步也踢得越来越有气无力的……九队的同学一看,禁不住笑出了声。林夏只听到九队教官对沈教官和徐教官说:“哎呀,你们不行啊……”沈教官说:“啊,这不刚练嘛,你们练得咋样……”

    这下子更得抓紧训练了。

    到了晚上,沈教官和徐教官更不放松。他们把一排排单独拉出来,每一排选个喊口令的,争取排排走齐。轮到哪一排那一排就紧张得不得了。接着,又让每排自己训练,他们来监督指导,整个队伍一下散开。每一排大概十来个人,想要踢正步踢得整齐,需要每个人的积极配合,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林夏听教练说,到时候汇演要踢正步,怪不得,不得不重视起来,门面嘛!

    林夏往四周看看,别的方阵也在热火朝天的训练着正步的踢法。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可在此时,大家却在做同样的事情,尽管很无聊、很累,可似乎也变得有趣起来。

    晚上回到宿舍,林夏四人说起白天的训练。辛莎莎说:“哎呀,这么训下去,我肯定能瘦!”绕瑶说:“莎子,你傻了吧!训得我腰酸腿疼的,瘦什么瘦啊,我可不干……”曾珂边捶脖子边说:“哎,真晕,让咱就在那定住,跟被点穴似的,我脖子都疼!”林夏“哈哈”一笑……

    她们还聊到了一件趣事。林夏她们所在方阵有个男生胡子特别浓厚,徐教练见了,就问:“你为什么不刮胡子?”那男生回答:“报告教官!我妈说,不娶媳妇胡子不能刮,这是我们那地方的风俗。”“哈哈”四周传来笑声。她们四人讨论了一番,仍旧不知道他说得是真的假的。而后她们又各自说起了自己家乡的风俗,林夏这才深切感受到,大家来自不同的地区,风俗自然不一样,那男生说的话又有什么不可信的呢?不过,有这样一个风俗也真有趣。

    “明天还得踢,大家洗洗睡吧!”曾珂“悲伤”的说到。“哎……”四人一声长叹,都爬上了各自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