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演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1169字

    军训已接近尾声。第六日,全体新生已经开始了汇演彩排。

    所谓“汇演”,其实就是汇报演出,向谁汇报呢?训练了这么久,总得给领导看看,到底成果如何,也要给社会大众看看,更要给自己看看。到正式汇演这一日,学校各大领导都出席了,看台上挤满了人,甚至学校周边的村民也过来看了。学校的广播,一直在放一首歌:“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林夏一开始没听懂,什么“站右,站右,亲如兄弟……”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战友不是站右。

    同学们经过彩排,都已熟悉流程。一个方阵走完,下一个方阵接着跟上,同时,广播里会出现诸如“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学院……”一类的介绍。走完之后,该方阵的队员会在足球场上固定的休息场所整齐地坐着,当然是坐马扎,正襟危坐。全部走完之后,校长会宣布,各个方阵获得了什么奖。林夏所在方阵获得了“优秀奖”,评奖依据当然是看哪个方阵走得齐了。

    其实,挺没意思的。要说最有意思,当属教官集体表演的格斗了。每两个教官一组,一个负责打,一个负责挨打。每组的动作都是一致的,要摔倒一齐摔倒,要踢腿一齐踢腿……远远望去,特别震撼,再加上表演得又格外逼真有力,引得观众连连叫好。林夏也看得兴致盎然,不过,她心里在想:“难道被打得那个不疼吗?”

    其次有意思的,当属几十个新生组成的小方阵给大家表演叠豆腐块。那些新生,和林夏他们一样的,在台上“哼”、“哈”之后,就开始埋头叠被子。底下的新生要笑死了,实在想不出“叠被子”有什么好表演的?要是有谁手忙脚乱叠得不好岂不是更糟?不过,后面的同学反正是看不见的。只见,他们把被子叠好之后,又把凉席卷起,然后用绳子扎上,捆在背上,又是两声“哼”“哈”,跑步下了场。底下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林夏也跟着拍起了手掌。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歌舞,林夏已经都记不得了。她只记得,后来老校长,大概六七十岁,做了一番讲话,鼓舞新一代大学生努力学习,积极向上,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尽情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学校还奖励了一些成绩优异的大一新生,发了好多钱。当然,大部分是拿不到的,林夏她们都是这大部分。

    热热闹闹的军训就这样结束了。每个人都期待结束,以为结束了就解脱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林夏后来听说,别的学院的同学,有哭着送走教官的,跟教官合影留念,让教官签名……可林夏她们没有这样。“求我”一出,不管真假,感情全无。结束了之后,更多的是不习惯。

    每天早晨起床,再也不用抓起马扎就往操场跑;再也不用在大热的太阳下站军姿;再也不会不注意形象的席地而坐……以后的林夏,以后的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参加这样一个军训,共同去哭、去笑、去埋怨。

    所有的结束都意味着新的开始。高考如此,军训也如此。你以为结束了,其实一切不过刚刚开始。军训完后,大学生活,才算正式展开,林夏才真正开始自己的成长之旅。然而,对曾珂、绕瑶、辛莎莎,对每一位新生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