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班委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2017字

    军训完之后,短暂的休整,林夏的大学生活真正开始了。军训,只是拉开了大学生活的帷幕而已,好戏,在后头。

    对于刚走进大学的新生来说,不知有多少,是满怀期待、满怀信心、满满自得的;也不知有多少是自我反思、自我不满、自我批判的;更不知有多少是没有感觉、没有想法、没有所谓的。当然,对每一位新生,都不应该轻易地划分类别,就像对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轻易地评判一样。但是,至少有那么一部分人是信心满满地要在大学里闯出一番天地来的。

    林夏班里就出现了那么一个女生,名字叫金梦歌。林夏不太爱与人打交道,对于金梦歌的了解,也仅限于从曾珂、绕瑶她们的谈话中得到些许看法。只听她们说到,金梦歌如何如何巴结同学,如何如何往学长学姐跟前凑,如何如何取悦老师……其实,早在军训时,有些同学就已经闲不住了,现在军训结束了,便更加明目张胆的行事起来,每个人都不是瞎子,谁心里不明白呢?

    林夏虽没有直接跟金梦歌交流过,但也看得出来,其一言一行都在彰显着其野心,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竞选班委、进学生会,包括很多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利益。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一个人如果把个人的目的表现得过于露骨,这么的愚蠢、张扬、功利,怎么会不招人讨厌呢?人人都说大学是个小社会,确实如此。金梦歌太过于急功近利,之后班里的班委竞选以及学生会的竞选均以失败告终,几乎是必然的。

    曾珂,毫无悬念的当选班里的团支书。人比人,气死人。同样的,曾珂也和学长、学姐走得很近,也经常串门找别的宿舍同学聊天,可为什么大家都不讨厌她,却都讨厌金梦歌呢?林夏知道,曾珂有一点是金梦歌永远也做不到的,那就是待人真诚,一视同仁。在金梦歌的价值观里,人分为有用和没用,有用的我就使劲往上凑,没用的正眼都不瞧一眼。眼睛最不会欺骗人,有时候她假装得很热情,可眼神却是冷漠的、鄙夷的,这样的人,会讨人喜欢吗?

    人说:吃一堑长一智。金梦歌今日倒下了,明日必将卷土重来。之后的一两年,金梦歌都很收敛、低调,明显受了失败打击的样子。林夏有时候觉得金梦歌也挺可怜的,这样想要功与名却一样也没成,明明是一样青春少女,心里却藏了那么多小九九,佯装欢笑。只是,让林夏没有想到是,金梦歌卷土重来的方式,竟如此卑鄙;手段,竟如此龌龊,并且直接危及到了林夏的正当利益。当然,这都是后来发生的事。

    好在,此时的大家都还没那么多小心思,并不是人人都像金梦歌那样。班委的竞选,是公开投票的,因为自愿所以公平。有人说,不公平,投票都是看的谁与谁关系好就投谁,怎么能算公平?这样说也对,但谁能想出更好地办法来代替投票吗?其他的办法只能更黑、更不公平,相比较而言,投票算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不是投票,金梦歌怎么也会捞得到“一官半职”,不至于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从竞选的情况来看,班长的竞争是最为激烈的。林夏班里总体不过三十多个同学,男生不过十来个,可竟然有五六个男生竞选班长。经过一番激烈的自我推荐演说,张允最终成为了班长。张允是典型的陕北大汉,人很爽快,竞选上班长也算符合民意,一切似乎很顺利。可人就是不能太顺利了。谁能想到,之后的张允竟然多门功课挂科,且连续好几学期都挂。有句话很流行,不挂科的大学生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可一直挂科的大学生活似乎更不完整吧?

    在大学,你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竞争力。这种竞争力不似高中,高中只不过是一味地学习和成绩,而大学,它给人的是一种逼着你成长的感觉,逼着你去看人性丑恶的一面,逼着你武装自己。很多新生刚走进大学,放松了自己,放松了学习,但可以看到,更多的同学是在努力奋斗,是在不断的锻炼自己,是在不停地寻找自己的理想和未来。别相信什么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林夏一度也信以为真,可她不知道别的同学是口上说说,然后底下拼命。

    林夏竞选上了班里的纪律委员,因为她觉得纪律委员最轻松,最不用管事。她其实对班委没多大兴趣,只是辅导员说最好每个同学都上来竞选个职位,她便上去选了这个,连竞选演说也不过说了两句话。如果说是人缘的话,那林夏人缘其实不好不坏。熟悉她的人觉得她很活泼有趣,不熟悉她的人觉得她沉闷无趣,她就似榴莲,有人喜欢得要死,有人却厌烦得要死。在新的班集体里,大家互相不了解,选谁不选谁大都是凭借的第一印象。林夏得选也没什么奇怪的。

    林夏还记得,绕瑶选上了文娱委员,辛莎莎选上了宣传委员,还有白灵,军训时帮她叠被子的女生竞选上了学习委员……白灵这个小女生很欣赏林夏,林夏也非常喜欢她,两人后来走得很近,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其他的,林夏记不大清了,只知道,后来班委换了一批又一批。

    班委竞选大会,就是个小型的班会。开学以来,一直忙着军训,新同学之间没有机会互相了解,这次小班会恰好是机会。班委竞选完之后,曾珂和张允就组织班里的同学进行了一次聚餐。大家都来自全国各地,谁说聚在一起不是缘分呢?毕竟都还青涩,饭桌上大家都显得很拘谨,但四年呢!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

    是啊,四年,林夏以为四年很慢,其实,不过眨眼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