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摩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2007字

    选来选去,林夏打算报名参加两个社团,一个是全学校最“文静”的“露珠文学社”,社里都是些文学爱好者,喜静不喜动,办起活动来一般比较低调。另一个是全学校最“疯狂”的“鬼魅话剧社”。能被挑选进“鬼魅话剧社”的人,都是些爱表演、爱玩的人,社团口号:“不要你命,便要我命”。这两个社团,在学生群里,口碑都不错,特别是“鬼魅话剧社”,可以说是林夏学校的“第一社团”。

    林夏去报名参加“露珠文学社”,并没有什么难处。值得一提的是,是白灵陪着她一块儿去的。曾珂和绕瑶两人都去报名参加了学校的记者团,没有空陪她。而辛莎莎早已参加了“随风轮滑社”,去外面随风去了。林夏本打算自己一人去,白灵知道后,主动说自己有空,两人便结伴而行。

    在大学,独来独往是件很不好的事情。如果你不主动去合群,那么群人也不会主动来合你的。有人陪,总比没人陪强。林夏对于白灵的热情,没有拒绝。其实,在与人交往方面,林夏很幼稚。高中时独来独往惯了,对于大学活动的集体性,她本是有些逃避,但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白灵,却是一个很热情、真诚却又不给人压力的女生。她与林夏一拍即合,她们之间的友谊,也慢慢地从这第一步开始了。

    白灵一路上都主动找话和林夏说。她问林夏觉得大学生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烦恼,是不是特别喜欢文学等等,就像对待一个未知的事物,想要快快去了解一样。林夏就说,她觉得自己挺喜欢大学生活,比较自由。也没什么特别的烦恼。她比较喜欢看书,所以想报名参加文学社。白灵鼓起嘴,“哦”了一声。

    林夏摇了摇她的手,问她:“怎么了?好像有点不高兴?”

    白灵叹了口气,说:“你知道祈念汶吧?我舍友。”

    林夏疑惑得说:“当然知道,我们还说过话,怎么了?”

    时间还早,白灵便拉着林夏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和她说:“祈念汶前几天和我说,她想退学,不想上大学了。”

    “啊?”林夏感到很诧异,忙问:“为什么?我觉得她挺活泼的啊!”

    白灵低声说:“你不知道,你看你们宿舍关系都挺好的吧,我们宿舍就不这样,大家表面上还好,可私底下很合不来。”

    林夏更诧异了,她问道:“白灵,你们宿舍有什么矛盾啊?我不是想知道什么秘密,只是觉得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搞得跟谁欠了谁钱似的呀!”

    白灵沉默了会才说:“我觉得你特别像我高中一同学,她傻乎乎的,你也有点,哈哈,所以,我才找你发发牢骚的。”

    林夏笑了笑,说:“是啊,你有什么烦恼的和我说就行,我绝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我这人最能保守秘密。”

    白灵也对林夏笑了一下,说:“当然啊!我既然和你说了,肯定是信得过你。”

    然后,白灵把她们宿舍的情况,娓娓道来。

    原来,是金梦歌和祈念汶闹不和,白灵夹在中间很为难,而她们宿舍的另一位同学比较独立,一般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对此自然漠不关心。祈念汶受到金梦歌的排挤,心里很难受,想要换宿舍不成,便想到了退学。

    林夏听了,气氛地说:“金梦歌也太过分了!”

    白灵莫不惆怅的说:“我现在就劝祈念汶,生怕她退了学,我又少了个好朋友。”林夏也跟着叹起气来,同时也在庆幸,自己宿舍四人的关系都还挺好的。她们宿舍被班里誉为“关系最好”的宿舍,直到后来,林夏三人与辛莎莎形同陌路,这“关系最好”仿佛也成了讽刺。

    祈念汶是位很腼腆、害羞、文静的女生,她与白灵关系比较要好。由于白灵和林夏走得近,祈念汶自然而然也很亲近林夏,三人便成了很好的朋友。她最终也没退学。谁的人生里,不会出现一两个人渣,面对人渣我们不能退缩,应该昂起头颅来,去活得比她好,比她快乐。祈念汶自己想明白之后,便再没想过退学之类的事情。

    再说社团报名的事情。林夏和白灵聊完天就赶去报名,交了二十块钱报名费,拿了两本“露珠”刊物。“露珠”文学刊,是露珠文学社的社刊,上面刊登的都是校友写得较好的文章。回到宿舍后,林夏翻了翻,发现里面都是些“伤春悲秋”、“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煽情文章。林夏觉得很没趣,翻了两翻便扔在了书架上。

    林夏感叹:“都是被郭敬明给毒害了,写得都是些‘明媚的忧伤’,哎!”林夏也看过郭敬明的书《悲伤逆流成河》啦,《小时代》系列啦,也曾迷恋过,但林夏心底里鄙视那些“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酸腐青年,她更喜欢看些评论文章,犀利的,有自己见解的。她觉得自己可能报错名了。之后,文学社的活动,她大都没有参加。

    绕瑶和曾珂不一会儿也报完名回来了。绕瑶边脱鞋边说:“小林子,你说烦不烦人,竟然还要考试,先笔试再面试,架势好大。”

    曾珂也说:“好像被选上之后,每周还要写一篇文章上交呢!我估计不参加了,我又不爱写文章。”

    林夏刚刚对文学社很不满。听了她们的话,心想:“算了。写文章也不过是些酸文,自己大把时间不如看书呢!”

    绕瑶说:“听说加入记者团后就能去采访些‘小名人’,我觉得蛮有意思的,我还是试试吧!”

    曾珂没说什么。不一会儿,辛莎莎回到了宿舍,玩得满头大汗。她们三人忙围上去,问辛莎莎轮滑难不难,好不好玩,辛莎莎豪气得说:“当然好玩啊!社里学长滑得可帅了!我会了之后教你们啊!”

    她们三人忙说“好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