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声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3156字

    “鬼魅”话剧社,在学校名声太大太响,林夏想去参加也只是一时激动而已。她和曾珂到了报名面试的地点,看到一番热闹的景象,顿时吓傻了。

    面试流程是这样的,来人先上前自我介绍,介绍完之后,社里的“领导”会给分组,大概四到五个一组,由一个学长指导,以一个话题,几人自编自演一出剧。表演得好的,便发给“通过卡”,意味着,你进了“鬼魅”话剧社的这个“温暖热闹”的大家庭。林夏和曾珂到的时候,正有四五个人张牙舞爪的表演节目,无不夸张,无不搞笑。林夏心里忐忑起来,她觉得自己可能不会那么放得开吧。她心想,自己要参加得是“编导组”,应该不用这么“犀利”地上台表演吧!

    林夏坐在后面看着,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她扭头看看曾珂,曾珂正傻笑着看同学的表演,根本没注意她。她用肩膀碰了碰曾珂,小声对她说:“大珂,咱们走吧!我害怕,这阵势,太吓人了!”

    曾珂瞪大了眼睛瞧着林夏:“你不报名了?”

    林夏小声“嗯”了一声。

    曾珂用手打了林夏一圈:“小林子,是你吵着来报名的,都来了又想走,忽悠我玩呢是吧?”

    林夏忙小声说:“不是,不是。我觉得我不会表演,你看他们,我做不出来。”

    曾珂沉吟了一会儿,看着林夏的眼睛说:“你要走,咱们就走。不过,你想叫我以后都看不起你吗?”

    林夏呆了。

    她只知道自己很害怕,只知道自己放不开,却没想过自己临阵脱逃是什么样的行为。曾珂一句话如醍醐灌顶。林夏知道快轮动了自己,便下定决心,对曾珂说:“我不走了。”

    终于,轮到林夏上前自我介绍了。她紧张得走到讲台前,看着前面坐着的一排“大二大三老社员”,差点说不出话来。林夏深呼吸了一下,便自我介绍到:

    “学长学姐好!我来自**学院的**班,我的名字叫林夏。我这次报名参加的是编导组。平时,我比较喜欢看书,也比较喜欢运动。有个词叫‘静如处子,动如疯兔’便是形容我了!”林夏没想到自己还能打趣评委,说完便不好意思起来。

    第一排的学长学姐都轻声笑了起来,其中一位学长说:“编导组?你以前有编过剧吗?”

    林夏忐忑得说:“没有。我也不会表演,只是比较喜欢。”

    一学姐说:“没有经验啊!这样的话……”她说了一半便不说了,给林夏紧张得要死。

    谁知,峰回路转。刚才问话的那学长说:“那你能写一篇,拿来看看吗?”

    林夏喜出望外说:“行啊!我能写。”

    学长学姐听她说要参加的是“编导组”,便没要求林夏参与表演。林夏喜滋滋的拉着曾珂走了。一路上都在构思自己写什么好。回到宿舍,她突然想到,开学这么久了,自己身边发生了不少趣事,自己也干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儿,能不能写出来呢?想到就做,说写就写,她很快提起笔了。

    林夏写完之后,常常得舒了一口气。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写成了相声,本想写一篇小品的。她把写好的文章给曾珂和绕瑶看,让她们给提提意见。俩人便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只见小文这样写道:

    甲: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这叫到亲人的感觉,那叫一个激动,想死你们了!

    乙(跟着):想死你们了!

    甲:朋友们,你们是不知道,我这一年远赴他乡上大学,真是酸甜苦辣,样样俱全啊!

    乙(抹泪状):是啊,你们不知道,我……

    甲(看向乙):哎哎,你哪来得啊!去去去,老在这抢什么话啊!我说一句你说一句的,不会自己起头啊!

    乙:嗨,还真不会!

    甲(不理睬乙):朋友们,咱们甭理他,瞧他长得那样!

    乙:嗨嗨,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我长得什么样了?朋友们,你们说,还有比我长得帅的吗?

    甲:瞧着脸皮厚得!

    乙:听听,这呼声,群众得眼睛是雪亮的啊,爱死你们了!

    甲:那是喝倒彩,逗你玩呢!这人缺心眼啊!就你长得这大象样似的……

    乙:哎,瞧不起人啊这是,你真不记得我了!

    甲:我哪记得你啊!我啥时候认识你这号人了,真奇了还(低头沉思状)

    乙:想起来了吧!

    甲(惊呼):啊,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乙(得意状):哼,我就说嘛!

    甲:你原来就是被蚂蚁揍得半死的那个大象!你是我高中同学,就是你啊!

    乙:什么被蚂蚁揍得半死,别乱说啊!我那是让着他!

    甲:朋友们,你们是不知道,外号大象的这位仁兄被外号蚂蚁的仁兄揍得那叫一个惨啊!

    乙(要捂甲的嘴):甭说那么细!不带这样的啊!你不记得我,我可一直记得你啊!

    甲:真的?

    乙:那当然。我怎能忘了你啊,在我心里你一直比别人重要。

    甲:比别人重要?我有什么恩于你啊,快说。

    乙:嗯!别人在玩眼里不过是一堆牛粪!而你,就不同了。

    甲:我,哈哈,我地位高。

    乙:是啊,你一直都是两堆!

    甲:去!我就知道你没什么好话!一开始就不给我爽快啊!人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大象嘴里也吐不出好象牙来!

    乙:咱谁也别说谁,半斤八两。不过,我说老同学,你怎么还这副德行啊?

    甲:怎么了?是不是太过于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啦?我也觉得有点不好。

    乙:得了吧!大学一年,没见你有什么长进啊!倒学会自恋了。

    甲:这你就不懂了。咱可不是吹啊,这大学生活和以前还真不一样。

    乙:咋个不一样法?

    甲:你听啊!(唱起 宋祖英《好日子》调)时间多了,作业少了,生活越来越好;美女多了,恐龙少了,视力越来越好。哎~大学是个好地方,心情舒畅日子爽,时间真是很充足,每天睡到晌午头……哎……

    乙:行了,行了。驴嚎似的,谁爱听啊。

    甲:那咱说点大家伙爱听的额?

    乙:行啊!大家伙伙给呱唧呱唧!

    甲(清嗓子):好!(朗诵诗歌状)那一天,是我死也忘不了的日子,九.幺幺。我爸背着大包,我扛着小包,一前一后走进校门。我瞪大了眼睛,看到了稳如磐石的石头,和那大片大片的黄土地。恍惚间,我以为走错了地方。后来,轻轻地,我爸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了我,在风中,独自凌乱……

    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甲:(继续陶醉状)后来,我终于迎来了更加难忘的日子!九.一八!那是军训结束的日子,是我们新生活的开始,是我们快乐日子的开始,是……

    乙:得啦,得啦,说重点的。

    甲:嘿,这还不是重点?谁不记得九幺幺?作为中国人,又有谁能忘记九一八啦!

    乙:还别说。这爱国思想教育进行得不错!

    甲:那是,咱大学生就得这样。你看咱有长进没?

    乙:这还得待定。说点课余的、生活方面的来听听。

    甲:好来。这好,这我有兴趣,就说我一室友吧。

    乙:怎么了呢?

    甲:有一天,我俩并肩走在路上(对乙说)比如说,你就是我那室友。

    乙:这好办。(甲乙做走路状)

    甲:我说,嗨,你看,这我买的一瓶水,尝尝味道怎么样。

    乙:好啊!

    甲:我就把我买的那瓶“水晶葡萄”给了他,他拧开就喝啊!

    乙(做喝状)

    甲:然后,拿着瓶子看了半天,目光游离,对,就你这样!

    乙(做游离状)

    甲:大声说了句:啊!蓝莓的!

    乙:嗨,这什么眼神、什么口味啊这是!

    甲:话说,又有一天。

    乙:怎么的了呢?

    甲:我们俩去上课,并肩走在路上。

    乙:对,就这样(俩人做走路状)

    甲:我那舍友掂掂自己的书包,说“好轻,好轻啊!”

    乙:哦,装得书少啊这是。

    甲:谁知,到了教室,一番书包他可傻了眼了。

    乙:怎么的了?

    甲:嗨,还能怎么着,书包里一本书没带!

    乙:(大笑)哈哈,这能不轻嘛!

    甲:我那舍友还有很多搞笑的事,我都跟你说不完。

    乙:就这两件就挺搞笑得啦!你那舍友还真“可爱”。

    甲:大学啊,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各色各样的事都会发生。你得习惯啊!

    乙:那咱们听得有趣,再说两件呗!

    甲:好吧!话说,又有一天,我们去上课,嘻嘻哈哈的。老远就听见一男生对一女生唱:我拉着你的手,放在我手心(拉乙手)

    乙:刀郎的歌这是。

    甲(摸乙手):我们顿时静了啊!崩溃啊!这就是大学啊!

    乙(抓狂):你崩溃你的,摸我手干嘛!

    甲(撒娇):大象,小象象~

    乙:受不了了,这也是大学新流行嘛!就这素质……

    俩人谢幕(完)

    曾珂、绕瑶两人边看边笑。看完后绕瑶说:“写得挺好的,肯定没问题。”曾珂也说:“我也觉得行!”

    林夏把草稿接过来,紧张得笑了笑。她不知道自己匆匆忙忙写得小文能入学长的法眼吗?写这么短能行吗?尽管知道,曾珂、绕瑶的夸奖有安慰她的成分在,可也确实少了点担心。就等下午交给学长过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