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雪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2149字

    绕瑶大哭了一场之后,情绪明显好了很多。本来嘛,年轻人的恋爱就没那么刻骨铭心,多是一时的欣赏和冲动的混合物,不能长长久久也是冥冥之中的事情。

    四人很快就一如从前,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在大学,晚上是不用上自习的。但林夏她们学院却要求没周一到周五要上自习,没办法,她们只好很自觉得每天晚上泡自习室到九点。这帮新生对学院的这项政策很不满意,觉得自己既然上了大学就不应该再被管得那么严、那么死,多次抗议,可学院不予理睬,抗议无效。万般无奈之下也只有“屈从”了。

    时光早已悄悄步入了冬天。自习室很是寒冷,且离宿舍有十多分钟的路程。这天晚上下了自习,林夏班里一群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说说笑笑的,有男生也有女生,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都抱怨天气天冷了;路太远了;每天只是上课、自习好无聊。这样说着,林夏突然听到曾珂问大家:“我们宿舍有扑克,有没有想来打扑克的?我们宿舍还有瓜子!”

    曾珂作为班里的团支书,说话自然有人呼应。只听班长张允大声问曾珂:“嗨,我们男生也能参加吗?”曾珂笑着说:“你们得问宿管大妈呀!”吴强,军训时唱刘德华《练习》的那个男生,被誉为班里的“金嗓子”,也笑着跟女生们说:“你们女生也打牌啊?”曾珂听见了,用“鄙夷”的口气说:“就许你们男生放火许不许我们女生点灯啊,我们凭啥不能打啊!”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女生们大都说不会打、打不好之类的,但也有几人对此很感兴趣,比如说白灵、祈念汶,甚至于金梦歌也说想打牌。大家便约好,回到宿舍后,想打牌的女生就都到曾珂她们宿舍来。

    打开宿舍门,一阵热气扑来,林夏几人开心的大叫,抢着奔进了宿舍这个温暖的小窝。绕瑶便放书包,便问曾珂:“金梦歌一会儿也过来啊?”曾珂说:“来就来嘛,反正她现在比以前好多了。”确实,自从班委竞选失败之后,金梦歌意识到可能自己成了“万人烦”,“痛定思痛”,收敛了很多。现在的她,正在努力的想要改变大家对她的看法,想要融入班里女生的小圈子里来。

    不一会儿,白灵,祈念汶,金梦歌就笑着进了林夏她们宿舍。白灵三人的宿舍就在林夏她们宿舍隔壁,平时大家也经常互相串串门子什么的,腿一跨便过来了,根本不费事。林夏四人早已把四个坐凳并在一起,拼成了了简陋的“牌桌”,还把瓜子给放在了上面。曾珂见她们几人空手过来了,就说:“天天来,也不知道带点东西过来,唉!真伤心啊!”白灵笑着说:“你说带啥嘛!下次给你拿来就是了!”祈念汶、金梦歌笑了笑,没说话。曾珂说:“回宿舍拿马扎过来呀!没得坐,哈哈!”“哦”原来这个意思啊,祈念汶几人都醋溜曾珂:“卖什么关子啊!早说嘛!”

    她们回宿舍把马扎拿来之后,六七个人围着“牌桌”坐了一圈,商量玩什么好呢?林夏说:“会玩斗地主吧?要不斗地主?”曾珂说:“我们家斗地主三人,咱们这那么多人呢!不行吧!”绕瑶说:“嗨,我们家斗地主是五人的哎!”林夏听了,弱弱的说了一句:“不是吧!我们斗地主是四个人的!”旁边白灵听了哈哈大笑:“那斗地主是不成了,三四五都没个一样的。”金梦歌也说:“找个规则一样的来吧!”几人又七嘴八舌的讨论了好一阵子。

    最后,辛莎莎问大家:“你们知道刨幺嘛?我们东北刨幺,很简单的。”林夏几人都愣愣的摇了摇头。辛莎莎又说:“刨幺就是,额,咱们打试试呗!边打我边说规则,你们就懂了。”几个人都说:“好吧,试试看。”辛莎莎又说刨幺是四个人玩得,一经商量,林夏,曾珂,白灵,祈念汶几人坐前出牌,绕瑶三人在后面坐着吃瓜子、看牌。辛莎莎在她们四人起好了牌之后,呱啦呱啦说着规则,什么小幺、中幺、老幺啦,把她们几人听得糊里糊涂的。稍微明白些了之后,几人打了几轮,渐渐顺手起来。

    一轮又一轮,人手来回换。打牌期间,她们还搞了些惩罚的小措施,输的人就要接受“真心话大冒险”。六七个人没有不被整到的:有被迫喊自己是猪的,有被要求做芙蓉姐姐的“s”型pose的,还有更惨的,要求打电话给男生表白。大家好不夸张,气氛一直很high,瓜子皮都嗑了一地。

    轮到林夏看牌的时候,林夏起身去上厕所。回来后,不经意间,她打开窗户探头向外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她“啊!”的一声,玩得正在劲头上的几位忙问:“怎么了?”只听林夏开心的喊到:“下雪了,下雪了!”“啊!什么?”“真的吗?”“下雪了?!”打牌的把牌一扔,看牌的把瓜子一放,都忙凑到窗户前来看。只见窗外小雪飘飘,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地上也已铺上了白白的一层毯子,闪闪发光。“真的啊!”“今年第一场雪!”“真美啊!”大家都兴奋极了!初雪啊,竟在一群人的喧闹之中,这样悄悄降临。

    大家赞叹了一阵,一看时间已晚,白灵几人便回了宿舍。林夏她们四个把宿舍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就各自上了床休息。

    夜,静悄悄的。关上了灯之后,一片黑暗之中,林夏翻来覆去。她知道,在这寒冷深夜,有在街头散漫游荡的流浪汉,有在路两旁彻夜明亮的路灯,也有无声无息飘落的雪花。有残酷,却也有和谐。初雪是纯洁美好的,林夏听说一块迎接初雪的恋人,就会长长久久。她想,一块看了初雪,看了星星,看了月亮又如何呢?到分手时,还不是义无反顾。人们只想要个幻想,要个寄托,以此排遣自己失望的情怀。林夏突然想知道,过了这么久,绕瑶还记得她前男友吗?辛莎莎的男朋友还是不介意辛莎莎心里喜欢别人吗?

    初雪,情人,圣诞。林夏想,不管怎么样,有个人陪你,总比孤孤单单的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