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巢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3316字

    考完试之后、动身回家之前,林夏心里一直很忐忑。坐火车回去的她,竟然没有找到伴来陪她。本来,林夏还寄希望于刘玲,以为可以和刘玲一块坐火车回去。谁知,刘玲和她放假时间不一样,她们不能在同一天出发。林夏心想,天意弄人啊!这下完了,要自己一个人坐凌晨的火车了,怎么办啊!

    其实,林夏不是害怕自己一个人,而是害怕自己找不到车站,更害怕错过了火车。她并不是个胆小怕事的女生。只是,一个再胆大如牛的人,也要先找到方向,才能牛起来啊!否则,东西南北瞎闯,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次放假回去,正好赶上了春运,火车票十分紧张。林夏能够买到一张凌晨两点的火车票,尽管是站票,也已经是感谢天感谢地的了。上次是爸爸送她过来的,凡事不用操心。因此,林夏对于坐火车的经验可说全无。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偏又买的是凌晨的站票,林夏真是愁上加愁了。

    曾珂听林夏唉声叹气的,便大声对林夏唱到:“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哦,莫回头……”林夏无奈的笑笑,苦恼地说:“妹妹我胆子再大有啥用,凌晨两点的火车啊!还不困死了!”曾珂拍拍林夏的肩膀,安慰到:“小林子,你别发愁。我帮你祈祷祈祷,给你旁边安排个大帅哥怎么样啊!”林夏眼睛一亮,大笑:“哈哈,那你祈祷吧!我也祈祷祈祷,一定要遇到个好心人啊!”

    曾珂还有心情跟林夏开玩笑,那是因为,她两三个老乡一块儿坐火车回家,根本不用担心。辛莎莎也是如此。而绕瑶是本地人,根本用不着长途跋涉。只有林夏,落了单。林夏无奈,但也只有咬咬牙自己一个人出发了。

    转眼间,林夏已经拉着行李箱在火车站坐了两三个小时了。睡眼惺忪中,她看见,火车站还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而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懒懒得坐下。林夏翻了翻旁边的书——《红楼梦》。之前,她怕自己无聊,就拿了本《红楼梦》来看,谁知,全然看不进去。林夏心想:“我这定力真是不够啊!”又把《红楼梦》塞回了包里。

    林夏记得,出发前一天晚上,白灵找林夏来玩,想向林夏借本闲书来看。林夏毫不犹豫的把饶雪漫的《左耳》给了她。还和白灵说:“此乃旅途解忧必备之良品也。”此书她已经看过一遍,特别想和别人分享,一听白灵借书,恨不得把书送给她。白灵则欣然接受。当晚,林夏、曾珂、绕瑶、白灵几人更是抓住机会,一块儿讨论了可爱淘的《狼的诱惑》、郭敬明的《小时代》……满满的都是高中时候的回忆啊!

    这《红楼梦》,林夏在高中时就看过一小部分,但总是一知半解。那时,林妈妈管得严,为了不让林夏看课外书,把林夏仅买的几本闲书都给藏了起来,《红楼梦》当然也逃脱不了林妈妈的魔爪。林夏特喜欢看后人对红楼梦的解析,她觉得一本书能做到如此扑朔迷离,似真似幻,真不愧是中华瑰宝啊!每一句话后面都隐藏了好些个深意,供后人来挖掘,如宝藏一般。林夏对《红楼梦》真是推崇之至,只可惜,总不能静下心来一读。

    孤孤单单的,林夏坐在坐位上,傻傻的走神。突然,她听到广播中的声音,说是某某列车到站了。林夏赶紧拿出自己的火车票来看看,长长得舒了口气:“还好不是啊。”如果是的话,她知道,自己这么慌张肯定要被落下来。看看自己坐的火车具体时间,似乎也快到了,林夏赶忙抖擞抖擞精神。

    终于,要检票了。等待检票的队伍向前移动。林夏站在队列后面,心想:“不着急,不着急。”她往四周看了看,看到这么多回家过年的人,林夏心里感到自己并不孤单。尽管,大家的目的地不同,但目的却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回家去见见亲朋好友。人群中,有不少是大包小包一堆的农民工。看到他们,林夏心里总是有一块儿地方莫名的柔软。她知道,无论这些民工在外受了多少苦累,多少歧视,回家后,那里就是他们的天堂。

    站在站台候车,远处传来火车“隆隆”的声音。林夏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终于大功告成了!肯定不会错过火车了!”火车停下,人群立动。林夏随着人群而动,终于找到了自己所在的车厢,登上了火车。

    火车里,林夏拎着行李箱跟着前面的人在过道里缓缓地往前移。林夏心想:“就算没有座位,也要找个舒服点的地方站着啊!”她正左顾右盼着,恍然看到有人向她招手。林夏看到,只有几步远的座位上有个男生,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正对她笑着。他指了指旁边的空座,对林夏说:“嗨,这里有空座。我旁边的人刚下车了,过来坐吧!”林夏瞪大了眼睛,一刹那迟疑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了点头。那男生忙起身,走到林夏身边,帮林夏把行李箱放到了高处放行李的地方。林夏把背包放下,很拘谨的坐在了那男生的旁边。

    那男生见林夏不好意思的样子,笑了笑说:“一看就知道你是大一的新生吧!”林夏感到些许诧异,转过头对他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那男生说:“嘿,感觉就是。”他没有再说下去。当时的林夏没有多想,直到一两年后回忆起来,才蓦然领会到那男生所说的“感觉就是”是什么意思。

    大一的女生,还保留了那份青涩、纯真。因为不经世事,所以格外宝贵。这是她们与大二、大三、大四的女生,甚至工作了的女生,最明显的区别。女生一旦告别大一,经过之后几年的历练,荣也好,耻也好,总会变得越来越强悍,越来越独立。林夏亦是如此。

    车窗外,漆黑一片。林夏想到,几个月前,和爸爸在火车上,也是这样一个深夜。只是,人儿已不是当时的人儿。那男生仿佛兴致很好,他看林夏不困,就一直和林夏聊天。林夏初时还感到不适应,不大搭话,后来,两人却越聊越投机了来。林夏才知道,他是研究生,这次放假回家过个年,之后还要回学校去。林夏问他:“为什么要上研究生啊?”那男生说:“你现在刚上大学,不知道就业有多难。上研究生再混几年呗!”林夏又问:“那不是耽误了好几年工作的时间吗?早点出来工作,早点挣钱多好。”那男生说:“哎,挣钱不着急啊。”林夏叹了口气,说到:“这样不就是得让爸爸妈妈再养自己几年吗?”那男生没说话,林夏竟然没去注意他的表情。或许是在苦笑吧!大概在想:“能早点挣钱,谁不想呢?”

    林夏当时的想法是自己日后绝不考研。她觉得,爸爸妈妈这么辛苦,早点学成,早点出来挣钱是最好的。可谁又能知道两三年后世界又是个什么样子呢?她不知道自己当时的想法有多幼稚,也不考虑这么说会不会影响那男生的心情。这么莽撞,这么偏执,怪不得从一开始就被看出是大一的来了。好在那男生很有耐心,并不厌烦。还饶有兴趣的继续和林夏攀谈。

    不知如何,又聊到了那男生的女朋友。林夏傻乎乎的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那男生说:“这说不好。现在女孩子要求怪多的。”林夏接着问:“是不是嫌你没有钱啊?”那男生说:“哪能,嫌我没钱,我就不要她了。”林夏“嘿嘿”傻笑:“是啊!感情好就行。”那男生没说什么。他问林夏:“谈男朋友了没?”林夏老实地说:“没。”他又说:“别着急,以后都会谈的。我上大学那会傻呀,就知道玩,都没谈恋爱。”林夏哈哈大笑,说:“真可惜了呢!”

    之后,他们又聊了很多很多。林夏都不怎么记得了。可她却记住了这个热情、好心的大男生。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坐火车,能碰到他,不可谓不幸运。林夏心想:“难道真是祈祷起作用了?老天安排了天使过来陪我?”有时候,林夏真的愿意相信有神明的存在。至少这样,可以寄予自己的希望于神明,可以期待,可以成真。这样的惊喜,是无与伦比的。

    有人陪伴的旅途,时间才会过得格外得快。好似没有多久,林夏到站了。她下车的时候,天已然大亮。那个大男生和林夏道了别,疲倦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两人没有留下对方的任何联系方式。林夏拉着行李箱子走着,往车里看的时候,恰好看到他趴在桌上沉睡。林夏笑了笑,随着人群大步走开。她相信,是祈祷起作用了。因为,以后的日子里,回家也好、旅游也罢,她依然是自己一个人坐火车,却再没能碰到这样一个旅伴。

    林夏走出火车站,一阵寒风吹来,心情大爽。她知道,再过不多久,就要到家了,就要回到自己的小窝了。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这时候,爸爸该正在看电视吧?妈妈该做好吃的了吧?林夏不知,她心情好,也比不过爸爸妈妈的好心情。他们正等待着飞出去的鸟儿,归巢。激动的心情,不差林夏半分。然而,全天下的父母,又有哪个不是这样的呢?

    春节,你已不仅仅是为了迎接春天了。你代表的是天下游子对家的依赖,是天下父母对孩子的牵挂。林夏啊林夏,你又能体会多少呢?冥冥之中,到底又有多少或意料之中或出乎意料的事情呢?又有谁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