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2749字

    林夏回到家来,时间已经很晚了。爸爸、妈妈、姐姐、弟弟四人都已经吃过了晚饭,正坐在屋子里看电视。林夏一喊“开门!”,弟弟、姐姐立马跑了出来,弟弟林沨帮她提行李,姐姐林雪出来和她说话。林夏还没进屋就已经听到爸爸妈妈的声音,她高兴地真想大叫一声:“终于到家了啊!”

    林夏进了屋,开心地大喊:“爸,妈,我回来了!”林爸爸、林妈妈笑着应了声。林妈妈边打量林夏边说:“学校吃的不好吗?没吃胖啊!”林夏哈哈大笑,说到:“吃胖干啥啊!别人想瘦还瘦不下来呢!”林夏看向爸爸,林爸爸淡淡地问:“外面冷吧?”林夏换了棉拖鞋,说:“哎呀,当然冷啦!冻死了!火车上还挺暖和的。”姐姐林雪抓了一把瓜子,嗑得瓜子“嘎嘣嘎嘣”响,问林夏:“你不是说是站票吗,火车上挤吧?”一问到这,林夏来劲了,看看爸爸、妈妈、姐姐、弟弟,故意顿了顿,说:“哈哈,你们不知道,我遇到好人了。”

    话音刚落,林夏看了看桌子上盖着的饭,问妈妈:“给我留的吧!我看看是什么好吃的!”林妈妈说:“我给你热热,饭该凉了。还能是啥,大晚上的,面条呗!”林夏说:“好吧!我就喜欢吃面条,嘻嘻。”林沨便问:“姐,你们学校的饭好吃吗?”林夏说:“还行吧!一般般。”林雪等不及了,忙跟林妈妈说:“妈,你去热饭吧!”又跟林沨说:“这个回来小夏有的是时间跟你说啊!别急,排队等着。”最后对林夏说:“小夏,你快说火车上是咋回事啊。”林夏说:“就不说,急死你。”林雪作势要打她,林夏哈哈大笑。

    本来,一路上奔波,又是火车又是汽车的,林夏其实很疲惫。有个词叫做“风尘仆仆”,尽管林夏用不着用自己的“11”路公交——两条腿的走路,可这一路上“颠沛流离”的,骨头都散了架。然而,回到家之后,反而有了精神,嘻嘻哈哈的,看不出一丝疲倦的样子。家,可真是个有魔力的地方。

    林夏逗够了姐姐,就说:“好吧,我说,我说。”她便把那个大男生是如何提醒自己有空座、如何帮自己把那么重一大行李箱放上去、又如何帮自己把笨重行李拿下来、两人又如何聊得不亦乐乎,一一向姐姐说了。

    林雪听完,说到:“嗨,你还真敢,要是坏人给你拐跑了,你就回不来了我跟你说。”林夏嘀咕道:“哪能啊!我又不傻。”林爸爸也说:“小夏,你以后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跟人家聊天,多危险。人家怎么骗得你你都不知道。”林夏低头说:“我知道了。不过,这次不是遇到了个好人嘛!还是好人多的吧!”林爸爸说:“好人是不少,不就是怕遇到坏人嘛。你一个女孩子,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和你妈多担心。自己注意点。”林夏点点头“哦”了一声。这时,恰巧林妈妈端着热好的饭过来了。

    林夏跑过去接了来,说:“我这刚回来待遇都提高了!都没让我自己端饭。不错不错!”林爸爸听了大笑:“你妈给你端过不知多少次了,你以后能给你妈端一次,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林夏听了,长长得“吁”了一声,说到:“这话说得来,哼哼。”林夏知道,爸爸妈妈肯定是生气自己不知道经常打电话回家。就说:“以后天天给你端饭,好了吧?”林爸爸笑着说:“行啊!”林妈妈却接过林爸爸的话说:“你就懒吧!还说孩子呢,都是跟你学的。”林夏、林雪和林沨姐弟三人听了妈妈的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林夏的家庭,不过是万万千千普普通通家庭中的一个。而此时,充满欢声笑语的这个大家庭,处处显示温馨、时时炫耀温情,却是多少家庭都比不上的了。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林夏却觉得,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都是不同的,何况一个家庭呢?所谓的“幸福”是既是相似的,却也可以说有很大的不相似啊!

    林夏心里暖洋洋的。等林夏吃完饭后,林爸爸、林妈妈关上了电视,对她们姐弟三人说:“都睡觉去!小夏累了一路,早点睡。”林夏点点头。刚回家来,她觉得还是要给爸妈留个“乖乖女”的好印象,挨批评的事以后可多着呢。林雪却说:“这么早!”林爸爸、林妈妈一块催:“快去睡,快去!白天睡得跟猪似的,怎么都喊不起来吃饭,还好意思说睡得早?”林雪撇撇嘴,乖乖睡去了。林沨呢?早就什么也没说乖乖躺下睡了。其实,即使林爸爸、林妈妈不催,林沨在这个时候自己也会去睡觉的。

    从小到大,林沨一直都是这么“听话”,跟两个姐姐成了鲜明的对比。林夏每次跟弟弟闲聊,都会开玩笑的说:“我压力好大啊,都说你老实,说我不老实。哎!”林沨大都会笑而不语,或者来一句:“谁让你不听话的。懒!”林夏就会反驳:“就你不懒,哼!”还会说他“装老实孩子”。

    林沨真的是个“老实孩子”?听家长的话,听老师的话,招小伙伴们的喜欢……表面看来,是这样的。可林夏却知道,这个弟弟,不可能这么简单。林沨今年高三,学习很紧张。在学习上,林夏发现,林沨一直都是不急不缓的,却能学的很好。而自己呢,则是一段时间有劲头,下一段时间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林夏特佩服弟弟这一点,觉得弟弟特沉得住气。林夏的性子多多少少是有点浮躁的,只是她一直压制着这浮躁,一直在告诫自己:“静下来,静下来。”而林沨似乎天生就特能做到。对于男生来说,这便是“沉稳”了。

    退一步说,林沨的“老实”不是绝对意义上的“老实”,而是“懂事”。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知道怎样学习,怎样娱乐;知道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睡觉……这些看似很简单的东西,却是多少年轻人做不到的。九零后群体流行一句话,叫做:“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林夏疑惑,“疯狂?没有资本,什么也没有疯狂个什么劲啊?”有的时候,疯狂过了头,便会演变成了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人人都说九零后的孩子,叛逆,张扬,个性。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特点,可每一代却都有从其中跳出来的一部人。拿九零后一代来说,自然不乏一部分人,他们不张扬,不叛逆,不个性。林夏致力于此。于她,自高中毕业后,张扬叛逆的青春早已成为了过去式。而林沨自来如此。他一直恬淡的过自己的生活,去学习、去打球、去下棋……还有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九零后小孩,怎可一概而论呢?

    林夏和姐姐林雪共睡一个床,这样挤挤才暖和嘛。林夏心想:“该给她们发个短信说我已经到家了”。她拿出手机来,给曾珂、绕瑶、辛莎莎群发了个短信,内容是:“羡慕我吧,嫉妒我吧,恨我吧!我已经在家里的床上躺着了!哈哈哈……”很快她就收到了三人的回信。曾珂回到:“小样,得瑟吧你就。遇到大帅哥了没?”林夏回:“必须的!咱这人品!”绕瑶回到:“哼,你忘了我家是哪的了吧?哈哈,在家好好玩。”林夏回:“鄙视你!”又收到辛莎莎的短信:“我还在火车上呢!啥时候能到家啊!坐得腿都肿了!呜呜呜……”林夏便回到:“可怜的娃啊!顶住!胜利就在前方!”……

    和她们聊了一会儿,林夏关了手机,打算睡觉。她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想到前一晚上还躺在宿舍床上,还和曾珂、绕瑶几人大聊特聊,而这一晚上却已躺在了家里,还吃了妈妈做的面条。真够神奇的啊!又想想明天该干啥干啥……迷迷糊糊地,终于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