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赖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2754字

    第二天,一大早,林夏还在香香甜甜的睡着,嘴里“砸吧砸吧”得有声,好像在吃什么人间美味似的。突然,就听到妈妈的喊声:“小雪!小夏!起床吃饭!快点啊,再不起,饭就凉了!”林夏听了,迷迷糊糊地想:“我不是正在吃嘛!咦?不对啊?”

    林夏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还没说话,那头,林雪翻了个身,不耐烦得说:“不起,困!那么冷……我不吃了。”林妈妈大怒:“每天早晨都喊不起,有你这么大的懒闺女嘛!”林夏坐起身,看见林雪拿被子捂住头,只听她闷在里面说:“不起……困……再睡一会……”说完就没动静了。林夏一看姐姐又睡了,揉了揉眼睛,对妈妈喊道:“妈,我也困,我也要再睡会儿!”说完又躺下了。林妈妈再那边叹气:“你这两个懒闺女!都不如你弟弟!哪天不是不等我喊就起来了?啊?你俩就那么困,饭也不吃?”……

    妈妈在那边唠叨个没完。林夏一看八点多了,也该起了。便说到:“妈,我起了。您快别说了!”林夏找到秋裤、毛裤、毛衣、羽绒服,都套在身上,哆哆嗦嗦的起床了。起来后,看到爸爸在洗头,就跟爸爸说:“爸,你别霸占着盆架啊!我得洗脸呐!”林爸爸边洗边说:“去一边玩去,懒得你,早点起不就行了?”林夏说:“第一天就不让人睡懒觉!啊!”弟弟林沨正坐在饭桌旁吃早饭,就揶揄林夏道:“姐,你起得可真早啊!”林夏白了一眼林沨:“一边玩去!”拿着牙刷、水杯刷牙去了。

    等林夏刷好牙、洗好脸、吃完饭,林雪还没起床。林夏就对妈妈说:“妈,姐都不起来吃饭,你也不管!”林妈妈“生气”的说:“哼,你们谁我管得了啊!都管不了了,都是大小姐!”林爸爸正看着电视新闻,听了之后就跟林夏和林沨说:“你俩去把你姐给弄起来,就说我让你们去的。”林夏和林沨大笑:“哈哈,好来,得令!”挤着奔向林雪睡觉的屋子。

    她们姐弟三人,互叫起床有个奇特的法子。一般来说,这个法子是用不到林沨身上的,因为,他不赖床。而对林雪和林夏来说就不一样了。有的时候林雪起得晚,有的时候林夏起得晚,她们俩势均力敌,踊跃“争夺”家里“最后一个起床的人”的称号。每天早晨,起得较早的两人,得到爸爸妈妈的允许,就会使用各种办法,去“奖励”不愿起床的那个人——直到“折磨”得她起床为止。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林夏和林沨跑到林雪睡觉的屋子,大喊:“姐,快起!咱爸叫你起床了!”林雪“哼唧”了一声,没有动静。林夏便说:“饭都凉了,快起来吃饭吧!”林沨接着说:“再不起真吃不上了!”林雪晃了晃身子说:“吃,就知道吃!我困!别烦我了!”林沨“奸笑”道:“哈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后退几步,一个前冲,身子飞起,接着来个自由落体,整个压在了被子下林雪的身上。只听林雪“啊!”的一声惨叫:“快给我滚!”林夏说:“等着,第二波来袭!”林沨连忙闪开,林夏一个前冲,接着又压在了林雪身上。林雪又一声惨叫:“你俩想挨打!”林夏和林沨不理会林雪的惨叫,“奸笑着”,一波接一波袭击。

    同样的办法,林夏也被折磨过。每次在家,赖在床上睡得正香的时候,林雪和林沨机会毫不留情的用这种“泰山压顶”的办法逼迫她起床。因为正值冬天,盖了有两床大厚被子,虽然压得不疼,还是会被吓得够呛。林雪今天被压得那个惨样,可就狠了心不起床。林夏和林沨相识一笑“嘿嘿,不起是吧,我们还有绝招。”

    “起床必备”手册第二招:“抱被子”。林沨大喊:“姐,你再不起,我们就抱被子了!”林雪此时早已清醒,大声恐吓道:“你敢!”林夏说:“快别废话了,小沨,上!”林沨两手抱拳:“得令”,说着就拽住了被子的一角。林雪紧紧拽着被子,大笑着叫道:“快放开。冷!”林夏看林雪反抗的很强烈,忙上去帮忙,大喊:“我来也!”和林沨两人拽住被子往外扯。这边阵营两人,那边阵营一人,在这场“拔河比赛”中,当然林夏和林沨胜利了。等俩人把被子全抢到手,林夏大笑着喊道:“快跑!”林沨抱着被子,俩人一溜烟跑到了爸爸妈妈的房里,把被子放在了爸爸妈妈的床上。他俩一路跑,一路笑,林爸爸在那边看电视嫌他们太吵闹了,叹口气,摇了摇头。

    事已至此,林雪再不想起也得起,没了被子,还不被冻死啊。她也不生气,在那边穿衣服边恐吓他俩:“你俩给我等着,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林夏和林沨在门外大笑不止,大喊:“你来呀,你来呀!哈哈”。不过,还真别说,这样一活动,暖和了好多,林夏和林沨觉得,似乎没那么冷了。

    林雪起床后,狂追着他俩要打他们。三人在屋子里,乱跑乱跳,乱喊乱叫。林妈妈一直在收拾屋子,看到他们三人疯的没个正经样,笑着说:“都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似的!”他们仨不理,“哼哼哈哈”的打闹。林爸爸正看电视,被烦的不行,冲他们大喊:“出去闹去!在这咋咋呼呼的干什么这是!”爸爸一开口,三人忙住手,撇撇嘴,终于老实了下来。

    在这个家里,林爸爸是权威。林爸爸说的话,三人一般不敢顶嘴。爸爸让他们去干什么,他们都会忙不迭的去干,而妈妈使唤他们干活,他们都拖拖拉拉不愿意干。林沨和林雪还好,听话得多。最难管教的就是林夏,用林爸爸、林妈妈的话来说就是:“无法无天”。林夏从小调皮,不知道挨过多少次骂,多少次打,可就是改不掉。

    林夏记得,小时候和林沨打架,或者为了个什么弹珠,或者为了颗什么糖,或者为了件什么衣服……每次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你拽着我,我扯着你,谁也不愿意先撒手,爸爸一个拖鞋扔过来,大吼:“出去!”林夏和林沨就吓得赶忙松手,慌不跌的往大门外边跑,生怕把爸爸惹生气了,被踢上一脚。有时候太慌了,连个鞋也来不及穿,直接往外冲。纵使是大晚上的,两个小孩子也会害怕得蹲在门口,不敢走开。此时,早已忘了之前是为什么打架了。直到过不久,妈妈过来,喊他们进屋,他们才敢进去。

    林妈妈既是慈母,也是严母。其实,她不大使唤小孩干活,凡是自己能做的她都自己亲为,扫地、刷碗、洗衣服,这些事情,她几乎都自己包揽。林夏刚上大学住校时,床上爸爸给铺的,被罩是同学帮着装的,平时连个地也不知道扫。她不是娇滴滴、黏糊糊的“公主”,怪只怪,林妈妈太勤劳了。林夏从来不知道妈妈是几点起床的,凌晨四点?还是五点?做妈妈的都是这样嘛?

    林妈妈也并不宠着他们。对于这三个孩子,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让他们上好学,学好习。平时他们犯错,绝对会受到惩罚。在学习上,林妈妈也绝不手软。平时犯错,由林爸爸来管教;而学习上的不认真,就由林妈妈来惩罚。林爸爸和林妈妈罚他们的手段很简单,踢一脚,或者打手掌心。但是他们从来不打孩子的脸。林妈妈常说:“脸是人的自尊,我们不会打你们的脸,别人也不能打。”尽管惩罚很轻,可林夏姐弟三人,没有不受教的。

    一天的早晨就这样过去了。林夏和姐姐、弟弟坐在家里看电视,觉得很舒心。离家了,才知道家的可贵。在家虽然还不到一天,可林夏似乎想不起来学校的生活了。她回想自己上学期到底干了什么,模模糊糊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唯一记得的,就是期末考试,每天复习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