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8本章字数:3328字

    在家的日子就是这样,每天都有着些平凡的小快乐,略显得无聊。

    这几日,林夏在家,有时候会和姐姐、弟弟打闹一番,有时候会跟大家一块看看电视,有时候会自己看看书……电视嘛,看来看去,就这么些电视剧,没什么大意思。林夏宁愿自己翻翻书看。之前带回来的《红楼梦》,林夏心想:“不能再让她这么消极怠工了,得动起来!”于是,林夏闲着就会翻翻《红楼梦》。

    读《红楼梦》,可能是因为一时好奇,可能是纯粹的打发时间,总之,林夏自己虽然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女孩子,竟也把《红楼梦》读得津津有味。

    林夏的心思没有那么细腻,看《红楼梦》大都是在看情节,这其中就少了不少韵味了。然而,林夏看得虽然有点稀里糊涂,可多少也觉出点意思了。林夏在上高中的时候,在家看过一部电视剧,好像叫做《红楼丫头》,讲的是宝玉身边的丫头们,每个丫头的故事都是着重叙述,反而省略了黛玉、宝钗等的戏份。林夏那时还没看过陈晓旭他们那一版的《红楼梦》。因此,对红楼里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晴雯这个小丫头。

    林夏找到书里描写“晴雯撕扇”的情节,想看看这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小丫头”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奢侈浪费”。看着看着就看到了“晴雯之死”,宝玉作“芙蓉女儿诔 ”的情节。林夏不禁心酸,不禁感叹。古时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搏美人一笑,晴雯撕扇又算得了什么呢?

    林夏正唉声叹气的,却听姐姐在背后说:“叹什么气啊!好无聊啊!”林夏说:“你去找小沨玩啊,我忙着来……”林雪说:“切,你还忙?小沨出去玩了。”林夏知道,肯定是去找几个堂弟玩去了,便说:“你去找他嘛,也可以看电视的嘛!”林雪白了林夏一眼,说到:“电视有意思,我还来找你,自恋吧你就!”走过来,看见桌子上翻开的《红楼梦》,接着说:“啊,你还看《红楼梦》!”林夏听了大叫:“我看《红楼梦》怎么了,就不许我‘阳春白雪’一回啊!烦人!”林雪反击到:“嗨,老实当你的‘下里巴人’吧你就。看得懂嘛?”林夏恼道:“要你管……”

    林雪总是这样“善意”的刺激林夏。林雪比林夏大了三岁,当林夏还在小学和弟弟两人一块儿屁颠屁颠的背着小书包唱着“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的时候,林雪早已骑个自行车威风的“刷”的一下超到他俩前面去了;当林夏还在初中和一帮小姐妹闹别扭时,林雪早就在高中拼命的学习,准备着“这么近,那么远”的高考了;当林夏上了高中,被繁重的学业压抑的喘不过起来的时候,林雪早已在大学校园里过着“青春洋溢”的快活日子了。林夏心想,“哎,算了。这个可怎么比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如今她上了大学,而姐姐却即将毕业了。

    林雪并不是对林夏不好,相反,对林夏很好。只是,她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吴侬软语”去说,姐妹嘛,总是这样去激烈的碰撞,才显得有点意思。林雪看林夏不服,便说:“小样吧!你还有意见?”林夏忙说:“不敢啊,大小姐。”林雪拍了林夏一掌,说:“少气我啊!找揍是吧!”林夏此时看《红楼梦》的情怀是消失殆尽了,便对林雪说:“姐,你还记得暑假给我的《小时代》吗?”林雪说:“怎么了?你欣赏幅度够宽啊,直接从《小时代》蹦到《红楼梦》。”林夏把书放下,两首抱拳对林雪道:“过奖,过奖!”林雪便说:“居士不必自谦!”林夏便回:“惭愧,惭愧!”林雪一拍桌子:“你这厮!到底要说啥!”

    林夏哈哈一笑:“姐,你脾气太暴躁了!不好,不好!”林雪说:“都是被你气的。”林夏又大笑。接着,林夏又说:“姐,《小时代》还不错,你说拍成电影多好。”林雪听了说:“小屁孩,你懂啥。看过书了,拍成电影怎么都合不了心意。”林夏撅了撅嘴:“我也这么想的。书里都是俊男靓女,哪找那么多帅哥美女去啊!”林雪说:“这个还用得着你担心啊?想出名的小年轻多得很来。”林夏又说:“我觉得郭敬明挺厉害的,他别的书我都还没看过。”林雪摆了摆手:“都一个样,‘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悲伤逆成河流’啥的。”林夏瞪了瞪眼,说到:“不对吧?我怎么记得是‘悲伤逆流成河’呢?”林雪吼道:“管他啥呢!不是差不多,哼!”

    林夏放假前和曾珂、绕瑶她们讨论过《小时代》这类的书。相比《红楼梦》,当然是《小时代》、《左耳》之流更入林夏她们的眼了。毕竟太年轻,爱幻想,爱做梦。而这些书,恰好给小女生们营造了做梦的氛围。给她们想象的空间,幻想着美好的“风花雪月”。林夏高中时还翻看过琼瑶的《一帘幽梦》,很薄的一本,如小册子一般。看完之后,只觉得又是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绕无趣味,真不知怎会如此招人喜爱。

    如今,琼瑶早已不吃香了,她只是一代人的回忆,终将消散。现在的小女生哪还有看琼瑶的呢?而郭敬明的《小时代》却拍成了电影,票房大卖。林夏傻了眼了。《小时代》是自己两三年前看过的书,当时喜欢的不得了,可现在,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幼齿的小女生了,此时,它再跑入眼帘,该如何对待呢?林夏没多想便决定,不去看。回忆就让它成为回忆,何必翻它出来?林夏听说拍得很烂,听说票房很好……她想:“终究与我无关。”她至始至终没看这部电影。

    可此时,林夏还是个小屁孩而已。她对姐姐说:“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啊,好想看大结局啊!”林雪摇摇头说到:“等着吧!黄花菜都凉了。少看这类书,矫情死人。”林夏不满的说:“我哪有看几本,就这几本还不都是你给推荐的!”林雪佯装要揍林夏:“你还说……”林夏顶嘴:“就说,就说……”林雪冲上去卡住了林夏的脖子,笑着威胁道:“说不说了,跟我斗,哼,太嫩……”这时,林夏听到弟弟说话的声音,知道是弟弟从外面回来了,便大喊:“HELP!HELP!”林沨在外面拉着长音大声地回到:“WHERE ARE YOU?”林夏大声喊到:“HERE!HERE!”林沨忙回到:“OKAY!I AM COMING!”林雪听他俩在那拽洋文,早笑的岔了气,自然把手松开了。

    林沨看着这两个姐姐,故意学爸爸的样子,严肃的说:“你俩闹啥!不像样!”林夏和林雪就在那哈哈大笑,哪顾得了林沨在说什么啊。林沨又说:“咱爸咱妈去哪了?咱妈呢?饿了,该做饭了吧?”林雪说:“去咱大娘家了,等会就回来了。”林沨“哦”了一声。姐弟三人说了会话,便一块出去看电视。待林妈妈回来后,又会数落林雪和林夏:“两个当姐的,连个饭也不会做,以后谁能娶你们?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林雪和林夏就会相视一笑:“哈哈,我们不嫁人啦!”林妈妈说完之后,依然会心情很好地给全家人做饭。从来如此。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亲人间免不了走动。严寒的冬天,农村也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不过是凑个牌桌打牌,偶尔搓搓麻将而已。林夏猜爸爸一定是去打牌了。等林妈妈回来后,就跟妈妈告状说:“妈,爸又打牌去了!”林雪也掺合道:“打牌还老输钱,妈,可不能让爸去打牌啦!”林妈妈笑着说:“等你们爸爸回来,小沨你掏你爸的口袋,把钱都给没收了。”林沨说:“恩,好咧!”林夏、林雪大声叫道:“好哎!”想着一会儿爸回来没收他的钱,有妈给撑腰,爸爸也不敢怎么样。唯恐天下不乱的两人,想想就开心的“哈哈”大笑。

    在妈妈准备做饭的时候,爸爸从外面哼着小曲回来了。进屋后,林妈妈拦住林爸爸,说:“你两个闺女说你打牌去了,还老输钱,是的吧?”林爸爸大笑,说:“都是他们输我钱,我哪有输钱。”林妈妈说:“赢得钱呢?拿来看看……”林雪和林夏在一旁坏笑,林沨随时做好掏钱的准备。林爸爸笑道:“嘿,我不给你们看,给你们看,钱就没有了。”林妈妈忙拉着林爸爸,对林沨说:“小沨,快来掏你爸爸口袋!”林沨张牙舞爪的就凑上前去,林雪和林夏也不闲着,赶紧分别拽住爸爸的胳膊,林爸爸大笑,却也不挣开。林沨把些钱掏出来后交给了妈妈。林妈妈拿着钱大笑:“斗不过你儿子、闺女吧!哈哈……”

    林爸爸也不管,径自看电视去了。林妈妈跟林雪、林夏还有林沨说:“你们看你们爸爸,只要从外面回来,笑容满面的,那准是赢钱了!”林雪三人大笑。林妈妈又说:“还能跟咱们再炫耀炫耀哩。”林雪说:“就是!”林妈妈接着说:“哪天回来不说话了,不用问就知道输钱了!”林夏说:“哟,妈,观察的这么仔细呐!”林妈妈大笑着说到:“我说的还能有错,不信你们问问是不是……”说完就做饭去了。林爸爸在那边看着电视,装着听不见。林雪姐弟三人哈哈大笑,又叽里呱啦的说了好一阵。

    过不了多久,就要过年了,家里该置办年货了。“年”是什么呢?能够安慰这么多普通人的辛劳,能够承载着这么多普通人的喜乐。林夏心想:“过年啦,放鞭炮啦,又要长大一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