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3171字

    林雪、林夏和林沨,三人疯也似的跑进了屋子,大喊:“爸,妈,八点了没!”林妈妈回道:“急什么,没呢!”林爸爸还在吃饺子,没空搭理他们。林妈妈又说:“锅里的饺子还多得很来,你们再吃点!”林夏说:“不吃了,饱了。”林雪也做势打了个嗝:“吃不了了!撑得慌!”林沨却说:“妈,我再去盛一碗。”林妈妈又数落开了:“你看你俩,每顿就吃那么点,跟猫吃饭似的。年年家里都剩下些菜,你们说怎么弄?”林雪和林夏都装作没听见,她俩把碗送回厨房又进了屋来。林夏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只听得,外面的烟花还在放着,声音响彻大地,此起彼伏。

    林夏家里的那个挂钟,是那种老式的,特别典雅、古典,是林爸爸、林妈妈年轻时候买的,跟林夏的年纪差不多大。它的底下是个钟摆,左右摆动以计时。好玩儿的是,它不是靠电池来维持走动,而是通过“上劲”。也就是说,拧发条。劲不够了,时间就不准。在林夏记忆中,爸爸会经常去拧拧发条,以防止这个家里的“老员工”歇菜。还有更好玩的,它每个整点都会报时。一点就敲一下,十二点的话竟然就要敲十二下。此时,林雪几人心里都在想:“快敲八下吧!”

    对春晚的期待,其实是一种惯性。林夏从八岁记事起,家里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都是看春晚度过的。家里人会挤着坐在一张床上,腿都包在被窝里,吃苹果,嗑瓜子,看春晚。好不快活!哪个节目好笑,哪个节目无聊,都来评论一番。虽然,近几年来,观众口味越来越刁,春晚越来越不招人待见,可它却依然是林夏家里的首选,是很多人家里的首选。

    林爸爸吃完了饺子,看时间还早,就对林妈妈说:“咱们出去转转啊!”林妈妈说都没说,俩人接着就要出门去了。林雪大喊:“哎,妈,买点水果回来啊!”林夏也喊到:“妈,瓜子也不多了,再买点回来!”林沨也抢着说:“买点橙汁吧,吃瓜子吃的渴了。”林妈妈说:“好,好,我们出去趟,一会儿就回来。在家等着。”俩人说着讲着就走了。大人总是有好多好神秘的事情,林夏他们几个小屁孩哪里知道,就知道嚷嚷着要吃这个吃那个。林爸爸他俩这个时候出去,当然是要说些“悄悄话”啦。

    林雪三人在家边吃瓜子边看电视。新闻联播一完,电视机里全是广告。各大卫视都要转播中央电视台的春晚,趁这个时间,恨不得把广告全放了。林夏说:“咱爸咱妈怎么还不回来啊!”林雪边嗑瓜子边说:“着嘛急啊!等呗。”“诶,回来了!”林夏喊到。只见林沨从外面走来,手里提着东西,大呼道:“咱妈回来了!来来,这里有苹果、瓜子啥的。”林妈妈跟在后面,却不见了林爸爸。林夏问:“哎,爸呢?”林妈妈说:“找人打牌去了。咱吃咱的,不用管。”林雪说:“搞这么神秘……”林妈妈敲了林雪一下,“啧”了一声,“今天怎么都关心起你爸来了!”林夏拿个苹果啃了起来,对林妈妈说:“哪天不关心啊,妈呀,你这话说的太伤我们心了。”林妈妈说:“得了吧,一撅腚我就知道你们拉什么屎……”林雪几人齐齐地发出“咦……”的声音,对林妈妈表示“鄙视”。

    “当当当……”墙上的老挂钟报起了时间,合着电视机里中央电视台“嘀嘀嘀……”的报时声。接着,“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国中央电视台”,万众期待、新鲜出炉的2011年春节联欢晚会正式开始了。林雪几人老早就准备就绪,爬上了床,瞪着电视屏幕。林妈妈也和孩子们坐在一起,吃瓜子,看春晚。林雪说:“今晚谁都不许早睡啊!都要熬夜!”林夏说:“我是没问题啊!你得跟咱妈和小沨商量商量,他俩哪年不是十点多就困得不行了。”林妈妈说:“嗨,你们看你们的,我困就睡我的,又没人管你们。”林雪说:“那不成,妈呀,小沨,坚持一年呗!”林沨说:“那困能怎么办啊!我争取不睡着啊……”

    刚看了一些歌舞,林爸爸回来了,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是带了一帮人。几个大老爷们进来,有的喊林妈妈“嫂子”,有的喊“婶子”。大家都很熟络,有的是林雪他们的大爷,有的是叔叔,亲不亲的,反正都认识。林爸爸张罗张罗,几人搞了个牌桌,要斗地主。林雪说:“爸找人来家里打牌啊!妈,我说是有啥正事呢!”林妈妈说:“你爸闲得还能干啥啊!”反正都是打着玩,纯属娱乐,特别是过年这几天,更要有打牌来助兴。林妈妈也不管林爸爸这些。

    那边,林爸爸一伙人打牌打得热火朝天;这边,林夏几人看电视看得哈哈大笑。几个小时过去了,打牌的人散了去,看电视的人也睡了。不用说睡着的人中肯定有林妈妈啦!林妈妈早就“呼呼”的睡着了。林沨还在强撑着,虽然现在还没睡着,可林夏看他的迷迷瞪瞪的神情,知道他也差不多快了。林夏自己也困得不行,哈欠连连。只有林雪,打了鸡血似的,特有精神。林夏感叹道:“真是自愧不如啊!”

    整个晚上,林夏的手机都在不停地抖动,打开看看,一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满满的都是祝福短信。有些人,林夏会回上一句:“祝你也新年快乐啊!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有些人,林夏就只在心里默默祝福了。林夏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不管了”,林夏心想,往被窝里一缩,沉沉地睡去了。

    突然,林夏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下子就给从梦中惊醒了。醒来看看,林沨不在床上了,只有妈妈和林雪,便问林雪:“十二点了?”林雪说:“恩。小沨和爸去外面放炮了。”林夏“哦”了一声。看了看妈妈,竟然没有被吵醒。只听得,外面传来的鞭炮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越来越亮,震得电视机里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每年零点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要放上一串鞭炮,林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也觉得有意思。心想:“除夕,除夕,放炮估计就是为了‘除夕’吧!”

    这个热闹,林雪和林夏是不参与的,只林沨和林爸爸才去放鞭炮。不一会儿,声势浩大、惊天动地的炮声渐渐熄灭了。林夏缩在被窝里,阵阵困意袭来,一倒头又睡去了,连林爸爸和林沨什么时候进的屋,什么时候睡得觉都不知道。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要拜年。不论你昨晚有没有熬了一夜,到了早晨,困你也得起床。一大早,林雪和林夏就听听妈妈喊她们起床,她们连搭理都不带搭理的。听林妈妈喊得实在急了,就说:“困死了,再睡会儿!”林妈妈一想她们昨晚熬夜挺辛苦,多睡会儿也行,就去做自己的饭不管她们了。

    林雪和林夏还美美的睡着呢,突然,就听到林沨的声音:“我晕,我们上坟都回来了,你俩还睡着呢!”林夏睁了睁眼,伸了伸懒腰问林沨:“几点了啊?”林沨说:“七点半了!你知道我们起多早!困死了!”林夏说:“好吧!不睡了!”看了看林雪还在睡,就说:“姐,快起来!还得去拜年呢!”林雪“嗯”了一声,两人就收拾收拾起床。

    林夏起床后,林沨说:“我们五点多就起来去上坟了,天还黑着呢!你看我一脚的泥。”林夏打了打哈欠:“谁让你是男生呢!我们就不用去,哈哈!”林夏家乡,大年初一要起早,跑老远给家里过世的老人上坟,报个平安。每年,林沨大年三十晚上熬夜,大年初一就要去上坟,虽然困,但从小就这样,也习惯了。有叔叔、大爷带着堂弟、堂哥一大阵人一块儿去,路上却也觉得有意思。林雪和林夏从来也不用去,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民间“重男轻女”的现象?林夏却觉得正好,反正自己又困又懒,真要让自己去了,还不一定起得床来。

    林夏洗脸时听得远处一阵阵鞭炮声,此起彼伏,便大喊:“妈,人家家都放炮吃饭了!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啊!”林妈妈说:“饭早就做好了,就等你们了!”林沨说:“那我去放!”拿着一串鞭炮跑就跑到大门口。一阵炮声响起。林妈妈对林夏说:“快点洗,一会儿别人还要过来拜年呢!”林雪这时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对林妈说:“妈,你睡那么早当然不困啊!我凌晨两三点才睡的!能不困吗?”林妈妈说:“我能跟你们一样?我不起来你们谁做饭啊!饭做好喊起床都不起,懒得样儿!”林雪连说:“好好好,下次准早起!”

    以后几天,家里每顿吃饭前都要放炮。这又是怎样的传统呢?林夏心想:“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里面不知道有多少故事呢!”林夏吃着昨天晚上剩下的饺子,还有些剩下的菜,心里想着:“一会儿要去奶奶家,去大娘家,去婶子家,还有……得抓紧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