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缺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705字

    终于到了回校的这一天。虽然有点舍不得,但还是不得不走。坐在缓缓前移的火车上,林夏只觉得,离家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林夏心中满满的不舍,多想在家多呆两天啊!

    临走前一天晚上,林妈妈帮林夏收拾东西。林夏忽然对林妈妈说:“妈!我明天走了!下次就得暑假才回来了!”林妈妈头都没抬:“走就走呗!在家老惹我生气!都走了,清净。”林夏“咦”了一声:“你看人家家妈,又给塞钱,又是流泪的,你看看你咋这样呢!哎!”林夏故作失望,大声叹气。林妈妈说:“嘿,我还不知道你们!我们想你们有啥用,你们又不想我们。走了没几天就把家忘得一干二净了!”林夏说:“哪有……”林妈妈说:“现在倒好意思说反过来说我了,白眼狼。”林夏只得说:“谁白眼狼啊!谁呀!小沨?小雪?”林妈妈大笑:“说你自己,说别人干啥!”林夏摇了摇头,耍赖:“反正不是我。”

    真就这样到了学校,林夏心里空荡荡的。偌大一个宿舍,只有林夏一个人。听说,曾珂、绕瑶、辛莎莎都是第二天才能陆续到达,这更让林夏觉得“凄凉嗖嗖”的。林夏不是个恋家的孩子,可一时的别离,还是会觉得难受。纵使妈妈说不想他们,林夏也知道,怎么可能不想呢?父母把孩子辛辛苦苦养大,一个个都飞走了,都寻找自己的生活去了,可孩子飞走之后,父母的生活又怎么重新填满呢?拿什么来填满呢?

    颠簸了一路,林夏是晚上到达的学校。学校里面的同学还不是很多,显得很静,很静。林夏拉着行李箱独自走在学校的小道上,会碰到偶尔经过的校友,她看看这个似熟悉却又不那么熟悉的校园,感叹自己竟又回来了。此时,躺在宿舍的床上,胡乱的吃些零食,用手机和曾珂她们联系,问她们是什么时候才能到校,林夏乱糟糟的,心想:“我回来这么早干啥!遭这罪!还是洗洗睡了吧!”

    第二天,林夏还在睡梦中时,曾珂回来了。林夏醒来大叫:“呀!你可回来了!”曾珂却疑惑地问:“你说什么?”林夏又重复了一遍。曾珂大笑,一字一顿的说:“同学,请、用、普、通、话!”林夏傻了眼了:“我说的不是普通话?妈呀,不会说了!”曾珂笑得不行:“你回家真过爽了,回来连普通话也不会说了!”林夏说:“咦,管他呢,你凑合着听嘛!”曾珂止住了笑:“我其实说这普通话也不习惯,说不利索了都,要不我也用家里的土话吧!”林夏拍拍手:“好啊,好啊!早就该这样了!”

    下午绕瑶也赶了回来。林夏和曾珂一块儿抱怨绕瑶:“你说你啊!离学校最近还来得那么晚,好意思吗?”绕瑶大喊冤枉:“两位姐姐,我爸妈不让我来那么早啊!我木得办法!”林夏说:“切!是你愿望不够强烈!你看我俩,千山万水也过得来。”曾珂说:“就是!下次不准这样啊!你说怎么罚?”绕瑶忙说:“好啦好啦!我这里有上等的鸭脖,将功赎罪怎么样?”林夏和曾珂立马喜笑颜开:“这个可以有,不错,不错!”

    三人人啃着鸭脖,边喊辣,边吸溜口水,好不过瘾。曾珂说:“咱就用家乡话嘛!说普通话好别扭的噻!”林夏辣的眼泪要出来了,狂喝水,说:“就是,都差不太多,能听得懂就行了哇!”绕瑶说:“行啊!来来,继续吃!”绕瑶又问:“你们在家看春晚了没啊?”林夏和曾珂齐声说:“这不废话嘛!当然看了!”曾珂接着说:“赵本山今年的小品还行,一般般,没以前的好看!”林夏说:“我看了重播,是‘同桌的你’是吧?”曾珂说:“恩呢,还有小沈阳。”绕瑶说:“我看到‘此处省略多少多少字’,笑死我了!”林夏想了想说到:“跟以前的小品比是不行。但人年纪都这么大了,可以原谅的嘛!”曾珂啃着鸭脖子说:“你说得对。搞不好上不了春晚了,更没意思了。”绕瑶说:“你俩就吃你们的吧!操那么多心。就是娱乐嘛!”

    林夏拿纸巾擦了擦手,问道:“你们觉得小沈阳怎么样啊!”曾珂说:“那家伙,piapia的,嚎嗷……”林夏和绕瑶大笑:“你学得还挺像!”曾珂说:“那是!不看看咱是谁!”林夏说:“《不差钱》就挺好玩儿的,小沈阳特出彩!”绕瑶举手叫道:“我知道,我只知道!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嚎嗷?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嚎嗷?”林夏说:“你‘嚎嗷’,学得一点都不像!班门弄斧啊你!大珂,你来一个!”曾珂说:“好咧!那我再秀一段!”曾珂清清嗓子,学着小沈阳的语气样子说到:“你知道人这一辈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林夏和绕瑶双双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曾珂接着说:“人死了,钱没花了!”林夏接了句:“还有更痛苦的呢?”曾珂回到:“人活着呢,钱没了!”林夏和绕瑶连连拍掌,逗得曾珂说:“你俩净忽悠我吧!”林夏和绕瑶大笑着说:“这个可以有!”曾珂立马说到:“这个真没有!”又是一阵笑声!

    林夏觉得,不管小沈阳在舞台怎样的装疯卖傻、装傻充愣,在台下怎样被部分人攻击谩骂、不屑一顾,他都是成功的,是值得人们尊敬和尊重的。就像她们几个今天这样,有很多人会去谈论他,去模仿他,去恶搞他,他给大家带来了乐趣,这就足够了。林夏有时候,看到小沈阳一个大老爷们,穿着花衣裳,带着花发卡,涂上大口红,也不禁想知道,这样牺牲自己去取悦观众,值不值得啊?可当林夏看到大家都去模仿他,并因此获得乐趣时,林夏觉得,是值得的!

    曾珂也拿纸巾擦了擦手,绕瑶问:“你们不吃了?”曾珂拿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都辣成这样了!还要不要命了?”林夏也说:“可辣死我了!什么辣椒啊!”绕瑶说:“你俩真不行,这点辣就受不了了!哪天咱们去尝尝那变态辣,你们就知道这就是小case了!”林夏和曾珂忙摆手:“饶了小的吧!”绕瑶奸笑:“开学有时间咱就去,吼哈哈!”林夏和曾珂都一脸黑线。

    啃完鸭脖子,几人又聊了聊寒假的一些趣事儿,好不欢乐。天渐渐黑了,时间渐渐晚了。曾珂几人突然同时收到一个短信,是辛莎莎的。短信内容:“我生了场大病,下学期可能要请假,回不了学校了。你们不用担心。我争取早点回学校。”她们这时候还没有电脑,不能视频一类的,几人只能用手机回过去:“怎么了,没事儿吧?”辛莎莎回复:“没事儿!我也是快开学了才查出来的,不是很严重。”林夏她们问道:“什么病啊?还好吧?”辛莎莎过了好久才发过来:“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回学校了再跟你们说吧!”三人又吧啦吧啦问了好多问题,直到后来辛莎莎说:“我累了,不能长时间用手机。也不是很方便用,下次聊啊!”几人只好不再多问了。

    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明明说好的,今天都回学校,怎么突然就生病了呢?突然就缺席了呢?只是,她们没有想到,“明明就说好的”,是哪里来的“明明”?根本就没有谁和谁说好的。大家只是按照以为的情节发展去估计,以为“明明说好了”,其实呢,谁也没和谁说好,谁也不能向谁保证,自己不会缺席。

    辛莎莎生病了,不能按时到校,三缺一,林夏几人心里好不惆怅。但谁也没办法。人生不就是这样?总有这么多突发事件,来扰乱你的阵脚,刺激你的神经,让你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