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948字

    偷偷摸摸得回了宿舍,三人精疲力尽。二话不说,各自爬上了各自的床,直睡得天昏地暗、天旋地转、天人合一……闲散的周末就这样过去了,说来没干什么正经事儿。大多数时候的周末,几人不过是逛逛街,吃吃饭,上上网,如此而已。同大多数人一样,她们肆意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过没不久,林夏和曾珂报名参加了学院的辩论协会,每周要打一次辩论赛,辩协的学长学姐会根据大家每次的表现来刷人。林夏对辩论协会含有很饱满的热情,每次都饱含激情上阵,但最终被刷了下来。反而是曾珂,热情不高,但坚持了下去,凭借着伶牙俐齿最终很顺利地入选了。

    有些事情怎么说呢,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没人知道,林夏被刷下来后是有多沮丧,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紧,不过是被刷下来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第一次尝试到挫败的感觉,但又不愿意跟任何人去说,林夏自己默默安慰自己,直等到时间把这样的感觉冲刷的淡了,没了……当然了,这只不过是个极小极小的插曲,并不影响林夏喜笑颜开地去生活。毕竟,有些东西埋在心里就好,忘了就好。

    在打辩论赛的过程中,曾珂和林夏也结识到了不少本学院其他专业的男生。这些男生当中,有一个男生特别显眼,也可以说是“扎眼”,他就是宫百铭,在军训的时候长学友哥《你好毒》的那个大大咧咧的男生。军训那时候,宫百铭算是“一鸣惊人”,“小有名气”,曾珂和林夏认识他,他可不一定认识她们俩。他们因为同时参加辩论赛,有了接触的机会,这才算是正式认识。

    有天,林夏和曾珂在私下里聊天,曾珂说道:“哎呀,这宫百铭也太能咋呼了,说个话舞刀弄枪似的,不就是辩个论嘛!”林夏大笑:“那你们唇枪舌剑的,他不舞刀弄枪,还不死无葬身之地啊!”曾珂忍不住也笑了:“那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都是些弱女子,他个大男生也不会怜香惜玉啊!”林夏“鄙视”地说:“你们还弱女子呢,别在这矫情了啊!”曾珂兴冲冲地凑近林夏边蹭她边嗲声说道:“我不是弱女子吗?你说,你说啊!”林夏一身鸡皮疙瘩:“咦……”

    曾珂还不放过林夏,挽着林夏的胳膊说道:“你愿意陪我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吗?”林夏清了清桑:“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我不愿陪你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曾珂抹眼泪状:“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人家就想让你陪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林夏大叫:“放过我吧!宫百铭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你让他陪你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好伐?”曾珂作出百般不情愿的样子:“皇上,难道您忘了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了吗?你好无情,好残酷,好无理取闹啊!”林夏快吐血了:“串了,戏串了亲……”

    绕瑶在一旁玩手机,一开始没空搭理她俩,没办法,“业务”太繁忙了,70M的流量往往一个月才过去一半,就已告急。绕瑶自己忙活了会儿,看她俩在那不断的上演恶心剧集,不恶心到北半球不罢休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哎呀,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行不行啊!”曾珂大笑:“那怎么陪我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哦?”绕瑶轻轻打了曾珂一下:“快收了吧,要吐了!你们在说什么宫百铭?”林夏“呦”了一声:“你这玩自己的手机,还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牛掰啊!”曾珂说:“就是,还问我俩呢,你干啥了,这么神神秘秘的?”绕瑶不好意思的说:“哪有什么啊!没有什么……”

    曾珂和林夏对视了一眼:“咦,这是有情况?快从实招来啊,不然大刑伺候!”绕瑶连忙求饶:“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曾珂和林夏齐点头:“这才是乖孩子嘛!”绕瑶说:“前两天,网上有个男生加我QQ,我们就聊了两句。他是咱们学校的,比咱们高一届的学长。”曾珂长长的“哦”了一声忙问:“然后呢?这就‘勾搭’上了?”绕瑶忙说:“哪能这么快!现在聊着感觉是不错,我们的好多想法都很契合,还行吧!” 林夏饶有兴趣的说:“那你们能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了?哈哈……”绕瑶说:“谈什么诗词歌赋啊!你们说的那个宫百铭怎么回事儿?”林夏抢着说道:“宫百铭啊!人长的帅呀,歌唱得好呀,口齿又伶俐呀!”

    边说边拿眼瞟曾珂,曾珂急的直要打林夏:“你这臭林,你说就说呗,老看着我干嘛!”

    绕瑶多心细一人啊,立马会意:“哎呦,大珂,有就有嘛,别装咧!”曾珂把心一横说道:“嗨,那好,以后就是我家小铭铭了,咋样?”林夏和绕瑶难以置信:“小铭铭?要不要这么重口味啊!”曾珂说:“那我不管,你俩非得栽赃陷害,那我就天天喊小铭铭,小铭铭……”绕瑶手一挥:“还真别说,说不定真合适。宫百铭什么星座的,咱们来‘星座配配乐’嘛!”绕瑶立马拿出手机来向她俩招手:“来来,咱查查看看……”曾珂和林夏忙把头凑过去。

    绕瑶问曾珂:“大珂,你什么星座啊?”曾珂说:“我不关注星座,不知道啊!”绕瑶“啧啧”两声:“你的人生得失去多少乐趣啊!”曾珂白了绕瑶一眼:“快帮我查查看,废话这么多!哼!”绕瑶不急不缓地说道:“别慌啊,一个个来啊,小林子一会儿给你查啊!”林夏说:“我高中的时候查过,我好像是金牛座的。”曾珂大喊:“快给我查查!你故意的吧!”绕瑶偷着笑,问了曾珂的生日后,对了对手机说道:“大珂,你射手座的哦!”曾珂说:“拿来我看看。”说着伸手去拿,绕瑶把手机一偏,哈哈大笑:“我来给你念念嘛!大家都听听!”

    绕瑶大声念道:“射手座女性个性优雅,常表现出旁若无人的态度,拥有高远的理想,追求自由和梦想,个性强烈。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即便是年华已逝也会散发着青春的美丽,性格开放活跃。容易害羞,始终保持着少女的纯真,但对自己的评价或传闻较为敏感。有很强的独立精神和丰富的想象力,在平凡的生活中容易感到厌倦。自由的做派和灵光乍现的机智常会使人们惊叹不已,有时也会做出突发奇想的举动。不愿输给他人,性格中有很强的隐秘的一面,重视隐私,缺乏合作精神,常会引起麻烦。”

    林夏大笑:“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保有‘少女的纯真’?”曾珂大喊:“我永远十八岁,你说纯不纯真?”绕瑶说:“别贫了,射手爱自由呦!”曾珂假装大义凛然地说道:“那是,不自由,毋宁死!”林夏说:“得了,自由的骑士,别学堂吉可德呦!”绕瑶说:“这里还有呢,射手座是火性星座,司掌自由的木星为守护星。乐观冒险心旺盛,喜欢交朋友旅行,讨厌受束缚,追求一种自由奔放的人生。”曾珂说:“哈哈,我都不知道,原来是这样啊!”绕瑶说:“这里还有做搭配的星座,要不要听啊?”曾珂说:“当然要听啊!”林夏催道:“快念,快念。”

    绕瑶又念道:“射手座最配星座第一名:白羊座。两个同属火象星座的您们,在初相见时,便会有如磁铁般的互相吸引而一见锺情,进展快速而浓烈。由於性格相近,会是恩爱、耀眼的一对。 白羊冲劲十足、追求刺激的性格,与射手冒险犯难、喜新厌旧的个性,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具有同等级的精力与热情,不会有一方被吓跑。其次是狮子座和天秤座。”

    林夏问道:“宫百铭是不是白羊座啊?他要是白羊座你们多搭啊!”绕瑶说:“就是,就是,狮子座,天秤座的也行啊!”曾珂说道:“你俩别乱猜了!这个谁知道啊!”林夏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啊!不过,星座这东西也不知道准不准。”绕瑶说:“当然准啊!你不信看看你的啊!你对比自己看看。”林夏说:“那好,说来听听吧!”

    接下来,绕瑶就念起了金牛座的性格来。听着听着,林夏就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