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712字

    林夏忽然变得忙了起来。“露珠文学社”举办了好几次活动,林夏择其中一二参加了,感觉还行,但心总不放在上面。“鬼魅话剧社”则不同。“鬼魅话剧社”是林夏纠结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去报名参加的,好不容易被选上了,说什么也不能玩玩就算了。林夏是打算做出一番“事业”来的。

    “鬼魅话剧社”开始召集新编导们要排新剧了,要给全校师生一场“视听盛宴”。林夏作为编导之一自然兴冲冲的响应号召。这帮“鬼魅”们,思维很活跃,举动特别放得开,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去演剧呢?他们这些人在一块儿总是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林夏一开始很不适应,对于不够熟悉的人,林夏总是保持着礼貌和距离。然而,上学期同他们小有有接触,林夏渐渐被他们的热情感染了。这种热情是对喜剧的热爱,进而是对生活的热爱。林夏觉得,这么说是不是夸张了?但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夸张且认真的人,不然的话,话剧社又何以在全校有口皆碑呢?不在乎外人的眼光,难道不值得表扬?

    林夏学着与他们相处,虽然仍旧放不开,但至少学会去享受这份夸张了。话剧社里有新成员五六十个,这次编排新剧,学长学姐们把每八个左右划为一组,每组由新编导来进行排剧。这意味着,一个小组里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了编导。林夏小小的忐忑了一把,她不自信能带领好这么几个人,只希望大家能愉快的过完这段时间,就已经很好了。

    但事情总不会如此随人心意,在排剧的过程中,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剧本的瑕疵,演员的小情绪,安排的失误等等。林夏也一度很沮丧,但毕竟都是学生,谁也不会多为难谁,最终,他们还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后来再排戏就顺手多了,林夏也开始起用自己编的剧,虽然都是些小品,没什么大意思。“鬼魅话剧社”里当然有很多可爱的人,林夏在这里,认识并熟悉了很多校友,这些朋友,是林夏最大的收获。

    曾珂忙着班里的事务,忙着打辩论赛,忙着和宫百铭“斗嘴”,也是很忙的样子。班里好多挂科的班干部都被换掉了。张允也不幸命中,换成了吴强来当班长。在工作上,曾珂虽然对张允也有很多意见,但毕竟搭档了半年,一下子换了新搭档,曾珂更加不满意了。曾珂气得跟张允说:“你挂什么科啊!换成了吴强又得磨合,我这团支当的真够惊悚的。”张允笑呵呵的:“以后有问题,你也可以来找我啊!”曾珂白了他一眼。

    绕瑶呢,虽然很贪恋手机、贪恋床,但也不悠闲。她参加的那些学生会什么的啊,有事没事就爱聚餐。你说,聚餐聚的是什么呢?真搞不明白,在大学里养成了这种吃喝交流的习惯,走上社会能改得掉吗?有事儿咱在酒桌上谈,三杯酒下肚,喝得爽了,事成,否则,没戏。学生会这个地方,当然不是林夏能混的来的。这是否是种悲哀呢?

    大家忙活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林夏想起,上学期大家伙也很忙活。主要忙活的是各种晚会节目,迎新生晚会啊、元旦玩会啊,每天排啊,练啊,还觉得很充实的样子。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不管怎么说吧,就当它是一种历练吧。对了,还有宿舍文化节。林夏看看阳台门,上面还有辛莎莎写的毛笔字:“沁芳亭”。宿舍文化节的时候,别的宿舍还有起名“逍遥谷”、“忘忧阁”、“梦想园”什么的,“沁芳亭”这名字是林夏起得。她想起《红楼梦》里的“怡红院”、“潇湘馆”、“稻香村”、“秋爽斋”一类的,就说到:“咱们也来优雅一回,不如叫‘沁芳亭’,如何?”曾珂,绕瑶,辛莎莎都说行。林夏本意是希望她们的宿舍,能够成为大家喜聚乐谈的地方,给人芳香四溢,沁人心脾的感觉。

    宿舍文化节那会,辛莎莎很积极的。可如今,人写的字、画的画都还在,人却不见了。林夏三人偶尔会说起辛莎莎来,也会主动联系她,大概知道了她的一点情况。辛莎莎生的病需要做个大手术,很痛苦的。几人除了替她担心,却什么也做不了。不得不感慨啊。

    这天晚上,三人商量好一起联系辛莎莎,在QQ上传接力棒似的轰炸辛莎莎,要让她感受到她们“爱的暴力”。辛莎莎笑得不行了,最后跟她们说:“你们在学校好好等着我,我就快回去了。”三人见她病怏怏的,难得这么开心,便说:“那你快回来啊!都想你了!”辛莎莎说:“恩,我也想你们了,在医院太痛苦了太无聊了!”她又问:“你们在学校还好吧,都有什么事啊?”她们三人回答:“吃嘛嘛香,喝嘛嘛爽,就等你了!你回来咱们好好搓一顿!”辛莎莎有气无力的笑笑:“好啊!等着我吧!就快了!”林夏看着她的样子,感到心酸,一个活泼泼的女生,竟要受这样的折磨。

    又等了段时间,就在三人望眼欲穿的时候,辛莎莎终于回来了。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正好当天下午没课,大家就说好去校门口接她。三人火急火燎的走到校门口,却没见到人影,大家都想着怎么回事啊?曾珂说:“我给她打个电话。”电话通了,辛莎莎在电话那头说:“哎呀,我在校门口没等到你们,已经走到宿舍楼门口了。我还有个老乡送我回来的。”曾珂说:“这样啊!那我们这就过去。”三人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

    远远地,林夏看见辛莎莎穿着一白色外套,斑马短裤,原本长长的头发,剪成了半短不长的。三人忙狂奔过去,“啊啊啊啊啊……”大声欢呼着,几人的手就拉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感慨万千,而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辛莎莎让他老乡先回去,几人便高兴地回了宿舍。绕瑶说:“莎子,你瘦了啊!”辛莎莎开玩笑道:“必须的啊,减肥成功!”林夏看到,这明显是病后那种营养不良的瘦,真不知说什么好。

    曾珂说:“你不在这些天,我们可想你了!”辛莎莎说:“现在不是回来了?家里人叫我退学,我不愿意。这次,我是偷着回来的,在家快被逼疯了。”绕瑶问道:“那你的病……”辛莎莎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儿,注意点饮食方面的就行了!”看到林夏笑而不语,说道:“呦,小林子,又装深沉啊!”林夏尴尬地说:“哪有!你回来就挺好的啊,多好啊!”曾珂说:“就是,走在路上,别的一行都是四个四个的,就我们是三个,你一回来,我们就齐了。”辛莎莎开心的笑笑。

    林夏只是不善于表达,辛莎莎回来最开心的应该就是她。三个人的日子,实话说,林夏感到些许孤单。虽然,三人在一起也一样地说说笑笑,但总不及曾珂、绕瑶两人亲密。好在林夏是个习惯孤单的人,她并不以为意。辛莎莎既然回来了,她也可以不用自己一个人闷着,当然是开心的。只是想不到,日后两人会闹成那个样子,到底是怪谁呢?也许谁都有错,在这场破裂的关系中,没有人是胜者。固执如林夏,多晚她才意识到这一点,却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辛莎莎还给她们带了好多吃的,都是些特产。三人边吃边说辛莎莎也太“不浪费”了。辛莎莎回来后,几人相当的欢乐。之前,林夏不愿意逛街,都是曾珂、绕瑶两人一块儿逛。现在辛莎莎提议去逛街去耍,林夏也会参加,当然不会扫大家的兴。林夏想起,上学期四人也是这样不怕奔波去市区逛街的,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总之,刚开始,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谁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