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705字

    班里同学见到辛莎莎又神奇的出现在课堂上,都惊讶的不得了。下课后,大家都围了过来,她们四人本就是坐在一排的,这下子倒好,都被围住了。吴强问辛莎莎:“你在家还好啊?”辛莎莎说:“好啊!听说你当班长了,不错嘛!”吴强嘿嘿傻笑,一旁的张允脸色淡淡的,说道:“我们都以为你要退学来着,这都上了一两个月的课了。”辛莎莎说:“我不想退学,跟不上的课还得请教你呢!”张允吓了一跳:“嘿,磕碜我是吧!我挂了那么多科!”周围的人听了哈哈大笑。女生们还有白灵,祈念汶,就连金梦歌也围了过来。辛莎莎在人堆里,笑得特别开心。

    很快到了清明节,班里要组织同学出去吃烧烤。过了这些日子,辛莎莎早已重新融入了大家,一听说要去吃烧烤,举双手赞同。班会上,曾珂对大家说:“咱们这次组织出去,是自愿的,想去的就去,不想去的也不勉强。到时候费用大家平摊,怎么样?”大家喊道:“好咧!”曾珂接着说:“男生都去吴强那里报名,女生到我们宿舍来报名,好吧?”大家又都说:“好咧!”曾珂说:“呦呵,大家什么时候这么配合了?”接着底下就爆发出一阵笑声。

    回到宿舍后,林夏犯了难。她并不是不想去和大家一块儿烧烤,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抗拒。一方面,她怕自己对那种特别热闹的场合适应不来,大一的她还很稚嫩,在与外人相处上面很没有自信,她想与大家保持一定的距离;另一方面,她自己一个人已经报名参加了学校一旅行社团组织去泰山的活动。前几天吃饭,看到食堂门口的宣传板上,学校的旅行社有组织同学去泰山的,林夏想了想,觉得很有趣,便决定报名参加了。她和曾珂、绕瑶、辛莎莎提了一提,她们都没有说什么。谁知,恰好赶上班里也要组织活动呢?

    林夏说:“大珂,我去不了烧烤了,我已经报名去爬泰山了。”曾珂想了想:“爬泰山?你自己一个人?”林夏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曾珂咧咧嘴:“何必呀!和我们大家一块儿玩多好啊!难道你自己一个人想搞个艳遇啥的?”林夏“嗤”了曾珂一声:“哪跟哪啊!那边报名费我已经交了。”绕瑶在一旁说:“我也去不了,我妈非得让我回家,真要命了。”曾珂说:“嘿,你们还真忙!”辛莎莎插句嘴说:“我能去烧烤,大珂,别伤心哈!”

    辛莎莎在去年十一国庆的时候爬过泰山,而那时,林夏则通过中介找了份兼职在打工。那是份临时促销空调的工作,简称“临促”。林夏每天早晨要六点起床洗脸出发,奔到市里,然后晚上十点才能回到学校宿舍。每天晚上躺在宿舍床上林夏都像散了架一样,觉得好累。那是林夏第一次打工,记忆中,她觉得自己都是在公交车车上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这次清明她也想去爬泰山,作为“五岳之首”的泰山,对她有莫名的吸引力。出发前,辛莎莎告诫她,一定要带厚衣服,带够水以及吃的,不然后悔都来不及。林夏说:“好咧!”装了羽绒服,棉毛裤,两三瓶水,还有好些零食,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她便准备出发了。林夏很享受自己一个人的时间,特别愿意自己一个人去做些事情。只是,哪里都缺不了人。她既然报的是团,当然免不了与人接触。对林夏来说,她并不是讨厌与人接触,只是偶尔觉得害怕而已。

    在团包的汽车上,林夏拣了个偏靠后靠窗的位置坐着。人来的还不是很齐,领队名叫葛二帅,是校友兼学长,在那气急败坏的喊着:“说好的早晨六点出发,怎么还有人磨磨唧唧的呢?”见大家没有吭声的,便跟旁边的助手小学弟说:“你打电话催一下,唉呀妈呀,这也太墨迹了……”等啊等,一行三四个女生匆匆地上了车来,一起边喘边说:“对不起啊,耽误了大家时间。”林夏闭着眼睛休息呢,听车厢里乱糟糟的,懒得睁开眼睛。

    正迷糊着呢,听一女生说:“同学,请问你旁边有人吗?”林夏还没睁开眼,又听到那女生低呼惊呼,还很惊喜的感觉:“林夏,是你啊!”林夏心想:“这还能有熟人了?”一睁开眼睛,竟然是刘玲!林夏忙说:“你坐吧,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旁边没人。”刘玲坐下了,问林夏:“你怎么一个人啊?没找个人陪?咱们都没联系!”林夏说:“啊,她们去玩别的了,我自己也能行。你是怎么想过来的?”刘玲说:“我们宿舍四个人一块儿的!这次可真巧了!”林夏笑了笑:“是啊!怪巧的。”

    车子已经出发了,还算平稳。车厢里人很多,大部分是女生,男生只是很小一部分。领队葛二帅说:“我们去泰山,到时候集体买票,完了你们想怎么爬就怎么爬,咱们在山顶集合,怎么样?”底下一男生举手喊道:“学长,能怎么爬啊?”葛二帅响指一打:“装什么装啊!哥我每年去好几趟泰山,倒着都能上去!自己琢磨去。”底下的人“吁”表示不信。葛二帅又说:“到时候,咱们山顶上住一晚,早晨领你们看个日出,然后咱们就返回了。”底下一女生问:“住哪啊?”葛二帅说:“这个,因为咱们男同胞太少,本来打算背小帐篷上去的,你们女生又背不动,光着能上去就不错了。所以,我们就预订了大帐篷。”刘玲在底下喊道:“学长,怎么称呼啊?”底下一片笑声。葛二帅正儿八经的说:“本人葛二帅,有点二,不是很帅,谢谢大家。”底下男生“嗷”的乱叫,车厢里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在路上费了好几个小时才终于到了泰山。

    葛二帅拍拍手:“大家下车啦,过来集合!”大家一个接个走下车去。葛二帅喊道:“你们自己排列组合,一会儿爬开了,相互照应着啊!”队伍里的人大多是三五成群一起报团的,说道:“知道!”刘玲低声问林夏:“你怎么着啊?跟我们一起爬吧!”林夏看看她们三四个女生,知道不好“插足”,便不好意思地说:“我自己爬就行,你不用管我。嘿嘿。”刘玲说:“好吧!我和同学一块儿来的,真没办法,到了山顶咱再见啊!”林夏点了点头。葛二帅又喊:“有没有自己一个人来的?”一男生多嘴喊道:“有!”“谁啊?”那男生指了指林夏,林夏笑道:“我一个人也能爬上去!”

    葛二帅说:“这样吧!你跟着我爬一会儿,我带你一段,你别迷了路。”林夏只得点了点头。然后,葛二帅又拍了拍掌:“得先爬一段距离才是售票处,咱们在那暂时集合,买个票,到时候你们把学生证都掏出来给我,明白了吗?”有一两个男生特别得瑟:“不明白!”葛二帅说:“小样儿,揍你!爬上去了才是好汉!”说着大家便散开,各自背着自己的行囊,准备爬开了。

    泰山自古以来饱有名气,海拔一千五百多米,能够登山泰山之巅,是一件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啊!林夏背着自己的大大行囊,兴冲冲的跟着葛二帅上路了。葛二帅人很黑很瘦,个子却很高,腿自然也很长,爬的“飕飕”的快。林夏是个小个子,要赶上他何其艰难。本来天气还挺凉爽的,恰好前两天下了小雪,景色也不错,可才爬了一小段距离,林夏就累得气喘吁吁了,哪来的心情赏景看雪啊。林夏大喊:“帅哥,等等我啊!”葛二帅在前背着个小包,很轻松的样子:“好胆你就来,第一次爬都累!”林夏倔劲一下子上来了,心想:“哼,我就不信你能甩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