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跋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881字

    到了售票处,林夏早已累得快趴下了,在那喘着粗气。葛二帅在一旁坐着,悠闲地说道:“嘿,这才几步呀,还远着呢,行不行啊你?”林夏只顾喘气,懒得搭理他。她和葛二帅在那等了好久才,队员才陆陆续续地爬了上来。一个个的,男男女女,没有不叫苦连天,“呼天抢地”的。

    葛二帅说:“你看看你们,差不多行了啊。把学生证拿来,给你们买票。有没有点出息。”队员们把学生证掏出来递给葛二帅,手都是颤抖着的。其中一对情侣,男生留着很酷的发型,女生温柔可人,两人在一旁也不说话,特别恩爱的感觉。葛二帅说:“子弹头帅哥,你们的学生证还没交。”旁边的人一听“子弹头”都笑得岔了气。那男生说:“我们已经毕业了,买不了学生票。”葛二帅不好意思了:“那好,大家歇会儿,我给你们排队买票去了。”看大家没反应,又补上一句:“欢送啊!”刘玲在底下小声接了句:“脸皮真够厚得啊!快赶上城墙根了。”林夏在一旁憋着笑,差点憋出内伤来。

    等葛二帅把票买了来,大家也休整的差不多了。葛二帅说:“就按咱之前说的办,山顶集合,大家出发!”三五一成群的,人人都动了起来。葛二帅又扭头跟林夏说:“学妹,我要先上去定一定帐篷的事儿,你自己怎么……”话还没说完,林夏就说:“帅哥,您先上去吧!我自己慢慢爬,跟着人群走,迷不了路。”葛二帅说:“学妹,真给学长长脸啊,还叫我帅哥,哈哈哈。”大笑三声就走开了。寒风中,林夏独自凌乱着……他名字最后一个字是帅啊!不叫“帅哥”,叫什么?

    跟刘玲她们话别后,林夏独自背着包上路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爬到山顶上去。辛莎莎去年十一国庆爬过泰山之后,回去了好几天腿都疼的不敢走路。林夏祈祷老天:“千万不要折磨我啊!让我赶紧爬上去就行!谢谢,谢谢!”林夏自己闷闷地爬着,路上碰到很多从山顶上下来的人,一个个腰间都缠着羽绒服,头上戴着牛仔帽啊,手里拿着拐杖啊,有的神采奕奕,有的却疲惫不堪。林夏不知道他们在山顶上怎么度过的,只是,心里好羡慕这些登上了高峰的人。

    林夏每爬一段距离,就必须停下来休息。否则的话,林夏真怕自己被累死了,那多划不来啊!停下来的时候,林夏会往周边看看,人群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个休息的地方,那里会有卖纪念品的小店,还有小饭馆。林夏看了看那些纪念品,却没有买。她听辛莎莎说山上的东西都很贵,特别是矿泉水,能飙到十块儿一瓶。林夏心想:这也太夸张了吧。直接抢钱去吧!

    林夏闷头苦爬,偶尔抬头看看沿途的风景。泰山很巍峨,石梯边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石头竖立着,给人特别壮实的感觉。山上的树木很多,衬着几天前下的小雪,显得特别翠绿,特别美。爬得越高往底下看视线就会越开阔,胸怀也越来越豪气,在烟雾缭绕中,还会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林夏心想:“如此美景,再累也值了!”喝口水之后,又继续上路。

    幸运的是,林夏竟亲眼见到了挑山工。挑山工是个很累的活计,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就曾写过一篇《挑山工》来对其进行描绘,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听说入选了语文课本,可林夏上学那会儿,却没有学到这篇课文。林夏见到的那个挑山工,是个很壮实的汉子,光着膀子,皮肤黝黑,肩上扛着扁担,挑着货物正上山。林夏震惊不已:“挑着那么多东西,竟然都比我爬得快!了不起!”林夏停下来休息,喝点水以补充体力,却见到一个年纪看着和她差不多的女生,竟把挑山工拦下,进行采访。断断续续的,林夏听到,好像是因为完成作业一类的……

    林夏听了会儿,歇够了,不做停留,继续爬。可是,越往上爬,越累,越想喝水,越想把身上的大背包给扔下去……林夏实在是无暇细细赏景了啊,这悠哉悠哉的心情是真的没有了啊!她想起了挑山工,觉得确实不可思议。作为一份工作,也太苦了点,工资还不一定有多高。特别是,因为是份工作,他们来来回回上下过多少次山,可又能欣赏得了多少美景?不是不想欣赏吧!怕是,无暇欣赏。

    林夏还见识了“泰山老奶奶”。这泰山老奶奶也有人拜,估计是为了祈祷健康长寿吧!林夏在门口往里边瞅了一下,看到一个老奶奶,花白头发,满脸皱纹,面无表情,坐在那接受游客的跪拜。给林夏吓了一跳,没敢细看就赶紧走开了。林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吓人,可能是因为光太暗了?或者是因为老奶奶面目太严肃了?拍拍受惊的小心脏,林夏继续往上爬。

    林夏虽无心赏景了,但遇到美景也不会轻易放过。不知道具体是在什么地方,林夏竟看到一颗许愿树!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细绳,下面可能还绑着什么东西,真的是满满一棵树哦,每个枝桠上都是满满的,一阵风吹过,这棵树便好似少女一般翩翩起舞。林夏“哇”了一声,惊叹道:“好美啊!”这样一棵树,该怎样的幸运,才能够承载着那样多人的心愿和祝福。林夏拿出手机,把这棵树给照了下来。

    如果沿途没有这些风景,没有这么多歇脚的地方,林夏真不知道这五千米该怎么爬。她觉得自己的腿有点抖,水也只剩最后一瓶了。没办法,她看到小商店里有卖拐杖的,有好多人买,便也花了两块儿钱买了一根。看了看旁边摆着的矿泉水,一狠心便问老板:“请问,这水多少钱一瓶啊?”老板用着标准的泰山话说:“五块钱一瓶。”林夏舒了口气,又问:“能不能便宜点?三块儿钱行吗?”老板说:“小姑娘,这山上哪能便宜啊。看你那么累,拿着吧!”林夏高高兴兴地付了钱,拿着水走了。林夏心想:“也没那么贵嘛!”其实这不过是一块钱一瓶的矿泉水而已。

    说起最难爬的地方,当属“十八里盘”。林夏拿着拐杖,弯着腰,哆哆嗦嗦的往上爬,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这“十八里盘”有多陡?给林夏的感觉就是,石梯好像是笔直的一样,就算没有九十度角也有八十度角……往下看,直接看不到人,勾着头才能看到……林夏战战兢兢的,这一段路真是最惊心动魄的了。

    爬过十八里盘,林夏心里那叫一个美呀!十八里盘都爬过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啊!想想葛二帅早已跑得远远地了,心里更催促自己要快点爬。又想:“不知道刘玲他们那一大帮人爬到哪了。”想想他们结伴而来的人,能够合影留念,共赏美景,林夏心里还是感到小小的遗憾。但当时不容她多想,“加把劲啊!”林夏给自己鼓鼓劲,又继续往上爬。

    到了南天门离山顶也就不远了。林夏又把南天门的大门给照了下来,好不容易来一趟,总要有点纪念的嘛!爬山的人很多,下山的人也不少。他们当中,有年老六七十岁左右的的,有年轻三四十岁的,也有正好一二十的,甚至还有十来岁的小孩子。林夏傻笑,想到,自己虽然是一个人,但在整个过程中,却也不感到孤单。

    终于爬到了玉皇顶,大家约定聚集的地方。玉皇顶上人很多,林夏在那逗留耍玩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大喊着:“我终于到了泰山之巅!”林夏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一个五六十岁,身子还很硬朗的大叔正兴奋地举起双手。林夏觉得他像宇宙王者似的。林夏也想大声喊出来!她却捏了捏拳头,只是笑了笑而已。

    林夏就找了片很偏很空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坐下了。此时,已是下午四五点钟了,太阳也不那么刺眼,山上细看还有积雪,山顶上一片云雾缭绕,温度稍低。林夏把稍微厚点的外套拿出来套在身上,散了架似的傻愣着。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许她什么都没有想,或许她脑子里有太多想法。她的眼前是难得一见的美色,可她眼里却一片虚无。林夏摇摇头,晃过神来,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