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帐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3213字

    人生啊,总有有些山要自己爬,有些景要自己看,有些路要自己走。

    林夏呆呆坐了一会儿,拿起手机自拍了两张照片。方才一路上,只顾着拍美景去了,林夏自己一个脸也没露,这会儿才想起给心理找点“平衡”。拍完后,林夏拿过手机看了看,照片上的自己,头发短短的,背后是一堆积雪和石头,样子傻傻的,呆呆的,有点疲惫,有点落寞,嘴角却又挂着一丝笑意……林夏心想:“咦,我还是别照了吧!怎么这么个傻帽样!别人照出来都是bulingbuling的感觉……啧!”

    在这五千多米的高空之上,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受着自然风光,林夏按捺不住心里的小激动,又起来瞎逛了一会儿。但还不见有队员过来,就略觉得无聊和着急了。正想着:“这些人也忒慢了吧!葛二帅跑哪去了,?这山顶上怎么也没见着他啊!奇怪……果真是我爬的太快了吗?哦哈哈……”正沾沾自喜,突然听到有一声音说道:“怎么就你自己,他们其他人呢?”林夏扭过头去,看到正是葛二帅在跟自己说话。终于见个熟人了啊!林夏两眼快“泪汪汪”了。

    林夏忙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自己先爬上来的,老早就上来了!”葛二帅“啧啧”了两声:“五千米呢,第一次爬,你爬得不慢嘛!不错!比爷们还牛。”边说边竖起大拇指。林夏知道他这是调侃自己,就假装得意地说道:“那是!从小吃牛肉,浑身是肌肉。”葛二帅很没有风度的哈哈大笑。随后,他俩找了片空地,葛二帅在一旁躺着,林夏在一旁坐着,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林夏故意问葛二帅:“帅哥,你说自己每年都要来爬好多趟,爬山还上瘾啊?”葛二帅笑道:“我见过打游戏上瘾的,喝酒上瘾的,抽烟上瘾的,赌博上瘾的,就是没见过爬山上瘾的。哈哈。”林夏说:“那是你见识的少了。那好多登山客,不让他爬他还跟你急呢!”葛二帅头枕着胳膊悠闲的说道:“泰山没什么景色好看的,爬的次数多了就没感觉了。”林夏不信:“泰山还不够好,怎么可能?”葛二帅说:“要说美,那得数黄山。黄山比较险,景色也更美些。”林夏问道:“你也去过?”葛二帅说:“当然。不过黄山没有泰山安全,每年这个时候都发生很多事故。”林夏心里直翻白眼:“泰山还安全呢!那十八里盘差点没吓死姐姐我啊!”

    葛二帅想躺得舒服点就换了个姿势,林夏又问道:“你爬泰山一次花多长时间?”葛二帅淡定的说:“一两个小时吧!”林夏“啊?”了一声:“那么快?怎么可能!”葛二帅说:“你哥我跟你们这些小女生似的,一爬一半天还怎么混啊?当然练出来了!”林夏说:“你不累?”葛二帅回答:“带团带的多了,自己每次都跟上来。习惯了。”林夏满脸艳羡的表情:“又能挣钱又能爬山,这注意真不错。”葛二帅看林夏傻呆呆的,说道:“学校抓得很严,不让学生搞这些,逮住了就不发学位证。我已经被抓住一次了。”林夏吓了一跳:“那你学位证?”葛二帅说:“没了啊!你以为很容易?我学旅游管理的,现在这个市场,竞争力越来越大,以后出去都不知能干些什么。”林夏说:“开旅行社啊!”葛二蛋说道:“旅行社还嫌不够多?这个市场已经饱和了……”

    听葛二帅跟她说起这些,林夏还有点不习惯。林夏没想到,这个“老不正经”的学长,竟然想得这么复杂。林夏想了想自己,现在简直就小屁孩一个,什么也不懂,每天混着过,什么也不知道思考。想到这里不禁对葛二帅刮目相看。葛二帅说完这番话便站了起来,对林夏说道:“大帐篷我定好了,人齐了就带你们过去。走!去那边看看,他们那群人也该爬上来了吧?蜗牛也不至于这么慢!”林夏也站起身来:“好,走吧!”

    在玉皇顶等了一会儿,终于见到队员上来了!是两个男生,中等个,不胖不瘦。葛二帅见了他们,便说:“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还没人家小女生爬得快!丢不丢人啊!”那俩男生笑了笑:“我们沿途观景了,还照了好多照片,哪能只顾着爬山啊!”林夏脸一红:“哎呦,我这儿确实只顾着爬山没顾得赏景了。惭愧惭愧!”那两男生便和葛二帅与林夏一块儿等后来的人。他们和林夏打了招呼,聊了两句,彼此算是简单的认识了。

    又等了好久人才慢慢聚集起来。葛二帅数了数人:“不对啊!少了俩人。那子弹头情侣呢?”一男生接话道:“一开始我们还遇到了。但他俩爬的太慢,我们就先走了。”葛二帅说:“这小情侣啊,真够折腾的。这样吧,我看天快黑了,就先带你们到住的地方去,回头我再来接他们,行不行?”男生们大喊:“行!”一伙人跟着葛二帅向住宿地出发。

    葛二帅在前面边走边说:“到那后有饭店,你们饿了的话可以去吃饭。今晚上呢,大家就挤一挤。现在是旅游旺季,住宿什么的都挺紧张的。”大家都说:“没问题!”到了之后,林夏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他们团大概有二三十个人,可只有两个大帐篷,里面放了四张上下铺,也就是说一个大帐篷里只有八张床,就算两个人睡一张床都不一定睡得下。林夏这才明白葛二帅说的“挤一挤”是什么意思。

    带到帐篷前,葛二帅说:“这床位,你们自己随便挑,随便拣,自己安排自己睡哪啊!还有你们一块儿来的,最好别分开了。”大家一窝蜂进去挑床位。林夏没多想,便进去挑了个靠里的上层床铺,而刘玲和她的舍友去另一个帐篷了。林夏是自己来的,尽管床铺资源紧张,却没有人过来和她抢。天渐渐黑了,葛二帅出去接“子弹头情侣”了,队友们把东西放在床上之后,就都收拾着出去吃饭去了。大帐篷里只有很少的人。林夏自己带了吃的,便在那整理自己的背包,把吃的喝的都拿了出来。听说晚上会很冷,会低到零度,林夏又把羽绒服也拿了出来。准备就绪后,便在那舒舒服服的边吃边喝边玩手机。

    过没多久,大家就都吃完回来了。林夏才发现,自己的下铺住的两人,竟然是不久前见到的还打了招呼的那两个男生;对面上铺也是个男生,竟然是指出她是一个人来的那个“多嘴男”;好在,连着的床铺是两个女生,两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对面的下铺还没有人,看样子,另外那个帐篷肯定比这个挤;斜对角的床铺呢,下铺是三四个男男女女,正拿出扑克牌来要打斗地主;上铺是两女生也在说笑……虽然明显感到了凉意,大帐篷里却还是很喧闹。林夏看得有些呆了,今晚果真就要这样男男女女“共处一室”度过吗?

    听大家说说笑笑的,林夏也在那傻乐。管他呢,本来比例就不是正好的,怎么正好划分开呢?不一会儿,葛二帅带着那对“子弹头”情侣过来了,两人住在林夏对面的下铺。那男生进来后,先说不好意思,然后,跟大家打招呼,听口音像是南方人。林夏感觉,这人应该蛮不错的,他女朋友不怎么说话,给人的感觉特别温柔。夜渐渐深了,林夏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葛二帅之前跟大家说凌晨四点会带大家去看日出,天气会很冷,自行考虑租不租棉大衣。这会儿,却不见踪影。

    林夏自己呆愣了一会儿,跟帐篷里的其他人也不认识,听下铺的那两男生和自己打招呼,就趴在床上,把头伸出去和下铺那两男生聊天。那两男生呢,也昂着头,和林夏拉呱,三人聊得好不开心。不知怎的说到了唱歌,林夏说:“我不会唱歌,一唱歌就跑调,别人听了要人命啊!”其中一个男生说:“练练就会唱了,怕什么的啊。”林夏就开玩笑:“我看你也不像会唱歌的啊?跟我差不多水平吧你?”他旁边那男生说道:“学校歌唱比赛,他拿三等奖的呢!”林夏心里嘀咕:“哎呦,真没看出来!”

    林夏心想:“全世界不会就我自己一个人不会唱歌吧!My god!”便又问:“那你们都喜欢唱谁的歌啊?”那男生说:“随便听听,谁唱的好听就听谁的。”林夏傻笑,拿手机找出了首歌,林宥嘉的《残酷月光》,拽着挂链就递了下去,"你听听这首歌怎么样。"那两男生伸手接过林夏的手机,拿来听了,都说不错。林夏在上铺高兴地手舞足蹈的:“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另外一首《感同身受》也很好听!”他俩都抬头笑:"是挺好听的,你别激动的摔了下来!”

    整个大帐篷里,有十来个人,却也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那边打牌的,这边聊天的,这边放歌的,那边大喊大叫的……干什么的都有。没有人顾忌什么男女之分。大家都期待着凌晨的日出,在这儿,不过是歇歇脚、避避寒,又何必认真呢?对面下铺的“子弹头”帅哥听林夏他们聊起了歌,便也参与了进来。林夏正跟他们天南海北的扯,没想到刘玲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