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659字

    刘玲小心翼翼从人群中走进来,小声喊道:“林夏,林夏!”当时,林夏和下铺两个男生以及对面的“子弹头”情侣聊得正嗨,听见有人喊她,吓了一跳,抬头问道:“谁啊?谁喊我?”刘玲走了过来:“是我!你在这儿好爽啊!”林夏大笑:“还行吧!你怎么过来了?”刘玲无奈的说:“嗨,那边太挤了!我过来和你睡个床,咋样?”看了看周围,又说道:“你们这个帐篷好欢乐啊!干啥的都有!”林夏高兴的说:“哈哈,热闹嘛!你上来吧!”又笑着跟下铺那两男生说:“哥们给让让路啊!”那两男生慌忙起来,好脾气的笑了笑。

    林夏和他们已经聊得很熟了,知道唱歌拿奖的那个男生名叫宋晓杰,另外那个男生叫陈昊,而“子弹头”名叫李鹏。在刘玲来之前,他们已经互换了电话号码。刘玲爬上来之后,还没坐稳,只听对面上铺的男生,一直和相邻床铺的两个女生侃大山的那个,大喊:“小玲玲来了!过来,跟哥一个床睡。”林夏吃了一惊,低声问刘玲:“你认识他?”刘玲小声说:“我们临班同学,挺熟的,名叫沈良,特爱跟女生开玩笑。”接着朝那边喊:“谢谢‘沈娘’好意,这边呆着挺好!”沈良大笑:“别害羞嘛!”刘玲笑骂道:“跟‘沈娘’有什么好害羞的?高估自己了吧?”林夏、宋晓杰、陈昊听了哈哈大笑。

    对面下铺的“子弹头”李鹏抬头问道:“哥们,你叫‘沈娘’还是‘沈娘’啊?”他本是想问那男生是不是叫“沈良”,谁知他南方人L/N不分,发不出“良”的音来,结果问成了人家是不是叫“沈娘”。林夏几人听了一阵爆笑。“子弹头”女朋友拽拽李鹏:“人家叫‘沈良’,你说什么‘沈娘’啊!”“子弹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沈良在上面大声说道:“嗨,人家是纯爷们,什么娘不娘的!”

    晚上将近十点左右,葛二帅进来了。看看其他床位上都是满员,看到沈良是一个人,冲着沈良喊道:“哥们,咱俩挤一挤来!外面冷死了。擦!”说着就上去了。刘玲大笑:“沈娘,这下子有人陪你睡了,开心吧!”葛二帅说:“哎,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卖艺不卖身!”拉着被子就往身上扯,沈良大喊:“非礼了,欺负人了!抢被子了!”大家听了,都笑个不停。

    刘玲又问:“二帅哥,你这么高的个,那床够长吗?睡觉的时候,脚不得耷拉在外面,在宿舍也是这样啊?”说完,自己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东西,在那“哈哈哈”笑个不停。林夏只好说:“哎呀,咱淡定啊,什么这么好笑啊!”刘玲边笑边说:“太惨了,哈哈,不够长……”葛二帅作出无语的表情:“幸亏够长,不然你不得笑死了?”

    气温越来越低,天气越来越冷,帐篷里的人都冻得直打哆嗦,大多都裹着棉大衣坐着。大家玩了好久,对面两女生才说:“能把灯关上睡一会儿吗?”“子弹头”李鹏说:“是啊!我女朋友也困了。”沈良大喊:“关上灯了,你俩可得忍住啊!”陈昊开玩笑道:“别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啊!”李鹏略显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道:“不会,不会,你们想啥呢,开啥玩笑啊!”葛二帅说:“关灯呗!谁离灯绳近啊!”

    林夏很自觉地伸手去拉灯绳,灯绳打了好几个转才到了林夏手里,下铺宋晓杰他俩喊道:“你小心点啊,别耍下来啊!”林夏笑着说:“砸不着你俩,放心吧!”说着把灯关上了。关上灯之后,一片漆黑,可大家还是不消停,仍旧有人在那聊天、说笑。这么冷的天,想睡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林夏和刘玲两人身上穿着厚衣服,盖了两床厚被,并排躺着,竟听隔壁帐篷里有人在唱歌,完了还拿手砸这边的帐篷。林夏跟刘玲说道:“咱给砸回去?不能示弱啊!”刘玲大笑:“来,咱俩一块儿砸!”她俩人“砰砰”砸了两下,接着就听到了那边几个男生夸张地大笑声。

    林夏刚想酝酿睡意,听一女生喊道:“能麻烦给开一下灯吗?我们想出去一趟……”一男生说道:“出去上厕所就直说呗,有啥不好意思的?”帐篷里又是一阵大笑声。林夏便欠起身来去找灯绳,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大喊:“我摸不到啊!你等一等啊!”沈良来了句:“你摸啥呢?别摸错地方了!”林夏觉得好笑,刘玲抢了他一句:“沈娘厉害,摸不错地方,您来摸吧!”大家大笑。葛二帅爬了下来,摸黑踩到桌子上:“我来,我来,摸象呢摸!”

    几个女生出去又回来之后,灯又被关上了。大家也都疲倦了,累了一天,再冷也抵不住困意啊!灯亮着的时候,林夏看到,人多的床上,大家都是横坐着“睡”的。那边打牌的几个男女,这会儿并排坐躺着睡觉呢;宋晓杰和陈昊两人也是坐着,裹着自己的羽绒服;沈良和葛二帅倒是东倒西歪的躺着……其他人,也都横七竖八的闭着眼睛养精神。林夏也开始迷糊了:“睡吧!凌晨四点得起来看日出呢!”

    林夏感觉刚刚闭上眼睛似的,就听葛二帅喊大家:“都起来了!带你们去看日出!”刘玲也迷糊了:“这么早?好累啊!林夏,我腿疼。”林夏动了动:“啊呀,我腿肚子也疼!好困……”其余人也都哼哼唧唧的起床了。林夏和刘玲也都挣扎着起来去洗脸。下去后,刘玲先出去洗脸。林夏从背包里拿出棉裤往腿上套,听陈昊对宋晓杰说:“咋哪都疼,这觉睡得!”林夏边套棉裤边说:“我也是啊!浑身跟撒了架似的。”宋晓杰整着自己的羽绒服说道:“你们还算好了,能躺着睡觉。我们这一夜就是坐过去的。差点没动死!”

    林夏出去一看,天还一片漆黑。林夏心想:“啊!这就是泰山之巅的夜啊!”待大家都洗完了脸,葛二帅穿着白天那一身带大家去看日出。出发前,刘玲问林夏:“他不冷啊?什么骨头啊?”林夏笑着说不晓得。路上,刘玲去找了她舍友,林夏跟着大部队前进。这是第一次看日出,泰山日出,一定特别美!林夏心里满满的期待。

    等他们一群人到了看日出的地方,才发现,他们已经算晚的了,那里早已聚集了一堆人。大家四散开,各自找有利观测位置。林夏也四处走动着。此时,天边还一片漆黑,只漆黑线上边泛出了点金黄。林夏越过好多人头,紧紧盯着那天边,告诉自己,决不能错过这见证奇迹的时刻。

    慢慢的,那条漆黑的线也变成金黄色。接着,凸显出了一个小弧形。这个小弧形越来越大,金黄的的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亮,直至小弧形变成一轮圆日,完全显现在人们面前。林夏激动的“啪啪”直照。在她周边还有好多拿着专业相机来拍的。更有很多小情侣,搂抱着观日出。林夏也无暇顾忌他们,尽管是自己一个人,可一点不影响她愉快的心情。“真好!泰山日出,说不出来的感觉!”林夏尽情享受着这个过程。不辞辛苦爬五千米,不就是为了此时此刻吗?

    看完日出,就该下山了。林夏有点恋恋不舍。想起昨天白天自己一步一步地爬上来;想起昨天晚上,大家不分性别的互侃互吹;想起今天早晨这壮丽的日出……短短的时间,竟又要下山去了。唉,一言难尽啊!不管多留恋旅途的风景,该出发时还是不能有片刻停留。林夏拄着自己的拐杖,背着自己轻巧许多的包,忍着腿部的刺痛,朝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