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832字

    返程的路上,车子晃晃悠悠,车上的人昏昏欲睡,车厢里鸦雀无声。林夏和刘玲坐在一起,两人都低头打着瞌睡。林夏的脑袋东摇西晃,刘玲的脑袋东摇西摆,两人的头刚要撞到一起,忽的一下又分开了。好险啊。可两人的脑袋不老实,又开始了来回晃动,几次之后,终于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一起。两人吓了一跳,一下子都被惊醒了。刘玲有点懵,懒懒地说:“怎么这么累啊!”把头往那边一偏又打起了瞌睡。林夏拿大拇指按了按太阳穴,往车厢里看了看,大家都睡得东倒西歪的。林夏心想:“没办法,太倦了。”又一想还要好长时间才能到学校,还是再睡会吧!于是,又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林夏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车子里一片躁动。她睁开眼睛,看到刘玲正在整理头发。刘玲看林夏醒了,笑着说道:“你终于醒了!咱们快到学校了,我看你睡得那么香,还想要不要叫醒你呢。”林夏晃了晃脑袋,抻了抻胳膊:“啊!终于睡饱了!快到学校了啊,我说一个个的怎么又都有了精神。”她扭过头看见宋晓杰和陈昊两人也在收拾东西,大家都活动了起来。

    这时,葛二帅站在车前边的空位置上说:“LADIES AND 乡亲们!LISTEN TO ME ,PLEASE!”车上的人都被逗笑了,刘玲笑着喊道:“二帅哥,你日文讲得真好!”葛二帅做了个十分“嫌弃”的表情:“我讲的正宗的普通话好伐!”车厢里又是一片笑声。葛二帅顿了一会儿说:“车子快到学校了,哥哥我又完成了一项任务。这两天跟大家相处的很愉快!大家呱唧呱唧!”车上的人都一个劲儿的鼓掌,林夏也使劲地拍手掌。学校之大,大家能成为校友实属不易,又能机缘巧合的一行登了泰山,更是有着莫大的缘分。交了这么多可爱的朋友,才是大家鼓掌的真正原因。

    车子终于开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女生们大包、小包、纪念品的往底下拿,男生们有热心的也过来搭把手。葛二帅、宋晓杰、陈昊都下来跟林夏、刘玲几人道别。话不多说,车子又重新启动了。林夏几人忙拎着各自的东西向宿舍奔去。原本这些女生已经筋疲力尽,谁想得到,到了宿舍门口竟生出了这样的大的动力?林夏内心着实感慨:“仅仅两天,为什么像出去打了场仗回来似的呢?”又跟刘玲几人道别,约定以后常联系后,林夏“啪”的一声推开了宿舍门。

    “我回来了!”林夏刚一进门就大喊,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啊!曾珂和辛莎莎在宿舍,看林夏推开门进来,灰头土脸、倦容满面的,大笑道:“小林子,你是垦荒回来了吗?哈哈哈……”她俩过去把林夏的东西接过来放在桌子上,曾珂又大笑说道:“你还买了根拐杖,装老奶奶过马路啊!”林夏找了个板凳坐下:“你们有水吗?我快渴死了!”辛莎莎把水递给她,林夏“咕咚咕咚”几声,一杯水下肚。林夏大喊:“啊,爽啊!你们不知道……”吧啦吧啦把自己登泰山的经历叙述了一番。

    曾珂听到男女混住一个帐篷时,惊讶地问道:“这也行?”林夏无所谓的说:“你去了就知道了。当时那个情况啊,不允许你介意啊!”辛莎莎大笑:“你们真牛!泰山顶上冷吧!”林夏说道:“哎呀天哪,差点没冻死。爬山的时候,又差点没累死。大珂,你下次去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我腿现在疼得要命啊!”曾珂说道:“算了吧!好好地给自己找罪受啊,我就在平地上耍耍得了。不过,你这还真有艳遇啊!哈哈。”林夏白了她一眼:“你这个色女!净想着什么艳遇”辛莎莎大笑:“有艳遇要付出代价的!你们忘了我爬泰山回来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吗?腿一碰地就疼。”林夏想想之后这几天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那天晚上,林夏早早地睡了安稳觉。一夜无梦。绕瑶从家被“放”回来后,看到林夏一走路就龇牙咧嘴的样子,也忍不住龇牙咧嘴的笑。林夏边揉腿边说:“你还好意思笑?我两条腿啊就是被你笑废的!”绕瑶大喊:“冤枉啊!大人!我在家吃饭、睡觉、上网、看电视,你这腿是跟我毛关系也没有啊!”林夏想到自己流汗、流血、流泪,这小妖明明是故意起自己嘛!便笑着说:“那好,我给你证明清白的机会。在我腿疼期间,给我打饭、打水、洗衣服,怎样?”绕瑶一溜烟跑没影了:“哈哈哈……有本事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给你干这些……”

    又过两天,林夏的腿好个差不多了,已经影响不到走路了。这天下午上完课回来,辛莎莎出去约见男朋友了,林夏三人呆在宿舍里。曾珂神秘的对林夏说:“我跟你说哦,我们去烧烤,正好遇到宫百铭他们。”绕瑶凑过来:“纳尼?我怎么不知道啊!”林夏笑笑:“你去了吗,未卜先知君?”绕瑶不理:“咋了嘛?咋了?”曾珂说:“没咋啊!就是他主动和我说话来着。”绕瑶更加激动了:“这是看上你了乜!哇哈哈……”林夏边活动着腿边说:“八卦君,娱乐杂志得找你写啊!销量绝对火爆!”绕瑶头一昂:“那是!吾乃八卦之王!”

    曾珂笑嘻嘻得说道:“开啥玩笑啊!没影的事儿。”接着用港台腔说道:“就是吧,突然觉得人家小铭铭好帅啊!”林夏和绕瑶同时作呕:“这是反转剧啊!”曾珂换了个正常的声音说道:“真的。我发现他特别会照顾女生,烤出来的肉都是先给女生吃,所以觉得还不错。”林夏说道:“是给你吃吧!”绕瑶嗲声说道:“你这是受感动了咩?来,我也感动你一个。”说着就要上去亲,曾珂两手向前一伸:“你别过来!求求你,放过我吧!”三人哈哈大笑。

    突然,门被推开了。三人止住了笑声齐往门口望去,原来是辛莎莎。曾珂问道:“莎子,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绕瑶撅着嘴,嗲声说道:“就是,每次约会去都不理我们。不爱你了!”辛莎莎面色很难看,听她俩这么一说勉强挤出一丝笑来。林夏三人面面相觑。曾珂把辛莎莎拉过这边的板凳上坐下,问道:“怎么了啊?”绕瑶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忧心的问:“是谁欺负你了?我们找他去!是吧,小林子!”林夏忙点点头:“就是!你说出来听听嘛!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辛莎莎又闷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们分手了。”林夏一惊:“和轮滑社的学长?为啥啊?”曾珂拿胳膊肘捣了一下林夏,意思是让她问得委婉点。林夏没做反应,继续说:“没事儿,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绕瑶不服气地说:“就是!谁还没遇到个人渣败类啊!咱能找到更好的!”曾珂对绕瑶笑着说:“你还记得你那个人渣败类啊!”绕瑶摇摇头:“哪能,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早想通了。”辛莎莎幽幽地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我和他分的!”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曾珂忙说:“你生病回来这一段时间,我看你们挺好的呀!他也挺关心你的啊!为什么分啊?”林夏和绕瑶都张大了嘴、瞪大了眼:“不是吧!”辛莎莎叹口气:“生病回来后,我想了很多。他对我越好,我越觉得不能耽误他。我在家那段时间,他也是每天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的。”绕瑶说道:“这不挺好的嘛!你傻了?”林夏和曾珂只是沉默不语。

    辛莎莎继续说:“我会觉得我欠他的,还是分了好。我心里还是喜欢我暗恋十多年的那个。”林夏小心地问道:“邓淼?”辛莎莎点了点头。曾珂说:“唉!你们都分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啊!”辛莎莎又说:“刚才分手得时候,他很伤心,搞得我更内疚了。”绕瑶说:“长痛不如短痛。姐们儿顶你!”林夏和曾珂说道:“就是!”辛莎莎听了,好不容易才咧嘴笑了一下。

    对感情的事,林夏只是懵懵懂懂的。不过,谁也不能逃脱得掉感情的折磨,她们都是,你们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