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曲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581字

    泰山回来后,林夏并没有忘记那几个共患难的“难兄难妹”,空闲的时候,也会跟他们联系一下,八一八各自的近况。还真别说,真就八出东西来了,着实让林夏“心惊肉跳”了一回。

    这天晚上和刘玲聊QQ,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葛二帅。刘玲先问林夏:“你觉得葛二帅咋样啊?”林夏回道:“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刘玲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然后说:“真话!”林夏说道:“好吧!黝黑瘦高,老不正经。”刘玲回了个:“哈哈!算是客观评价了。”林夏说道:“那是啊!他已经那么黑了用不着我再抹黑。你问这个干嘛呢?”然后发了个“邪恶的表情”过去,说道:“难道是有情况?”刘玲发了个害羞至极的表情过来。林夏瞬间明白了。

    林夏哆哆嗦嗦得发了个:“你莫不是开玩笑吧?愚人节早过了呀!”刘玲回道:“当然真的。逗你玩干嘛啊!”林夏着实感到震惊,又问道:“你们这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啊!”刘玲说:“哪有,也有好长时间了。”林夏回道:“这个暂且不说。那个,你们是咋‘勾搭’上的啊?”刘玲又是一个“哈哈”,说道:“就是磁铁两极,S+N,自然相吸。”林夏“啧啧”两声:“物理学的不错啊你。撒花祝福咯……”刘玲又是一个害羞的表情。

    两人又聊了些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林夏没有看出来啊!林夏回想了一下,无数次葛二帅在前说话,刘玲都会抢着接话,这不是很明显的讯息吗?林夏数落自己:“林夏啊林夏,你到底是有多‘粗枝大叶’的啊?你还做个有心人呢!可长点心吧。”又想到,大学的爱情可能就是这个样子,来无影,去无踪。祝福他们吧!

    林夏和宋晓杰、陈昊偶尔也会聊天。这两个男生有趣得紧,经常逗得林夏大笑。他们大多聊得都是些很无聊的话题,比如说有一天晚上,林夏和宋晓杰又聊到了歌曲。林夏问道:“你最拿手谁的歌啊?”宋晓杰忽然变的“傲娇”了起来:“没有不拿手的。”林夏翻了个白眼:“你这自信是从哪儿来的啊!”宋晓杰“恬不知耻”的说道:“莫名的。”林夏无语:“我还给你定个‘莫须有’的罪呢!”宋晓杰回道:“哈哈,不逗你了。我喜欢唱周杰伦的歌。”林夏回了个:“WHAT?双节棍?会唱不?”林夏只知周杰伦吐字不清,听过他几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什么《青花瓷》、《发如雪》、《千里之外》了,其它的还真没有听过几首。

    宋晓杰打了个“鄙视”的表情:“那是很老很老的歌了!他的歌我都会唱!”林夏回到:“哎呦!小粉丝,杰伦大爷很欣慰啊!”宋晓杰说道:“有机会去K歌给你露两手。”林夏说道:“那好啊!你抓紧时间练啊,不好听不给钱。”宋晓杰说道:“我是‘周杰伦点歌机’,您请好吧!”林夏“哈哈”一笑:“你丫可别骄傲!”后来,他们终究没有兑现这不靠谱的“约定”,随口一说也就忘记了。其时,林夏没有听过周杰伦多少歌,可说对周杰伦无感。直到一两年后,她听了《红尘客栈》、《东风破》等很典雅的歌,还有《简单爱》、《稻香》、《安静》等小清新治愈系的歌,才蓦然感叹:“我这是又赶了趟‘晚时髦’啊!”当人说周杰伦越来越不行的时候,林夏反而迷上了周杰伦的歌……一发不可收。

    曾珂也喜欢周杰伦的歌,但她更喜欢听五月天。林夏问她:“喜欢五月天哪首歌啊?”曾珂十分骄傲地说:“首首都喜欢。”林夏幽幽地来了句:“为啥不喜欢苏打绿啊?”曾珂恼火地说:“苏打绿也不错,更喜欢五月天!”林夏又幽幽地说道:“《小情歌》好听吧?”曾珂说道:“还行吧!哎,不对啊!你到底想说啥啊?”林夏得意地大笑:“最近听苏打绿的歌,终于学会一首《小情歌》了!”曾珂笑着说:“这么点出息!”她哪里理解林夏这种“跑调大王”的苦啊!先找到一首易学易唱的容易吗?她所谓的学会了,不过是会“哼哼”两句了而已。

    绕瑶也喜欢唱歌。有天上完课回来,绕瑶心情不错,悠闲地哼着歌。林夏问:“小妖,你哼的这是什么歌啊?”绕瑶“以哼代答”哼得更大声了。林夏喊道:“听不出来!”绕瑶说道:“LADIES,有奖竞猜啦!都猜猜啦!”曾珂说道:“你就蒙蒙小林子吧!”辛莎莎说道:“早听出来了!抢答的机会留给小林子啦!”林夏挠了挠头:“我这是没救了么?不知道……”曾珂三人一起“嘘”她:“前几天刚放过的!张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吗’!”林夏恍然大悟:“对哦!是啊!‘我可以抱你吗,爱人,让我在你肩膀哭泣……’”接着就唱开了。三人忙大喊:“不可以,不可以抱我们!跑了十万八千里了都……”林夏大笑。

    辛莎莎更是喜欢唱得不得了,只是她喜欢的就比较杂了。林夏听她唱过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原唱是柔弱中带着坚强的感觉,可辛莎莎唱出来的,直接有“气吞山河”之势。林夏笑道:“莎子,你适合唱《好汉歌》!‘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曾珂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人家了?你会唱哪一首了?”辛莎莎脸色略有难堪,尴尬地说:“控制不住啊!不好意思啊!”林夏没想到辛莎莎还当真了,碰了一下辛莎莎:“跟你开玩笑呢!怎么着也比我唱得好啊!”辛莎莎没说什么。林夏朝曾珂吐了吐舌头,做口型道:“又说错话了……”曾珂作势要打她。

    自辛莎莎生病回来,林夏三人都尽量跟她多接触,多跟她开玩笑,希望辛莎莎尽快变回以前那个“大大咧咧,爽朗大方”的辛莎莎,而不是现在这个“伤春悲秋,自叹命舛”的辛莎莎。她们三人感到辛莎莎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各自说话做事也就越来越小心了。比如说,出去的时候,三人一定会拉上她,好不让她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当然了,这点小事儿还不至于就要生气了。林夏大声说道:“咱们一块儿唱那个《打靶归来》吧!军训的时候学的!多有劲儿!”绕瑶说道:“有没有点追求啊!”林夏说:“那你们选吧!我又没听过多少歌!”曾珂一拍手:“有了!咱们唱那个《老男孩》!”辛莎莎说:“这首歌老火了!好听!”林夏拍掌赞同:“恰巧我会!真不容易啊!”绕瑶说:“那就这首歌做舍歌了,怎么样嘛?”林夏三人都说不错。林夏心想:“舍歌呢!得好好练练咯。”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

    转眼过去 多年世间 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 羡慕南飞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 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 啊 谁给我答案

    ……"

    几人轻轻地唱开了。各自心中的感慨,不消与人细说也。唱这样一首歌曲,很容易热泪盈眶。青春啊,是最抓不住,却又最让人心动的东西。林夏这样一群不是那么老的“老女孩”,总有一天会真的老去。到那时,又有几人能够斩钉截铁的说自己的青春是没有悔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