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兼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822字

    最近绕瑶有点不对劲儿。林夏三人琢磨着,这绕瑶是怎么“鬼迷心窍”了?

    连日来,绕瑶一直在和一个男生打电话。打电话很正常,煲电话粥很正常,甚至你打得废寝忘食也还算正常。可是,偏偏选择每天半夜开始至凌晨结束这段时间煲电话粥,能算正常吗?情话绵绵,莺莺燕燕。林夏三人知道,这绕瑶肯定是有情况了。

    果不其然,在林夏三人的“威逼利诱”之下,绕瑶终于揭开了谜底。

    按绕瑶自己的意思来说呢,她是遇到了一份真爱,一个真正懂她的人,一个真正知心的人。这么一说,可把林夏三人激动的够呛,抢着问:“谁啊?到底是谁家小哥啊?”绕瑶满脸洋溢着幸福的色彩:“之前和你们说过的,在网上认识的咱们学校一学长啊。”林夏问道:“呦!啥时候啊?我怎么不记得?”曾珂拍了打林夏一下子:“你个糊涂蛋!就咱讨论星座的那天!”辛莎莎傻愣着:“咦?我怎么不知道啊?”曾珂恍然大悟:“对了!那时候你不在学校,是我们三个讨论的。”说罢又继续去都林夏。辛莎莎脸上一丝不快忽的闪过,很快就换成了一副笑脸:“这样啊!”

    绕瑶甜蜜地说:“嗯,就是他啦!”曾珂立刻动员全体脑细胞问道:“叫什么名字?哪个专业?家是哪的?长得怎么样?你确定不是骗人的……”还想继续问,林夏忙打断了她:“你够了哈,机关枪似的‘突突突’,一个个来嘛!”辛莎莎举手说道:“我来!你见过他吗?”绕瑶笑着说道:“我只知道他叫薄子厚,听他说是本地人。我还没见过他人呢,只是先聊天。”曾珂瞪大了眼:“你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他说的话可不可信,你就天天跟他打电话?”绕瑶哪里管:“应该不会是骗我吧?我有什么好骗的。他这学期请了长假,不在学校,所以我们没见面。”辛莎莎笑着说:“那得赶紧把大帅哥的靓照拿来看看啊。我们都来瞻仰一下!”

    绕瑶掏出手机,给大家看了一张薄子厚的照片。这家伙,连个脸都没露!拿着相机对着镜子自拍,脸全挡住了。至于个头,没有比较也不知道高矮,可看样子也高不哪里去。林夏三人只好“呵呵”,只好说:“还行吧!看不出来什么……”是真的什么看不出来啊,亲!绕瑶完全是一副陶醉的样子,林夏心想:“矮油,果真是‘情人眼里出潘安’吗?”几人虽然觉得不靠谱,可看到绕瑶陶醉甜蜜的样子,也不忍心泼冷水。然而,这却纵容了绕瑶越陷越深,直至无法自拔。

    和大家摊开说之后,绕瑶打电话便更加不避讳了。你可以看到,每天上课的路上,下课的路上,吃饭的路上,洗澡的路上…绕瑶都是在举着电话,甜甜蜜蜜的和薄子厚通着话。为此,虽仍然是四人走在一起,可却少了些以往的欢声笑语。尽管这样,林夏三人却也不好说什么。再好的朋友,也不过是朋友,对于朋友的私事,你又怎好过问过多呢?可你越不管,绕瑶越“疯狂”,甚至于能从零点打到凌晨四点。亲,这个点了,谁还不睡觉啊?于是乎,林夏几人每夜都要睁着眼睛躺在床上“陪伴”绕瑶,共度她和薄子厚的“电话约会”。

    大家还是忍耐。为了闺蜜的小幸福,牺牲点睡眠又算得了什么呢?林夏三人在私底下会抱怨几句,可面上从来没“指责”过绕瑶一句。如果就一直这样的话,绕瑶能真的和薄子厚修成正果,那薄子厚真的是正经之人之人,真的能和绕瑶安慰的谈恋爱,那么,林夏她们三人受的这一切“苦和罪”就是值得的。可惜啊可惜!薄子厚只是脖子有点厚,良心倒是挺薄的。后来林夏她们提到他,就会恨恨的说:“薄情寡义,子虚乌有的忠厚老实。所以才叫‘薄子厚’。”

    每天这样过着,很快到了五一劳动节。又可以过节,又可以放假了!每天听绕瑶打电话,林夏耳濡目染,被熏陶的也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了。林爸爸林妈妈电话里却不让林夏回家“烦”他们,林夏说道:“不让回就不回呗!老说这么直白干哈!一点不给面儿!”林爸爸就会吼:“你还要面儿呢?你小屁孩哪来的面?”胡扯两句就挂了电话。曾珂要回家,辛莎莎要呆在宿舍,绕瑶竟要去见薄子厚!林夏心想:“我干啥好呢?”灵光一闪:“对了!挣点外快去吧!”

    林夏便着手找兼职的事情。这天去白灵宿舍溜达,白灵问林夏五一要干什么。林夏说:“想找个兼职,把上次去泰山的钱补回来。”白灵兴奋地说:“是嘛!我也想找个兼职!就是不知道怎么找,你能带我咱俩一块儿吗?”林夏爽快的说:“没问题啊!就是会很累,可能也挣不了多少钱。”林夏去年十一做过兼职,知道那份辛苦,便这样告诫白灵。白灵笑着说:“那没得关系,我就想锻炼下自己。”

    林夏和白灵便携手去市区碰了碰,还真让她们在一家不大不小的饭馆碰到了份五一的兼职。这家小饭馆,面积不大不小,环境干净利落,老板娘是一中年妇女,厨师是一中年胖子。林夏和白灵对视了一眼:“就这儿了吧!”老板娘很是精明能干的样子,眼神很犀利,对林夏和白灵说道:“你们是大学生吧!我知道你们来体验生活的,对吧?我这儿工资也不高,一天三十五,工作三天。早九点晚八点,没人的时候你们可以坐下休息,包吃不包住。”林夏和白灵很忐忑得点了点头。她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再说,人家说得也对,来体验生活的你干嘛那么在意工资呢?

    林夏和白灵没敢表示异议,当天下午就在那殷勤的擦桌子,拖地,倒茶水……注意,这只是个小考验,不给钱的哦!当天晚上,林夏和白灵找了家网吧凑合了一晚,第二天早晨一早便赶去上班。之所以呆在网吧,不过是因为新校区在郊区,来回折腾,时间是不够用的罢了。网吧包夜要花费十块钱,也就是她们这三天挣了不到一百块钱。你说,这工打的有意义吗?大学生劳动力廉价不廉价呢?有人会说,做这样的工,纯属浪费时间精力,当然没有意义!大学生不能只给别人打工。林夏一定会使劲点头地表示赞同,可同样的,她也会把这样的工作坚持做完。因为,没有经历过的人,便没有资格说出评判的话来。

    在小饭馆当服务员,林夏和白灵才真切的感受到服务员的辛苦。每天两条腿跑来跑去,还要对客人摆出笑脸来。明明腿和脚都疼得肿了,还是不敢坐下休息。明明是一般大的年纪,可别人是游玩累了,过来填饱肚子就继续去玩耍,她们却要给他们端菜上饭……找谁说理去啊!没有可以说理的地方。这不就是她们要体验的“生活”吗?尽管这样,老板娘却还是不满意,还是嫌她们“九零后吃不了苦耐不了劳”。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吧!

    最后一天下午,白灵终于崩溃了。她俩趁饭馆没客人的时候偷偷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白灵哭着说:“我受不了了,我的脚要废了,呜呜……”林夏内心也有委屈,可还是强忍着说:“没事儿,啊!最后一天了。每天像陀螺似的,当然会累啊!回学校了再好好休息!”白灵又哭了好一会儿。两人商量着下午就要回学校去,否则赶不上公交。便擦擦眼泪过去和老板娘说离开的事情。

    两人在老板娘面前嫩的透明,老辣的老板娘什么看不出来。知道这两个女娃也受了不少累,便答应晚上的班不用上了,但只付九十块钱工资。林夏两人心里只想着赶快结束这场“恶斗”,二话没说,接过钱便打算走。临走前,老板娘夸了她们两句:“你们俩还是不错的,活干得也不错,也不偷懒……”谁知道这是真情还是假意?是客套话还是真心话呢?拿着得来不易的九十块钱,坐在返校的公交车上,林夏、白灵两人忍不住龇牙咧嘴的笑。这是一种释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