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们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9本章字数:2242字

    这个暑假,高中同学又要聚会,有邀请林夏,可林夏依旧没有去。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总之,林夏宁愿呆在家里无聊死也不想去,更何况有书的作伴并不无聊呢?

    对于林夏来说,她太不喜欢这类“欢聚”的场面了。有句话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更何况这种聚会纯粹是为了应酬呢?林夏才不会去干呢!她高中并没有多少交好的女生朋友,大都是“铁哥们”。林夏这些好哥们,太“了解”林夏的脾气了,既然林夏不愿意去参加全班的“大型PARTY”,那就由着林夏来好了,他们才不会介意这个事情。既然他们不介意,如此,林夏更乐得清闲。只等着“大型PARTY”一过,想见面的时候,大家再聚一聚就成。

    林夏高中时期的好多个铁哥们,有的是前后桌,有的是同桌,有的是老同学……总之,林夏和他们都是日积月累下来的“深情厚谊”。由于林夏的性格,班里女生大都不了解她,给班里女生一种“神秘感”。林夏身上偶尔也会传有“绯闻”,但这所谓的“绯闻”也不过大家开开玩笑而已,并没有人当真。林夏在这些哥们当中,有两个特别要好的哥们,一个名叫任海,另外一个名叫秦游。他们两个是和林夏来往比较密切的“超好哥们”。

    任海呢,和林夏是同乡,对林夏特别好,简直把林夏当妹妹看待。在班里,任海从不知道“注意影响”,竟直呼林夏小名,搞得林夏好尴尬,每次都要和班里其他女生解释说他们是同乡之类的。否则,一定会被班里女生愤恨的目光杀死。任海一米八的个头,长得还行,被班里男女生公开推选为“班草”。据贺静怡透露,班里喜欢任海的女生不在少数。林夏“切”的一声表示不信。

    上大学后,任海也还会和林夏联系,有时候会和林夏说谁谁又追他了。林夏就会说:“呦呵,你小子不赖,抓紧谈啊!”任海就会回答:“那不行,我得找个我喜欢的才能行!”林夏就会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你喜欢的?你条件还挺高,人家小姑娘能看上你什么,你还摆着高姿态?”任海就支支吾吾的答不出话来。后来才听任海透露,他原来有喜欢的女生,但那女生有男朋友了。林夏又是一顿数落:“那你抓紧时间撤啊!还能在那棵歪脖树上吊死?”

    任海有点一根筋,林夏真担心他会不会真的就等待、等待,一直傻等。再后来,任海和别的女孩谈了恋爱,也不怎么和林夏联系了,林夏心里那一个气啊!可又不好发作,差点没憋出内伤来!心里一万遍的“诅咒”任海:“见色忘义!无情无义!薄情寡义!有媳妇就连个短信也没了,我……”可再生气也没用。任海终究是“名草有主”了,她这个“好哥们”再不能享受任海的“热切关注”了。这种失落,经历过的人才懂。

    另一位好哥们秦游,林夏想起他就想笑。高三的时候,他坐在林夏的前排,有时候会问林夏些题目。林夏有的题会,有的却答不上来。林夏会的话他就夸奖林夏是“女中豪杰”,林夏不会的话他就会去问别人,然后拐过头来给林夏解答,说自己是“英雄好汉”。林夏就笑他:“你不是《水浒传》看多了吧!你当我是孙二娘?我看你就是黑旋风——李逵!”秦游就大笑:“我是豹子头——林冲!”高三那时候,因为有这些有趣的“哥们”一块儿学习、打趣,倒也过得挺快。可不是吗,眨眼间,大学都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了。

    高中同学“大型PARTY”聚完之后,任海过来找林夏,说是几个哥们都想见见她。林夏笑得不行:“搞得我架子多大似的!行啊!你能联系到贺静怡吗?叫上她一块吧!”任海说:“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林夏大笑:“得了,给我装什么装!有空没空欺负我,这会儿好像多听我话似的!”任海嘴笨:“我这不是也想见见贺静怡……”林夏故意开玩笑:“你这小心思,贺静怡名花有主啊!你别想‘入非非’!”任海这回听懂了:“怎么不能想‘入非非’,我又没女朋友……”

    高中的时候,贺静怡喜欢班里一个男生很久、很久。她的高考失误跟这个男生也有着莫大的关系。她不像林夏,当机立断。林夏喜欢的人走了,她可以斩断“情思”,虽然,林夏也不快乐,但至少比贺静怡少点痛苦。贺静怡喜欢的那个人拒绝了她之后,贺静怡却依然不死心,孤独着演绎着自己的独角戏。贺静怡复读这一年,那男生享受着“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更别提会想到贺静怡一丁一点了。林夏为贺静怡感到痛心和不值。

    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了贺静怡。聚会那天,林夏高兴得要给任海买个“泡泡糖”以奖赏他。这次小聚,只有十来个人,特别温馨和热闹。席上女生只有三四个,是那帮男生带来的。林夏和贺静怡却自顾自聊天,说着各自的近况。偶尔,会和大家打闹一番,然后,就义正言辞的“告诫”大家不要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似的吵吵。那些男生会“吁”道:“都没你最像孙悟空!瘦的跟猴似的!”

    贺静怡一旁大笑。林夏小声问:“你今年成绩还好?”贺静怡简单了说句还好,又说自己要去北京去。林夏欣喜地说道:“北京多好啊!你去吧!日后我投奔你!”贺静怡大笑:“嘻嘻,互相投奔吧!”林夏小心得提到“那个男生”,贺静怡大方地说:“早就不想他了!你说得对,干嘛老记着他,他又一点不想着你!”林夏舒了口气:“对啊!你上大学后会遇到更优秀的人,惦记着他那样的人不值当的。”

    林夏劝贺静怡的时候头头是道。她也喜欢过人,也喜欢到为那人写诗,喜欢到上课都想要回头看他,喜欢到想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可最后呢,他走了,林夏对自己说:“不要再喜欢他!”果然就奏效了。林夏以为,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只要你尽力去控制就一定控制得住。她劝贺静怡,只为此。

    可是,林夏却忘记了,如今的自己,刚刚又陷入新的一轮“假想的恋爱”当中。陈晨晓就是他口中说的“更优秀的人”吗?这次,她却忘了从一开始就控制自己,将自己置于那样被动的境地。直到后来,感到受了伤才想到收手,却再也难以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