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这么硬?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28本章字数:1885字

    听着韩潇的脚步声,屋内的苏歆更紧张了,如此害羞的物件,岂能被他看见!

    “你没事吧?”

    韩潇推门走进了苏歆的房间,打量一下,确实够乱的,内衣内裤随意地丢着,确实不像以前那个甚至有些洁癖的女生。

    “快点出去,等我收拾完的!”

    见到韩潇进来后,苏歆上前将韩潇又推了出去,一阵的慌乱。

    地板上,出现一滩血水,留下了大大的印记,韩潇的神情有些担忧,苏歆这次不知执行什么任务,受伤绝对很严重。

    “好吧,你快点!”

    ……

    “好了没?”

    韩潇是担心苏歆的病情,即便是这样不耗费体力的收拾房间,目前从韩潇的判断来说,苏歆的伤情都是无法承受的。

    “药箱在哪?”

    韩潇走进房间,发现苏歆的额头上已冒出细密的汗珠来,显然她在苦苦支撑。

    “在床头。”苏歆伸手指了指一个天蓝色的小药箱。

    “衣服脱了!”

    “啊?”苏歆脸色一红,晕了一大片。

    “我要给你上药,不脱衣服,很不方便!”韩潇严肃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苏歆还扭捏什么?

    “噢。”苏歆羞涩一声,慢慢将一件薄薄的睡衣脱了下来。

    不过这过程却磨磨蹭蹭的,本来很轻松容易的一件事,苏歆却脱了好长时间。

    “姑奶奶,麻烦你快点好吗?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见过!”韩潇焦急地说道,看苏歆的气色并不是很好,显然不能耽误时间。

    听到韩潇这话后,苏歆神情一怔,似乎好长时间,他都没有……

    此时,苏歆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花边的胸罩,大片大片白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可以开始了吗?”

    因为有些冷,韩潇见苏歆打了一个寒颤,事不宜迟,快点治疗。

    “不行,那个受伤的部位,在……在,那里……”苏歆话语都有些颤抖起来,不敢抬头看韩潇,脸上热热的。

    “哈哈……二年不见,你倒学会矜持了!”韩潇笑笑,老夫老妻的,竟然不好意思起来。

    见到韩潇这副表情后,苏歆咬咬牙,伸手去解身后文胸的扣子,自己又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我来帮你吧!”,韩潇上前搂过这细滑柔软的娇躯,将身子彼此紧紧地贴在一起,甚至那快速跳动的心跳,都能感受到。

    韩潇熟练地用手一拉,扣子啪的一声解开。

    苏歆受伤的部位正是胸下面的肋骨部位,所以是相连的,不解开的话,确实不好上药。

    一对坚挺浑圆的酥乳,堪称完美,上面一点点的红,让人痴醉不已!

    “上药吧!”

    既然都已经坦诚于自己爱的男人,苏歆反而放开了很多。

    “呵呵,好好……”

    见到韩潇去药箱中拿药,苏歆平躺起来,这样的话,方便上药。

    “来吧!”

    苏歆柔柔地朝韩潇抛了个媚眼,眼神迷离不已。

    韩潇抑制住内心中的火热与冲动,上前轻轻地帮苏歆清洗着伤口,这伤口不长,但却很深,可见伤苏歆的人,是下死手的,敌人想要击中的部位是苏歆的心脏,但却被苏歆躲过,刺到了临近的部位上。

    看着这伤口,韩潇心痛不已,处理伤口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痛了苏歆。

    看着苏歆轻咬着嘴唇,韩潇心底对伤害苏歆的那个人生出恨意来,自己定要将那个人碎尸万段,为苏歆报仇。

    “宝贝儿,你忍着点。”

    韩潇手上拿着的药瓶,里面装的是苗疆秘制的药粉,据说珍贵的很,对于伤口的治疗很有帮助,而且痊愈后,身上不会留下伤疤……

    但这药粉有一副作用,就是放在伤口上的时候,会使人奇痒无比,仿佛上万只小虫子在上面吞噬着你的肌肤,其实吞咬的是伤口中的病菌。

    “要不,你咬我胳膊吧?”反正被咬过了,如果这样可以缓解苏歆的疼痛,韩潇是愿意的。

    苏歆心中一阵的感动,自己等了这个男人二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韩潇一只手帮苏歆处理着伤口,另一只手的胳膊,被苏歆一排小牙,狠狠地咬着,韩潇几乎是不皱一下眉头。

    对于韩潇来说,自己亏欠这女人太多了,是需要付出一些的时候了。

    当韩潇帮苏歆包扎完伤口后,脑门的汗水已经不停地往下滴了。

    韩潇松了一口气,微笑地看着苏歆,只要她没事,就好!或许从这个时候开始,韩潇之前那种想要选择逃避的坚冰,开始慢慢地融化。

    人很难和自己的过去来个割舍,或者说是挥手告别的,最后还是需要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轨道中来。

    “亲爱的,辛苦你!”

    苏歆从后面,紧紧地抱住韩潇,将那对柔软贴在他的背后。

    尤其是见到韩潇胳膊上,深深的一块牙印,更是愧疚。

    “没事,不过你以后要答应我,不要随便出去执行任务,好吗?”

    韩潇转过身来,环抱住了苏歆,一副柔声的语气,甚至里面带着几分恳请。

    “这次特殊……”

    韩潇听到苏歆欲言又止的语气,就晓得这里面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

    “到底什么事儿?”韩潇严肃地问道。

    见到韩潇这副认真的表情后,苏歆也没办法了,只好说实话。

    “亲爱的,你还记得樱花组不?”

    “樱花组?是他们?”

    韩潇暗自苦笑一声,如果是他们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谁让自己做错事,将人家樱花组的老大,给……

    从国外追回华夏,他们倒是蛮有毅力的。

    “什么这么硬?”

    苏歆惊呼一声,随即便发现自己好像失言了,脸羞的不知往哪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