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左右为难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20本章字数:2120字

    辛凤荠确实没有想过要把李伊君给她的资料送到考察组去,但她也怕李伊君再闹出什么事来给柯剑南造成困扰,她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得让姜延平夫妇知道这件事,以便早一点研究出一个对策。第二天早上,几乎是跟徐立卿去找姜延平汇报的同一时间,辛凤荠到了《北城日报》社副总编室来找杜玉婉。

    杜玉婉听辛凤荠把昨天李伊君约关小云见面的事说了一遍,沉思了好一会,她说:“看来李伊君不把柯剑南搞垮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不采取点措施,一旦传到上面去柯剑南可就被动了,说不定真的会惹出什么祸端。这样吧,晚上你到我家里去吧,我们和老姜,再叫上剑南和亦轩好好合计合计。”

    辛凤荠说:“好吧,那我先去台里上班了。”

    到了晚上,辛凤荠觉得她一个人去姜延平家有些不妥,毕竟是市委书记的家,她一个小记者只身出入 ,让别人知道了难免会招来风言风语,就想叫上关小云一起去做个伴。再说了,是李伊君直接和关小云谈的那些事,她辛凤荠当时并不在场,有些细节也说不清楚,就打电话约了关小云一起去,关小云听李伊君说了关于柯剑南婚姻登记的事之后也有些为柯剑南担心,想把事情的原委向姜延平夫妇说清楚,让他们及早想办法阻止,于是就答应了,两人说好在滨湖花园小区门口集合,一起去姜延平家里。

    关小云到达滨湖花园时,辛凤荠还没有到,她从出租车里出来,就被这里的湖景夜色吸引住了。

    前几次来都是坐着车子一直开到小区里面姜延平家门前,还真没仔细观赏过这里的风景。滨湖花园小区坐落在南湖北岸的一个半岛上,三面被湖水环绕,小区的正门对着一个宽阔的湖岸公园,前面就是开阔的湖面,有一条绿树掩映的水泥路弯弯曲曲地伸到小区门前。

    她沿着门前的鹅卵石小径走向湖边,惬意地享受着湖边的新鲜空气。她抬头望望天空,满天的星星如散落的碎金。在这样的夜里散步实在太好了,你可以忘掉所有的烦恼而把自己完全交到大自然的手中,在这样的时候,你才能真切地体会到你是这庞大的宇宙空间里一个真实灵性的存在。

    关小云沉浸在自己的梦幻里,没有注意到路边早已停住了一辆车子,有一双凝重而忧郁的眼睛正在痴迷地望着她,柯剑南已经在路边停了好一会了。因为是晚上,又是姜延平夫妇临时约的他,所以他没有惊动别人,而是自己一个人驾车来的。

    柯剑南被关小云随性惬意的样子惊呆了,在路灯的掩映下,关小云的身影忽明忽暗,像是在梦中一般。那年柯剑南在蓝城大学读书时,有一天晚上蒋子娴来找他,见他正在上夜自习,就让同学给他递了个小纸条,说她在校园西部的望月湖边等他,下了夜自习,他来到望月湖边,蒋子娴就是这样在树影月光中漫步,柯剑南也像今天这样远远地看着她,很久都不忍心过去惊扰她。

    柯剑南有些犹豫,是否要走过去把关小云叫过来一起到姜延平家里去?他正在想着,却见不远处辛凤荠从出租车里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叫着关小云:“小云。”

    关小云听到叫喊,转过头往回走。

    柯剑南不敢继续停留,启动车子开进了小区大门。

    关小云走到辛凤荠面前说:“你怎么才来呀,我都在这里等你半天了。不过也没有白等,这里的环境可真好啊。”

    辛凤荠笑笑指了指关小云的额头,说:“你个鬼精灵,还说是在等我,自己都承认是在享受夜景了吧?”说着,两人边说着话边往大门里面走。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们的面前,肖亦轩看到关小云,不觉愣了一下,他按下车窗问关小云:“小云,你怎么会在这里,是谁让你来的?”

    辛凤荠说:“是我让她来的,杜总编让我来,我觉得一个人过来挺孤单的,就叫着小云一起来了。”

    肖亦轩不假思索地说:“胡闹,怎么可以这样自作主张。小云,你先回去吧,以后只要我不通知你,你就不要到这里来了。”

    关小云觉得非常难堪,嘴角一撇,委屈的泪水忍不住就要往下流,她强忍着,调转头就往大路方向走。辛凤荠边追边在后面叫喊:“小云,小云。”

    辛凤荠没有追上关小云,回过头来就朝肖亦轩嚷:“肖市长,您怎么这样对小云说话呀,今天杜总编说来商量李伊君的事,可是,是小云昨天跟李伊君亲自见的面,她不在这里,有些话谁能说得清呢?”

    肖亦轩看着辛凤荠,又是叹气又是摇头,唉,辛凤荠她怎么会知道,是柯剑南说不想再见到关小云的?

    肖亦轩让辛凤荠上了车,也不再跟她解释,一直把车开到姜延平家门口,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进了门,杜玉婉连忙让座,倒水。

    柯剑南一看只有肖亦轩和辛凤荠两个人进来,就疑惑地看看肖亦轩,又看看辛凤荠:“怎么,就你们两个人?”

    辛凤荠拿眼角撇了一下肖亦轩,不无怨气地说:“问肖大市长啊,我本来已经把关小云叫来了,因为昨天是关小云亲自和李伊君见的面,我想让她来把当时的情形说清楚,不想,刚才就在大门口,肖市长把关小云赶回去了,这大黑的天,她一个女孩子能不能打到车也不知道。”

    柯剑南一听急了,埋怨起肖亦轩来:“你怎么能这样啊,既然来了,怎么可以又把她赶回去啊,女孩子的自尊心是最脆弱的,你这样做会让她产生很大的挫败感的。”

    肖亦轩也急了:“你这不是让我左右为难吗?”言外之意就是:说不想见她的是你,现在责怪我把她赶走的也是你。

    这时,杜玉婉说话了:“你们这样来回的责怪有什么用啊,凤荠,快给小云打电话,看她打到车没有,如果没有我就找个人开车把她送回去,大门口站岗的小伙子,每一个都是开车高手。”

    辛凤荠打通了关小云的电话,关小云说已经打到车了,正在回家的路上。大家这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