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诺亚方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21本章字数:1272字

    姜延平的话让陈国亮感到脊背发凉。

    他搞不清楚姜延平所说的“传到省里个别领导那里”去的究竟是些什么样的话,严重到什么样的程度。

    如果领导们只是知道一点皮毛,或者是只是捕风捉影的猜测,那么他现在向姜延平坦白了不是自己往自己身上抹灰吗,这不就加重了他犯错误的砝码了吗?

    但是,如果省里的领导或者是姜延平本人已经掌握了特别重要的信息,而他却坚持不向姜延平坦诚相告,那么,有可能真的像姜延平说的,他陈国亮将会失去姜延平这把遮风挡雨的保护伞。

    其实,姜延平和陈国亮玩的就是一个心理战术。

    如果陈国亮真的如实地向姜延平敞开心胸坦白地说明一切,那姜延平还真得想办法挽救他陈国亮,但是,姜延平觉得,陈国亮的道行还真不一定能达到这种出神入化的程度,他还不一定能料到事态的发展态势。

    任何犯错误的人都有一种虚妄的自信和侥幸心理,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幸运,可以躲过一个又一个的劫难,总觉得那个最坏的结果不一定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陈国亮此时大概就是这种心态。

    看陈国亮一直沉默不语,姜延平说:“国亮,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明白的事吗,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说出来我或许可以帮你出出主意,但是如果你不说,我就真的不一定能帮得到你了。”

    陈国亮摸不清姜延平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平时姜延平和自己的关系很一般,完全就是公事公办的那种,那么,在关键时刻,姜延平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助自己一臂之力吗,万一这是姜延平设下的一个陷井怎么办?还是小心为妙,小心使得万年船啊。

    陈国亮挺了挺腰,在沙发上坐正了身子,看着姜延平说:“不知道姜书记说得是什么事?我最近比较忙,家里的,外面的,搞得我有些焦头烂额,我的脑袋里也是一盆豆浆一盆糊涂的,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啊。”

    姜延平见陈国亮对自己是满脑子的戒备,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益,就说:“好啊,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便多问,你好自为之吧,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你什么时候想跟我说的时候再来找我吧。”说完起身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断续看报纸去了。

    陈国亮自知无趣,起身告辞,说了声:“姜书记,那我先回去了。”就急急忙忙出了姜延平办公室。

    陈国亮刚才在姜延平办公室里急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走到外面被凉风一吹,感觉到脊背冷嗖嗖的,让他猛然打了一个激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没有再回二号院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让小李把他送到了潘世良和潘雪儿所住的医院里。

    他要赶在组织上正式和他谈话以前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陈国亮先去见了主治医生,问了一下情况,然后走进了潘世良的病房。

    “爸爸,今天感觉怎么样。”陈国亮见潘世良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坐在他的面前。

    潘世良也不理他,继续续看电视。

    陈国亮见潘世良不答理自己,就起身拿起热水壶给潘世良杯子里加满了热水,又取了一只一次性纸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才在姜延平的办公室里他就紧张得有些口渴,但是姜延平不给他倒水,他也不好意思主动去倒,就一直忍到了现在。

    陈国亮喝了一口水,感觉嗓子和胸口滋润了许多,就试着和潘世良聊家常,他今天一定得解开潘世良和潘雪儿的心结,让他们父女两个人心甘情愿地帮助他陈国亮建造一艘诺亚方舟,以确保他陈国亮把眼前的这座暗礁险滩安然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