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难欺心中良善意终负重担为亲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287字

    只是一缕魂魄的付云天,终究做不了仰天长叹。纠结中,发现现在借居的肉体,正在逐渐僵硬。按常识,要是真等肉身彻底僵硬了,他付云天如不能脱离,一样会随同这具肉身一起彻底消亡,重生也就变成了重死。

    黎明时,终于被打扫卫生的大叔发现了半躺半坐在五楼台阶上的刘云天。伸手到其口鼻处,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呼吸。于是赶忙喊来其他的清洁人员,一起把刘云天抬下楼,一会工夫引来不少围观的人。其中一个掏出电话报警的同时,也给120急救车报告了情况。几分钟后,两辆车呼啸而来,一辆是110,一辆是120。众人先七手八脚地把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刘云天台上120,随着凄厉的鸣笛声,向校园外疾驰而去。

    整个过程中,寄居在刘云天脑海里付云天的魂魄,一直在对照刘云天的记忆观察着学习着,什么是手机,什么是电话,什么是路灯,什么是教学楼,什么是警车,什么是急救车,等等等等这个时空里的常识。除此之外,仅是一缕魂魄的付云天其实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没多久,急救车来到按刘云天的记忆是个叫医院的地方。几个穿白色大褂的大夫、护士用推车,把急救车上的刘云天推进急救室。抢救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刘云天的胸口还微微温热,不过一直没能恢复心跳和呼吸。最终这具肉身被放到了停尸房,刘云天的记忆中叫做太平间。之后再无人问津。

    一直努力学习刘云天记忆中知识的付云天的魂魄,也一直没有忘记尝试操纵这具肉身,试图让这具肉身恢复心跳和呼吸,好让自己真的重生,而不是再次悲催的死去。但是付云天魂魄的努力,最终只能是徒劳。

    来到太平间第二天的中午,还在努力学习这具肉身内记忆中的知识的付云天的魂魄,被开门声和随之而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打断。在以为穿白大褂的护士和一位学校老师的带领下,来了五个人。一对五六十岁的夫妻,都是两鬓花白,面目黧黑,双眼浑浊。男人应该是这具肉身的父亲,女的当是母亲。父亲只是两眼空洞地看着眼前的尸体,母亲却是花白的头发散乱着,在撕心裂肺的哭声中,时时昏迷过去,醒来接着哭。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应该是姐姐,也是泣不成声。一个十三四岁女孩,头发枯黄,脸色暗淡,身材瘦小,双手紧紧抓住肉身的一只冰凉的手,哽咽着不停的摇晃,嘴里嘶哑地叫着:

    “哥哥醒醒,哥哥醒醒,你说过要给我买红毛衣的。”

    另外一个十四五岁少年,紧抿着嘴唇,抓住肉身的另外一只手,不动也不说,眼泪无声如线般沿着消瘦的脸颊滑落。付云天的魂魄看到了那抓紧哥哥的两只手,青筋裸露,皮肤干燥,有些地方甚至裂开了口子。该是常年的劳作所致。

    眼前的一幕让付云天的魂魄很是心酸,如果可以的话,估计也会泪流满面了。他能体会这具肉身五位亲人此时的内心感受。寄托着他们所有希望的人,突然就这么没了,犹如擎天之柱倒了般,这种痛是直击心灵深处的,能把人彻底摧毁。

    付云天实在无法面对眼前的人间悲剧。都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生四大悲之首,却完全无法与眼前的一幕相比。付云天想做点什么,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自己良心难安。用尽所有的力气,婉如搬动一座大山般,抬了抬肉身的眼皮。这一举动立马被妹妹看到了。

    “爹、娘,护士、大夫,你们看见了吗,哥哥的眼皮动了一下。”

    等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肉身的脸色,付云天再次努力眨动了一下眼皮。随来的学校老师马上高喊道:

    “快,快,刘云天还没有死,赶快抢救。”

    穿白大褂的护士显然也看到了,吩咐众人:

    “抱着他,跟我来。”

    再次来到那间急救室,四五位身穿白衣的人围上来,半信半疑地开始又一轮抢救。付云天的魂魄一边祷告着,一边努力操控肉身配合着他们的动作。三刻钟后,许是老天听到了付云天的祷告,也许是可怜肉身亲人的遭遇,肉身渐渐有了微弱的心跳和呼吸。

    这绝望中的变化,婉如身处地狱的人,突然看到了地狱入口处的阳光。恰似溺水时抓住了一根断木。这具肉身的亲人们不再大声哭泣,用充满期待的泪眼看着病床上瘦弱的身体。就连那位一直眼神空洞的父亲,也流出了一串串泪水。

    寄居在这具肉身中付云天的魂魄,再无丝毫力气,感到逐渐恢复过来的肉身,随着无边的疲倦袭来,欣慰地昏睡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依然是五位亲人期待而又亲热的目光,那目光是如此让人感到温暖,如冬日暖阳照上冰冷的身体。抖动着干裂的嘴唇,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爹、娘、姐姐、小弟、小妹。”

    最终只是发出微弱的声音,把五位亲人挨个叫了一遍,再无其他言语。付云天知道,自己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具肉身的记忆非常庞杂,一时也只能简单浏览一遍,短时间内根本做不到彻底吸收。

    不过,就是这样极简单的称呼,却好似酷暑中的一丝微风般让人舒爽,让五位亲人再次热泪盈眶。都随着付云天的声音,激动地点着头。只有小妹把他的一只手抓在怀里,说道:

    “哥哥醒过来就好,安心把身体养好,只要哥哥没事,什么毛衣不毛衣的,我再不要了。还有,医院的医药费学校都结算了,哥哥也不用担心。学校还给我们都安排好了住处。爹娘说了,现在家里也是农闲时候,没什么事情,就一直陪着你养好身体出院了再回家。明天先让大姐回家。”

    说话的空档,母亲和弟弟一人拿着一袋包子,一人端着一碗小米稀粥,看母亲的样子是要喂他吃。付云天没有同意,他的确是饿了,让小妹扶着做起来,半倚着床头,吃了几个包子,把那碗粥也都喝了。母亲替他擦了擦嘴。付云天问:

    “娘,你们吃饭怎么办?家里又没有钱。”

    “不用你操心,学校知道了我们家的情况,送来好几百块钱,说是你的同学和老师们捐的。你只管养好身体,别的不用管。”

    弟弟接口说:

    “你昏睡的几天,学校来了很多同学和老师看望你,见你没有醒来,还留下不少水果啥的,说等你醒来再来看你。”

    从小孤单的付云天魂魄听了这些话,顿时感到心里酸酸的,眼里也流出了滚烫的眼泪。付云天知道,现在已经基本上和这具肉身合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