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我为卿狂舍身可卿怜寒儒西山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808字

    经过近一个月的构思、酝酿,付云天要为这具肉身的主人做第一件事了,开始动笔写一篇留给母校和新生的文字。

    “我为卿狂”,提笔写下这四个字的标题后,付云天对着手里的笔端详了片刻,抓惯了毛笔的手,实在是不适应用这样笔的写字。

    用一天的时间写完,又经过三四天的反复修改,一篇字字珠玑、洋洋洒洒数千言的文字终于完成。对此,付云天是付出了极大的热忱,不惜笔墨地尽情渲染。文章中,把校园比作给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母亲;把理想写成婉如隔水相望的依人,楚楚动人;把人生当成一出大戏,写得轰轰烈烈,跌宕起伏。文章总体以这具肉身所处时代为背景,以付云天扎实的传统文化底蕴为依托,引经据典,富含哲理。读来不仅能发人深思,又朗朗上口。特别是付云天一手清丽的正楷,真可谓文与字相得益彰。

    当付云天把写好的《我为卿狂》交到学生科,刘云天此人继死而复生后,再次轰动学校,轰动学校所在的这座城市。

    紧接而来的是众多单位伸出的橄榄枝,邀其毕业后到他们单位工作。最终都被学校以学生毕业后的工作安排是听从学校分配的理由拒绝了。几天后,学校要刘云天留校工作的传闻也渐渐流传开来。付云天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三天,办公室蔡主任找到他,当面公布了学校让其留校工作的决定。

    再有就是省报记者找上门来,见请刘云天毕业后到省报工作无望,请示省报领导后,和刘云天签订一份省报专栏作家的协议。协议规定,省报在其副版为刘云天设立专栏,刘云天每个月必须上交一份与《我为卿狂》水平相当的文章,稿费暂定千字五十元。同时把《我为卿狂》作为专栏的第一篇文章刊登在当月的副版专栏中,专栏的名字就叫“我为卿狂”。

    当付云天拿到《我为卿狂》二百九十五元的稿费时,心里想到的却是: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看着手里怪模怪样的几张纸,付云天还是第一次见这个时代的钱,不是银子,也不是铜钱,按肉身的记忆,这叫人民币。二百九十五元是多是少呢?付云天心里并没有概念。等打听到学校校长的工资也不过三百多点的时候,付云天开始窃喜了。《我为卿狂》那样的文字,对自己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那不就是意味着自己要脱贫了,两个人的饥饿史要到此结束了?

    住院期间同学们捐赠的钱,除了一家人的花销外,已经所剩无几。本来付云天和肉身家人的意思是把剩余的钱还给同学们,可是被同学们坚决拒绝之后,就让父亲带走了。现在的付云天一直还是沿袭着省吃俭用的习惯,不敢吃饱。付云天决定用这笔钱请全班同学大吃一顿,顺便自己也想尝尝吃饱,或者吃撑的感觉。结果还是被同学们拒绝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刘云天的家庭状况,大学四年刘云天就没有买过一件衣服。春夏秋三季,穿的是学校发的实习时穿的蓝布工作服。冬天就穿母亲做的青布棉袄,下身还是工作服裤子,往往连一件秋衣都没有,好在教室有暖气,总能让刘云天坚持下来。

    对于同学们的拒绝,付云天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在心里暗暗打算,等将来再找机会报答他们的恩情好了。

    出院快两个月了,借助肉身的记忆,付云天已经基本弄清全班三十五位同学的基本情况。刘云天的同桌是位叫左梅的女生。一米六多一点的样子,身材匀称,长相秀丽,喜欢留一头齐耳短发,穿着得体又不失时代气息。更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在校学生会分管卫生工作,是学校排进前十的美女之一。学校的十大美女都有外号,无外乎春兰秋菊夏荷冬梅,左梅的外号是“梅花仙子”。在刘云天的记忆里有一段关于左梅如何成为他同桌的片段。

    由于左梅不论相貌还是人品都是上选,更有传闻说她是某位省级领导的千金,家庭背景深厚,所以追求左梅的男生简直可以以连排来计。就是班里的男生,更觉得近水楼台先得月,追求的尤其激烈。不得不说一下,理科中的机械制造专业是比较基础的专业,相对于其他专业比较枯燥,所以选择这门专业的女生相当少,刘云天所在班级只有七位女生。被男同学们戏称为“七仙女”。七位女生中的六位一直是两两同桌,单单剩下最漂亮的左梅。渐渐的,左梅越来越不耐烦同桌的骚扰。因为全班三十五人,有一个单头,自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就被土里土气,性格怪癖的刘云天独占着。其实并不是刘云天不愿意有同桌,而是没有人愿意和他同桌。所以忍无可忍的左梅,在大一的下学期选择了和刘云天同桌。

    事实证明左梅的选择非常正确。三年多来,别说被刘云天骚扰了,就是两人说过的话,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付云天在肉身的记忆中发现,生前刘云天心灵深处很是自卑,平时不论是谁,如果不是对方主动,他从来不开口说话。同时也发现,生前的刘云天很内秀,智商很高,专业课之外,琴棋书画也多有涉猎。特别是一首好字,让同学们羡慕不已。左梅也是羡慕者之一。要不是生前的刘云天就有一手好字,当付云天那篇《我为卿狂》出来后,必然会引发猜疑的。

    三年多的时间内,生前的刘云天也经常发觉来自左梅送来的温暖。比如一点饭票,左梅总说是自己吃不完剩下的。比如总是被左梅早早赶来擦拭干净的课桌板凳。比如班级一起活动时,左梅那充满鼓励的眼神。再比如刘云天每次逃课时,左梅总是替他圆谎请假。还有这次住院时,左梅不仅捐赠了一百元钱,去医院看望刘云天时更是买了不少营养品,而看见病床上脸色苍白,瘦弱不堪的刘云天时,微红的眼帘内隐忍着不让掉下来的眼泪。这些记忆片段是这具肉身记忆中很少的暖色调之一。让付云天观看后,也倍感温馨,还引起心灵深处的一丝丝悸动。

    五月底是一年一度四年级学生毕业答辩的时间。虽然付云天对专业知识还是一知半解,不过,由于刘云天生前早就有了充足的准备,这次的毕业论文答辩进行的还是很顺利。答辩是在学校的大合堂进行的,机械专业的学生都在场,还有不少老师教授。左梅仍然选择了和刘云天坐在一处。要结束的时候,左梅轻声对刘云天说:

    “晚饭后一起走走吧,我在西校门外的西山公园入口处等你。”

    走出大合堂的付云天心里一直惴惴的,有点紧张,有点期待,有点喜悦。晚饭也没有吃好,匆匆吃了两个馒头,就往西山公园入口处去了。到的时候,左梅还没有来。等了十几分钟,才看见小路尽头一个姗姗而来的娇俏身影。

    今天的左梅穿着一身蓝色长裙,脚下是白色的袜子,棕色平底凉鞋。齐耳短发在傍晚的微风中略显紊乱,左梅时不时抬手,把吹到微红脸颊上的丝发理顺。动作轻盈而自然。看得付云天心跳不已。紧张的攥成拳头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合适。

    “我来晚了。”

    “没,没有,我也刚来一会。”

    付云天显然因为过于紧张,说话结巴起来。左梅见状微微一笑,岔开话题说:

    “大学四年就要结束了,还值得你留恋吗?”

    “四年的大学生活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会让我永生难忘。”

    “哦?”

    听了刘云天稍显郑重的话语,左梅玩味地看了看他的眼睛,说道:

    “能说说吗,是什么让你终身难忘呢?”

    左梅的声音轻柔如风般拂过付云天的心田。不论是付云天还是肉身的主人刘云天,两世人加起来从来没有过和女孩子约会的经历。不禁又紧张起来,喏喏地不知怎么回答左梅的疑问。

    “你很紧张?一起走走吧。”

    “是的,很紧张。这是我第一次和女生约会,如果这算是一次约会的话。”

    付云天努力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还算流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