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命运从来由天定谁料劳燕两分飞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481字

    眼见还有十来天毕业分配的方案就要出来,同学们都在找门路托关系,希望能分配一个好的工作单位。所以早晨付云天来到教室的时候,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左梅一如既往地比他早到了,走到擦拭的干干净净的课桌前坐下,两人对视一眼。面对左梅的眼神,付云天搜遍肚子里所有的词汇,也没有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只觉得这眼神能让他的心怦然而动。见一丝红晕爬上那细腻精致的脸颊时,左梅随即微微垂下头去,付云天也感觉到了脸上传来的灼热感。突然,付云天的脑海里,准确的说是这具肉身的脑海里,冒出几句话来: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恰似一朵水莲花

    不胜凉风的娇羞

    付云天不仅赞叹,想不到这具肉身的主人还能写出如此美妙的词语,用来形容眼前的左梅再恰当不过了。让付云天没有想到的是,刘云天只是记住了诗句,却没有记住此诗的作者徐志摩的名字。似乎是感觉到刘云天一直在盯着自己,左梅越发有点不自然。不由娇嗔了一句:“呆子。”才把付云天拉回到现实中。

    两人的座位是在教室最后,离后门最远的角落里。所以没有谁发现他们的小动作。很快恢复过来的左梅,对付云天悄悄说:

    “上午我要去学生会交接工作,中午有一个同乡聚餐会,下午同乡一起活动,晚饭前我一定来找你,等着我。”

    见付云天轻轻点头,左梅站起来,转身轻盈地走了。直到那抹蓝色轻盈的身影在后门处消失很久,付云天才正过身子,坐在凳子上沉思。

    工作的事情已有着落。给省报供稿,别说一月一篇,就是两篇,也不是难事。又想到昨天傍晚的西山之约,那一抹动人心魄的蓝色倩影,那贴心贴肺的话语,那似水的柔情,付云天顿时感到心里即充实又甜蜜。难道真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六百多年前,自己冻馁而死,六百多年后的刘云天也是醉酒后饥寒交迫而亡,可是醒来后短短的两三个月里,发生的事情都出乎寻常的顺利。这让付云天不得不相信这句由来已久的古话。两百多元的稿费还一分未动,晚上请左梅吃饭后,是不是该给肉身主人的父亲买一枚玉石烟嘴,给妹妹买一件毛衣?毛衣似乎早了点,还是看看先买点别的东西吧。还有娘和弟弟,也要给他们买点什么。再者,趁眼下无事,多写几篇稿子吧。脱贫才是第一要务。既然占据了这具肉身,理当为其承担应该承担的义务。以后自己是刘云天,就忘记六百多年前的付云天吧。

    一切都盘算妥当,刘云天开始构思新文章。就按一月两篇供稿吧。另外还要储存一部分稿子,当报社对寄出的稿件不满意,或者将来有什么事情忙起来,来不及写稿的时候,好拿来应付一下。

    等刘云天从沉思中醒来时,抬头一看,教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就知道是午饭时间了。四年来,刘云天一天只吃四个馒头。就是现在刘云天有了几百元稿费,依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一般是早晨两个,晚上两个,中午不吃。由于看别人吃饭自己会条件反射般流口水,肚里的饥饿感更强烈,中午刘云天往往是在教室度过的。时间长了,刘云天越来越喜欢这种独占教室的感觉。这几十平米的空间是自己的,这两个来小时的时间是自己的,这份静谧也是自己的。这时候也正是刘云天读闲书,练字,学画的时间,偶尔也会借同学的吉他练练和弦。

    午饭后,薛文泽和刘亮来到教室。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薛文泽一直很内疚,从家人那里要来一千元钱,送来不少好吃的东西,都被刘云天拒绝了。虽然刘云天一直说事情和他薛文泽没有任何关系,再说自己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可是不管刘云天如何安慰,也丝毫没有减少薛文泽的内疚感。

    “云天,我父母想请你毕业报到后,到我家里做客。反正你是留校工作,暑假有两个月时间,你可不要说没有时间,也不准找任何借口。不然我一直跟着你。”

    “哈哈,好啊。听说你老家那里有一个汉代牡丹园,我一直想去。这次可就能如愿了。只要你不嫌麻烦就成。不过我要先回家一趟。”

    刘云天知道,如果不答应薛文泽的要求,他是不会甘休的。就爽快的答应下来。刘亮跟着说:

    “刚好,去老薛家正巧路过我们家,我等你们一起动身。”

    三人闲聊的过程中,教室又陆续回来十几个同学。分手在即,彼此间都有很多话要说,以及相互留下毕业留言。特别是平时关系较近的同学,大有依依难舍的架势。在这分手的淡淡忧伤中,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左梅回来的时候,正是大家三三两两离开教室的时候。看着左梅约刘云天一起走出众人的视线,并没有人表示惊讶。他们都隐约听说了左梅想留校工作的事情,猜想左梅找刘云天估计是与此事有关。没有谁认为两人间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直到走出学校的西门,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刘云天总是下意识地保持与左梅有三尺远近的距离。让左梅无奈地翻了几计白眼,心想要打消刘云天心内的自卑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只能慢慢来。

    饭桌上的情景温馨而又充满感伤。

    两人选了一间很小的餐馆,说两人,其实是左梅选的。刘云天四年来,除了跟薛文泽到饭馆吃过有数的几次饭外,从来没有一个人去过。估计左梅是不想让刘云天破费,才选了这间小餐馆。在刘云天的坚持下,左梅点了三个菜一个汤,两荤两素。清炒竹笋,凉拌黄瓜,红烧肉,鸡蛋肉丝汤。整个过程,几乎都是看着刘云天在吃,左梅一直双眼微红地为其夹菜添饭。

    说实话,刘云天这顿饭是吃饱了,却没有感觉到饭菜的香味。心里始终被一股酸涩,同时夹杂着甜蜜的感觉充盈着。中间甚至有眼泪滴落到饭碗里。是左梅拿自己蓝格子手绢,替刘云天温柔地擦拭了眼角。除了开始的时候,刘云天劝左梅一起吃的话,直到刘云天吃饱结算了饭钱,两人始终再没有开口。

    走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左梅平静了满是酸涩心,才轻声问道:

    “吃饱了?”

    “嗯。”

    “可好吃?”

    “没尝出来。”

    刘云天的回答,让左梅强忍在眼眶中的泪水,如珠似玉般顺着脸颊滑落。嘴角却是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不论睁眼闭眼,刘云天脑海里都是左梅那梨花带雨的娇颜。

    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86级毕业生的分配方案公布了。留校的两人是机械系的刘云天和电气自动化系的王伟,没有左梅的名字。

    看着左梅极度失望的神色,刘云天想安慰,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短暂的欢愉后,迎来的却是劳燕分飞的结局。不只是左梅,刘云天也仿佛被抽离了魂魄般,整日六神无主的样子。

    看着左梅因失眠而导致的发暗的眼圈,日渐憔悴的身影,刘云天满怀痛惜。心想:真的是命运天注定,半点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