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离别依依两情契相约山村旧时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181字

    分配方案既已公布,便再难更改,两人也只能面对现实。左梅被分配到其户籍所在地省工业厅下属的机械局,事业单位,应该说是整个机械系最好的分配去向。刘云天虽然对于左梅不能留校耿耿于怀,不过见其分配的单位很好,就劝解说:

    “其实你到机械局上班也不错,专业对口,有利于你将来的发展。再说,虽然分属两省,学校到你那里真不远,两百多公里的路,坐火车也就四个小时的时间,我可以经常去看你的。”

    “你可要说话算话,每个月最少看我两次,你没时间时,我来也行。”

    “一定,我保证。”

    刘云天见左梅情绪有了好转,赶忙答应着。

    “哼,一定是妈妈使坏,爸爸明明已经答应了。回去找妈妈算账。”

    说着,做恶狠狠状,攥了攥拳头。刘云天看在眼里,不由得好笑。一向端庄娴雅,温柔似水的左梅,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恶狠狠的事情来。

    因为赶在七月上旬到单位报到,不仅可以得到一整月的假期,还可以白领一个月工资,所以同学们都已经在收拾行装,远地的已纷纷离校,近处的都等单位来接。左梅给家里去电话,说还有事情要做,等这边事情处理好了,再通知他们来接。

    其实左梅留下来,只是为和刘云天尽可能多呆几天罢了。等刘云天办理好学校的报到手续,让薛文泽和刘亮先走,并保证自己八月初一定去看望他们,就准备和左梅相约回自己老家。

    开始左梅提出要陪刘云天去老家时,刘云天并没有马上同意。一是两人现在只不过是超出一般同学的朋友关系,由于两人家庭背景的巨大差距,尽管刘云天已经做好努力争取的打算,可是未来的变数是谁也说不清的。就比如这次左梅留校的事情,看起来是板上钉钉的了,结果却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再者,如此优秀的左梅,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对象,两人的交往毕竟还很短暂,感情是有,却远没有到海枯石烂的地步。刘云天对此难免心里惴惴的,为了左梅好,虽然十分不舍,将来若是左梅有了更好的归宿,自己也只能选择放弃。

    不过在左梅的坚持下,刘云天最终选择了顺从,同意带她回自己老家看看。其实,冒充刘云天的付云天也十分想看看,给这具肉身的主人留下太多记忆的老家,到底是什么样子。仅从记忆中是很难得出立体的感观。

    在出发前一天的晚饭后,左梅建议说:

    “云天,你还是换身衣服吧,回家时,也好安你家里人的心。”

    刘云天一直穿着那身已经洗的发白的工作服,因为习惯了,从来也没有多想。听了左梅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两人相约来到街上,在左梅的帮助下,用只是动用了不到二十元请左梅吃了一次饭的稿费,买了一件蓝色的T恤,一条灰色的裤子,一双凉鞋,都是极便宜的货色。还破天荒地进理发店理了发。平时刘云天的头发,都是请同寝室的付力项用剪刀随便剪剪完事。

    回到学校,刘云天在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换上新买来的衣服,很不自然地来到学校操场上时,看见早已等在那里的左梅,眼光连闪盯着自己半天也不说话,,不由疑惑地问道:

    “很难看是吧?我也觉得特别别扭,还是换回原来的那身吧。”

    说着转身就要回寝室换衣服。左梅上前一把拉住他,一直拉到操场跑道边的路灯下,又盯着看了会儿,才轻叹一声真诚地说道:

    “真的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装啊。云天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帅。”

    自然能听出左梅语气中的真诚,也知道左梅不会调侃自己。不过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不足一米七的身高,一百零几斤重的身体,不由苦笑又略带调侃地回应到:

    “这也叫帅啊,说是瘦骨嶙峋还比较恰当。万人敬仰的梅花仙子不会就是这样的眼光吧?”

    “你不知道,也许我用词不是很恰当,可是你身上散发出的儒雅的书生气息,的确与众不同。”

    并没有理会刘云天语气中的调侃,左梅依然很真诚的说到。

    “云天我有点后悔劝你买衣服了。虽然穿什么衣服都不能掩盖你独有的气质,可是得体的衣服更能显出你的与众不同。”

    “哈哈,左梅啊,你不要再夸了,真的,我手心都出汗了。”

    并没有发觉左梅话语中的一丝不安,被左梅夸的更加不自然的刘云天轻声苦笑。

    刘云天的老家是在学校所在城市的南部山区,大概有一百二十公里的距离,中间要倒车三次,需四个多小时才能赶到。一大早,两人就从学校出发。随着公共汽车缓缓驶出城区,逐渐进入崇山峻岭之中,行驶在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开始还因担心汽车会掉下山沟而紧张的左梅,渐渐被山区特有的风光吸引,透过车窗一直欣赏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时不时问刘云天一些对山里人来说很幼稚的问题。刘云天都一一耐心解答着。

    下午一点不到,汽车停在肉身记忆中村西头的小站上,这里也是这路公交车的终点站。

    只见在南北两座山峰的裹挟下,中间一道低矮的山梁南面朝阳山坡上的绿树浓荫中,一座有两百来户的山村,隐约可见。茅草坯墙的屋子占了绝大多数,偶尔也有几间瓦房夹杂在其中。借助肉身的记忆,带着左梅七拐八折来到村子西北角处一座稀疏的篱笆门外站定,只来得及打量了一眼院子中有三间茅草北屋,两间东屋,就被一只硕壮黑狗的叫声打断了。当然是冲左梅叫的,对着刘云天一直摇着尾巴。听到狗叫声,半敞开的油漆斑驳的北屋房门中,一个瘦小的身影探了出来,紧接着是一声惊喜的喊叫:

    “哥哥。”

    是小妹,刘云天一眼就认出来了。小妹喊完,边跑向大门口,边扭头对着屋子里喊:

    “爹,娘,二哥,大哥回来了。还有……”

    “还有”之后就没了下文,许是被眼前左梅的美丽震慑了,小妹一时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这时听到小妹喊声的三人,也相继从屋子里出来,娘看到儿子还带回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赶忙招呼他们:

    “快进屋,外面太阳毒,还没吃饭吧?刚好我们正要吃呢,进屋歇歇,擦把汗一起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