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夏日炎炎浓荫里晚风频吹溪水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488字

    屋内略显昏暗。当门正中摆着一张四方的矮桌,桌上有一个凉拌黄瓜,一个清炒土豆丝,一把刚刚洗过,还湿漉漉的大葱,一只用高粱杆最顶端纤细部分编织的篮子,盛着是几个略微掺了些白面的玉面卷子。矮桌紧靠堂屋北墙跟的八仙桌,两侧各有两只马札。

    小妹把早已从刘云天手里接过的几个袋子放到八仙桌上,用房门西侧木架上的黄色塑料脸盆打了清水,示意两人上前洗手。刘云天这才想起介绍身边的左梅。

    “爹,娘,这是我的同学左梅。”

    左梅随着刘云天的介绍赶忙轻声叫着:

    “伯父好,伯母好。”

    刘云天又指着弟弟妹妹对左梅介绍道:

    “这是小弟刘玉,这是小妹刘彩云。”

    “姐姐。”

    两人齐声对左梅叫到。

    刘云天和左梅洗完手后,先没有坐下来,而是拿起带来的几个袋子,从里面取出在倒车时给四人买的礼物。爹的玉石烟嘴和一条香烟,一包茶叶。娘是几尺深青色的布料。刘玉是一身运动装。彩云是一件绿色的连衣裙。再就是一些吃食了。一份炸鱼,一只烧鸡。刘云天回头又递给刘玉三十元钱,说:

    “弟弟去买点酒来吧,啤酒、白酒都买点,要是有肉也买几斤来。”

    娘一直在一边唠叨,嫌刘云天乱花钱,又问:

    “你刚毕业哪来的钱?”

    “我刚领了一个月工资,还有二百多块稿费呢。这些也没花多少钱。那块布和妹妹的裙子都是左梅买的。”

    “能不嫌我们这地方穷就好,还要破费。”

    娘听说是左梅花钱买的,就一直谦让着。刘云天又从自己衣服兜里,掏出一百五十元钱放到八仙桌上,说:

    “这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和稿费,我留了一百多,这些就留在家里用吧。”

    娘坚决不同意,好说歹说才留下一百元,说刘云天刚参加工作,用钱的地方多,等将来安定了再给家里钱也行。左梅只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心里替刘云天算了一下。稿费二百九十五元,工资八十七元,两人吃饭花了十八元,买衣服理发用了四十元,买礼物和吃食花了六十,路上车票花去十元,刘云天还有二百五十四元,再除去给弟弟三十买酒肉,留下一百,还剩一百二十四元,要是留下一百五十元,就只有七十四元。两人回去的路费,再去看望薛文泽和刘亮,这个家伙肯定又没有为自己打算,怕是还要过吃不饱饭的日子。左梅不禁又是心疼又是恼怒,眼圈又微微红了起来。

    午饭很快就吃完了,刘云天陪着爹喝了两瓶啤酒。午休时,爹娘住在北屋的东间,安排左梅在西间和小妹一起住,刘云天和弟弟在东屋的南间,北间是厨房。紧靠北屋南墙边是间猪圈,院子里没有专门的厕所。因为左梅来了,借午休的时间,爹和弟弟在院子的西南角用玉米秸围起来一块一米见方的地方,算是左梅的临时厕所。

    盛夏正是农闲的时节,虽然爹和弟弟每天都去庄稼地里拔草、除草,其实并不是飞去不可的。下半晌太阳偏西的时候,两人又要下地。刘云天见了也要去,左梅自然也跟着去了。地里的玉米已经长到齐腰高了,闷热不已。满身是汗的刘云天,看见站在地边一棵小杨树下,不停擦汗百无聊赖的左梅,就从地里出来,领着她到沟底的溪水边说话乘凉。

    刘云天捡记忆中孩童时代的一些琐事讲给左梅听。说:

    “沿小溪一直往上去,是村子里的果园。果园再往上有一个拦河坝,小时候陪爷爷在这里住过近两年的时间,夏天的时候,不是在溪里捉鱼摸虾抓螃蟹,就是到拦河坝里游泳。”

    一番话让左梅羡慕不已,非要刘云天领她到果园和那个拦河坝看看。刘云天没法,只得高声对在地里拔草的爹和弟弟打声招呼,说一会不要等他俩,就带着左梅沿河道一直往上游走。一路上左梅不住地询问刘云天小时候的事情,显示出极大的兴趣,要求刘云天要把小时候的点滴都讲给她听。

    果园还和肉身记忆中的样子差不多,拦河坝却是面积比原来小了很多。左梅看着坝子里清澈见底的溪水,脱掉鞋袜坐在坝身上,一双洁白景致的脚不停地在水中踢打着,搅散水中倒映的天空中洁白云朵的影子,感受着溪水的清凉。还怂恿刘云天下去游泳给她看。忸怩半天的刘云天,终究没好意思在左梅面前脱衣下水。那副窘态逗的左梅一个劲抿嘴笑。毕竟这具肉身的主人,现在是读过多年圣贤文章的付云天,“发乎情止乎礼”的圣贤教诲已经深深刻在骨子里了。

    “看见果园里的两间屋子了吗?我小时候和爷爷在这里的时候,屋子对面还有三间猪圈,东墙下有一个很大的鸡窝。爷爷养了几只鸡,先是养在猪圈里,总是夜里被狐狸偷吃,后来才盖起那个鸡窝。可是狐狸总有办法弄开鸡窝的门。那时候我小,四五岁的样子,每当寂静的夜里听到被狐狸抓住时鸡的凄厉叫声,都会被吓醒,久久不能入睡。”

    “真的有狐狸吗?”

    “不仅有狐狸,那时候这山里还有很多狼。”

    “现在还有吗?会不会突然跑出来袭击我们?”

    “很多年没有听到狼的叫声了。你不知道,有一次,是冬天的早晨。因为我每隔三天都要回家拿我和爷爷的干粮,那天夜里下了场大雪,早晨早早就被娘喊起来,让我早点到果园,晚了爷爷就没有早饭吃。那天我从村子里出来,沿着山梁上隐约的被雪覆盖的山路,因为害怕,一路小跑着朝果园来。走到山梁的最高处和一头狼迎面相逢。”

    “啊!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左梅急促地问道。

    “我当时那么小,怎么能跑过狼?要不是被及时迎来的爷爷把狼赶走,这个世上就没有刘云天了。”

    左梅显然被刘云天的故事吓着了,双手拍着胸脯,一脸后怕的样子,仿佛当年碰到狼的是她一般。刘云天见状,赶忙抓住她双手,轻轻摇晃着,安慰她。

    “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天马上就要黑了。”

    左梅任凭刘云天抓着自己的双手,身体向刘云天身边靠了靠说。

    “好吧,我们回去吧,回去晚了家里人也要担心。”

    等刘云天发觉自己抓着左梅的手时,心里略有慌乱,脸上也微微发烧,低头看身边的左梅也是低着头脸颊微红。急忙松开手,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指着西天的晚霞说:

    “左梅,你看那晚霞漂亮吗?是不是比在城市里更好看?”

    “嗯,真的好漂亮。我喜欢这里的一切。”

    “一会天黑下来的时候,那灿烂的夜空更迷人。在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是一辈子都看不到的。我最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黑夜里,看天上一闪闪的星星了。”

    “现在也想一个人看?”

    “啊?当然不,和左梅一起看,好吗?”

    当两人来到村子东头的山脊上时,村子已经完全淹没在夜色里。头顶灿烂的星光,山里夜晚的微风带着炊烟的味道,带着青草的芳香,带着泥土的气息,带着溪水的清凉,轻抚着两个缓缓靠近的身影。

    被无边夜色笼罩的山中独有的寂静里,只剩下两颗年轻的心的跳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