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君若有情天地久妾比磐石月长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351字

    第二天一大早,嫁到东边村子的姐姐一家四口都来了。姐夫,一个外甥三岁,一个外甥女一岁。记忆中的姐夫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二十七八岁,姓陈,叫陈诚,学过木匠活。外甥叫陈晓琳,外甥女叫陈晓燕。姐姐叫刘彩霞。

    刘云天领着左梅上前相互介绍后,左梅紧忙接过姐姐怀里的小外甥女,到一边逗着玩,好似很喜欢孩子。付平也把他们买来的礼物递到每个人的手中。姐姐一家四口的到来,让小院里的气氛顿时活泼起来。特别是两个小不点,和左梅熟悉后,寸步不离地跟着她转,很是亲热。大黑狗也摆尾摇头上来凑热闹。过了最初对大黑狗的胆怯,三人一狗竟然玩到了一起。这还是刘云天第一次见识到,内心充满童趣的左梅孩子般可爱的一面。

    午饭前,和自己家走的比较近,没出五服的几个婶子也来串门。刘云天猜测应该是奔着左梅来的。小村子本就不大,刘云天留在大学工作,以及带回来一个美丽的城里姑娘的事情,估计昨天就已经传遍。村里人眼光浅,现在的刘云天在他们眼里差不多就是个能人了。

    热热闹闹地过了一天,姐姐一家四口吃过晚饭才走的。

    二人在家总共住了五天。左梅粘着刘云天,把刘云天小时候常去的地方都逛了一遍。每到一处,都要给她详细讲以前发生过的事情,点滴都不放过。刘云天一直逗她,说她是个孩子,甚至比孩子还好奇。左梅却说:

    “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他的全部,包括他的过去。再说,我的确非常喜欢听你小时候的事情。”

    “那我也要知道小梅小时候的点滴啊,到时候可不许有任何隐瞒。”

    “嗯,只要你喜欢,我都讲给你听,好吧?”

    “好。”

    五天里,左梅一直是快快乐乐的。她的情绪也感染了所有的人,小院里始终充满着欢乐的气氛。唯一让左梅为难的是,农家的活计一点都申不上手,特别是做饭。有心帮忙的左梅总是被刘云天的娘和小妹拒绝,理由很简单,“这哪里是你干的活。”五天来,刘云天的家里人几乎把左梅当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真正的仙子,就差供起来了。

    走的那天早晨,全家人都去车站送他们。还给左梅带了一些山村的特产,什么松蘑啊,甜瓜啊,嫩玉米什么的。一家人来到村口的车站时,发现车站上不比往日冷清,而是有不少人,一大堆的媳妇婆娘。刘云天知道,估计也是来看左梅的。山里人总习惯性地认定,凡是第一次被带回家的女孩子就已经是这家的媳妇了。的确,山里走出去的孩子大都也是这样做的。这次刘云天爹娘,弟弟妹妹脸上流露出的不再是羡慕、难舍,或者落寞了。而是一脸非常明显的自豪,欣慰,满足。

    等汽车缓缓驶出众人视线时,左梅对刘云天说:

    “今天怎么那么多人啊?感觉都在看我,看的我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呵呵,她们是来看刘家娶回来的,天仙般美丽的城里媳妇呢。”

    “我什么时候嫁你了,怎么就成了刘家的媳妇了?”

    左梅羞红了脸,娇嗔地轻声反问到。

    “我们这里的人习惯把第一次上门的女孩子认定为板上钉钉的儿媳妇。”

    左梅悄悄伸手,在刘云天胳膊上轻轻捏了一把,没有再开口。

    回到学校的当天下午,左梅就接到通过学校传递的家里人的口信,说她妈妈明天带车来接她。左梅的情绪立马低落了下去,刘云天心内也是依依难舍。占据刘云天身体的付云天也是个近十七岁的少年,通过和左梅两三个月的交往,情窦已开,两人感情也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眼见分手在即,对两人的未来又没有丝毫把握,其心情也是不问自知的。

    晚饭后两人携手再次来到西山公园。

    落日余晖中,穿行在林间小路。天空碧蓝如洗。草丛里的蝈蝈,和浓密的树叶间鸟儿的鸣叫声,此起彼伏。来自左梅身上的幽香,夹杂在青草的芳香中,让刘云天迷醉。自从刘云天的眼神无意间流露出,对左梅的一身蓝色长裙的欣赏,左梅几乎每次和刘云天在一起时,就一直穿着。今天还拿了一条薄如无物的天蓝色丝巾,随意地披在肩上。原来标准学生味的齐耳短发,也留了起来,渐渐长长垂到肩头。

    夏日傍晚的微风中,夕阳背影里,裙裾摇曳,丝巾飘然,丝发轻扬的左梅,婉如凭虚欲飞的仙子。刘云天一时沉浸在眼前的画面中,竟然痴了。

    丫头清瘦,漫披蓝衫。握纤腰恰似不盈半。

    素娇颜,步姗姗,娴静时幽香暗暗传。

    如花花解语,气如兰。

    发,飘飘然;

    眉,淡淡然。

    刘云天脱口而出的一首《山坡羊》,似乎把左梅的灵魂引离了身体。只感觉身体轻如无物,心内空灵而又充实,陶醉在一种无法描述的甜蜜中。任凭刘云天拥着她圆润的双肩,拉近怀里。感觉到刘云天胸膛中砰然的心跳,左梅轻轻扬起绯红了双颊精致的脸庞,一双水润的眼睛深情注视着刘云天。良久,羞怯地轻阖眼帘,温润性感的双唇微微向刘云天的双唇贴近。

    对于刘云天的不主动,左梅一直以为是其内心的自卑作怪,殊不知却是付云天深受圣贤文章影响的缘故。所以这次鼓起勇气,稍显主动地鼓励着刘云天。

    从生疏到娴熟,二人一直吻到似乎要窒息,才分开双唇。左梅还是羞得不行,把头深深埋在刘云天怀里,久久不肯抬起来。感觉到刘云天一手环抱着自己的腰,一手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丝发和肩背。左梅藏在刘云天怀里,喃喃地问:

    “云天?”

    “小梅。”

    “你爱我吗?”

    “我爱你,小梅。”

    “云天,我也爱你。”

    刘云天被怀里左梅呼出的灼热气息撩拨,再次捧起那让自己痴迷的绯红脸庞,温柔地吻上额头,眼睛,鼻头,直至更加湿润的唇瓣。

    手拉手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左梅一直羞涩地不敢看刘云天的眼睛。

    “小梅?”

    “嗯。”

    “你发现没有,原来城市的夜空也很美丽的。”

    左梅抿嘴轻轻一笑,轻轻摇晃了下拉着自己的刘云天的胳膊。似羞,似怯,似嗔。

    “云天,明天我就要回去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

    “我也不想,小梅。不过分开只是暂时的。读过秦观的词吗?”

    “嗯。你是说‘两情若有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是啊。等过一段时间我好好规划一下,有了雏形后,就去找你。我决定了,这辈子小梅是我的,刘云天也是小梅的。”

    “嗯,你说的哈,可不许反悔。只要你不离我便不弃。”

    “好,你不离我不弃。”

    “可是,云天,自古男儿多薄幸。”

    左梅的话音很轻,却有深深的担忧和酸涩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