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书生纵无缚鸡力傲骨天生岂低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3164字

    本来刘云天是想下午,最好是第二天再到左梅家去的,见左梅坚持去他家吃午饭,也就依了她。在左梅的建议下,买了些时新的水果,两人徒步往左梅家走去。

    虽然左梅的父母都知道刘云天这两天要来,不过都不知道确切时间。上午左梅匆忙去接刘云天,接到后也没有再告诉父母一声,结果到家时才发现,只有保姆一人。问过才知道父母今天中午都有事,不回来吃饭。左梅显然有点失望,不过刘云天却是舒了口气。左梅见刘云天一下子放松下来的表情,拿手指头点一下他的额头,说:

    “至于紧张成这样吗?说中午吃什么,我亲自下厨,招待我们远道而来的大才子。”

    显然左梅是想活跃一下气氛。

    “小梅也会做菜?”

    “哼,小瞧人。”

    左梅撅一下嘴,做委屈状。刘云天见保姆没在眼前,走上前把左梅轻轻揽进怀里,对着她撅着的小嘴亲了一口。左梅红着脸说:

    “当心让许阿姨看见。云天你先去洗洗,诺,那是洗手间。我去帮阿姨做饭。”

    左梅的话音刚落,许阿姨就端着泡好的两杯茶来到客厅,把茶杯放到二人面前的茶几上。

    左梅和刘云天连忙说道谢。

    午饭简单却很精致,特别是刘云天看见一身厨娘打扮的左梅,真的很惊讶,本以为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孩子,不料左梅不仅会做饭,而且厨艺真的还不错。见刘云天吃自己亲手烧的菜时,那香甜的表情,左梅的脸上也露出得色。

    午饭后,两人先是在客厅喝了杯茶,左梅就带刘云天去她的房间。本来左梅是想刘云天坐火车一路劳顿,让他到客房小睡一会。刘云天因为不习惯,就说自己不困。第一次进到左梅的闺房,刘云天的心情还是有点兴奋,同时也略显紧张。房间内有和左梅身上相同的味道,刘云天禁不住深吸了一口。那表情有点滑稽,让身边抿着嘴的左梅,翘起了嘴角。左梅的闺房并不华丽,简洁明快,素雅温馨。左梅请刘云天坐在进门左手边书桌前的椅子上,自己坐在床沿上。见刘云天一直打量自己房间的摆设,又翻看书桌上的书籍,就说:

    “云天,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进我房间的成年男子,当然爸爸除外。”

    “是吗?那个李彦哥哥也除外吗?”

    “嘻嘻,吃错了?”

    左梅听出了刘云天话音里的味道,于是把身体略向刘云天那边倾斜了下,对着刘云天的眼睛笑眯眯地问道。似乎,刘云天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问出这样的话,好像那话就在嘴边,一张嘴就溜出来一样。见刘云天有点尴尬,左梅说:

    “云天,那个李彦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初中、高中不仅是一个学校,还都是同班,只是到上大学时才不经常见面。我对他只有兄妹之情,真的没有别的。”

    “小梅,我不是那意思。”

    刘云天赶忙掩饰到。其实自己心里清楚,也许真的是吃醋了,不然不会说出那句话的。见刘云天说完后,低头沉默了片刻,左梅轻声问道:

    “想什么呢?”

    由于房间本来就小,左梅又向刘云天这边倾着身子,两人的脸离的本就很近。左梅说话间呼出的热气,直接对着刘云天的耳朵,弄的刘云天心旌摇荡。

    “想小梅身上的味道。”

    左梅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别过脸看着别处,娇嗔地说:

    “才几天没见,竟然学的如此油嘴滑舌。”

    刘云天站起来,伸手把左梅发烫的脸板正,拥着左梅侧躺到床上,低头把只来得及嘤咛一声温润的一双唇瓣含进嘴里。

    下午左梅没有去单位,说已经请好假了。还告诉刘云天,自己一点不喜欢机械局,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天天喝茶读报。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自己在学校学的那点知识就忘光了。刘云天倒是说:

    “小梅,其实这样的工作挺好,我可不希望将来你去打拼,显得我像是吃软饭的一般。”

    左梅领着刘云天在城内繁华的街道上走了走,因为天气炎热,并没去几个地方。四点多回到左梅家时,左梅母亲已经回来了。显然是听到左梅的电话后,提前赶回来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正看电视,见左梅和刘云天进门,也没站起来,对刘云天说:

    “小刘来了,中午有个饭局,不知道你上午到,所以就没有回来。晚上在家吃饭吧,让许阿姨做几个好菜。”

    听着似乎还算亲热,却明显没什么味道的话,刘云天还是恭敬地说:

    “伯母太客气了,我刚好去另一个同学那里,顺道来看看小梅。中午已经吃过许阿姨做的饭菜,晚上就不麻烦了,我回招待所随便吃一口就行。”

    听刘云天如此说,左梅刚要说话,却被她妈抢先开口。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既然这样,想必小刘坐了半天火车也累了,那伯母就不留你,回招待所好休息,改天再来家里来吃饭吧。”

    听了左梅母亲的话,刘云天也不好再呆,于是接口说道:

    “那伯母再见,我回招待所了。”

    “小梅替我送送你同学。小刘慢走啊。”

    左梅和刘云天一起来到楼下,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也不回去,直接跟着刘云天出了省委家属大院,来到街上。

    “小梅回去吧,伯母还在家等你呢。”

    “云天,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怎么会呢?”

    “我妈就是那样,我爸都说过她很多次了。我才不回去,晚上带你去一家不错的饭馆,那里的菜很有特色。”

    “这样不好吧,小梅?”

    左梅没有接话,而是上前一步,曲臂挎着刘云天的右手臂闷声走着。顿时,刘云天心里来自左梅母亲的不快一扫而光。左梅的举动显然是在向他表示自己的心意,同时也是打算对所有人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刘云天知道,左梅可不是一个喜欢冲动的女孩子,既然这样做了,就说明已经考虑好。刘云天一直以来惴惴的心,不由微微放松了点。

    见左梅还是一脸不高兴,闷闷的,刘云天想岔开话题。

    “小梅?”

    “嗯。”

    “我上个月在省报专栏发表了两篇稿子。”

    “我都看过了,写得真好。我还拿给爸爸看了呢,爸爸也说你很有才气的,而且文化底蕴很深厚。还说等你来的时候,一定和你好好聊聊。”

    说到刘云天的文章,左梅的情绪明显好转,几句话下来,已经忘记她妈妈对刘云天的冷淡。

    “小梅猜一下我得了多少稿费。”

    “不猜,也不想知道。就你那点小心思当我不知道?不就是想还那五百元钱吗?告诉你,我现在不要。等我哪天想要了,再找你。不许再提。”

    说着还用力晃了晃刘云天的胳膊。一番话说的刘云天哑口无言,竟然一时找不到下文了。心里轻叹一声,找个太聪明的伴侣,似乎也不全都是好事。左梅几乎没有见过刘云天吃瘪,今天看见了,还是比较开心的。心情变好的二人,顿时觉得饭馆的饭菜,似乎比想象中的还好吃。

    晚饭后,路过一家药店门口时,见有一台对外免费称量体重的电子秤,左梅执意要刘云天称一称。还说当时分手时说过的,再见面要检查刘云天有没有好好吃饭。拗不过左梅的刘云天只好站了上去。

    “呀,云天,值得表扬啊,都一百二十斤了。”

    左梅的欣喜溢于言表。刘云天觉得心里暖暖的,鼻子酸酸的。刘云天总是接受不了别人的关怀,每每鼻子都会发酸。

    “小梅也上来称称吧。”

    “才不,不知道女生的体重要保密吗?”

    今晚的左梅完全一幅纯真少女的样子,自说起刘云天的文章后,就一直说说笑笑,偶尔还会忘情地蹦跳一下。突然发觉到自己的失态时,还会对刘云天俏皮地吐一吐舌头,那份可爱,只惹得刘云天想刮她的鼻子,捏捏她的粉腮。

    两人一直玩到夜里十点,刘云天才送左梅回到省委家属大院,到她家楼下,看着左梅上楼后,才回招待所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左梅来到招待所陪着刘云天一起用了早饭。饭后,左梅说:

    “云天,本来我爸爸想要今天见你,可是昨天晚上爸爸说最近比较忙,应酬、会议都比较多,最近几天都抽不出时间来,让我问问你可否多呆几天。”

    刘云天虽然不是鸡肚鼠肠之人,但是从左梅母亲,以及左梅捎来父亲的话音里还是听出了些什么。其实也难怪他们,对于自己这样没有社会背景,刚刚毕业农村出来的穷大学生来说,配左梅这样无论哪方面都十分优秀的女孩子,的确有不小的差距。想了想后,说:

    “小梅,来日方长。眼看就到开学的日子了,我刚参加工作,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准备,我想还是今天就回去吧。不过,小梅放心,终有一天,我会风风光光到你们家,向伯父伯母提亲的,给我点时间,好吗?”

    小梅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父母心中所想,刘云天的话中之意,当然都明了。听刘云天如此说,虽然对父母的所作所为很失望,但是刘云天的表态还是让她内心很欣喜。于是坚持让刘云天明天再走。

    “云天,明天再走,好吗?今天小梅要好好地陪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