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鸿雁传书空中月两地相思一样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360字

    听从左梅的建议,刘云天又呆了一天,享受了来自左梅一整天的温柔陪伴,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左梅亲自送他上火车车,于下午回到学校。一路上,脑子里都是左梅的温柔,和站台上她那依依难舍湿润的眼神。

    回到学校休息一下个午,第二天刘云天开始投入到为新工作做准备的繁忙中。

    八月二十日这天,所有教职员工全部到齐,在学校小礼堂,由四十余岁,风韵犹存的女校长蔡文琳主持召开了一个短暂的会议。内容主要是总结一下上一个学年学校的工作,指出需要改进的不足之处,对做的比较好的人或事提出表扬,并鼓励再接再厉。还有就是对新参加工作,包括两位留校生在内的七位新员工的工作进行了分配。并代表学校,对他们接下来的工作成绩提出的殷切希望。最后是安排如何做好新生入学的事宜。

    刘云天的工作是,校图书馆管理员,兼带做中文系新生的辅导员,并在主讲老师有事不能按时上课时代课。对于这份工作安排,很合刘云天的口味。心里不禁想,这份工作对自己来说,不仅能胜任,还肯定能做好。充满信心的刘云天第一时间上任了。

    学校图书馆不仅藏书丰富,天文地理,历史,各时代的文学作品,上下五千年,简直无所不包。最得刘云天心喜的,还有图书馆里这份难得的静谧。担心接下来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刘云天赶在新生入学前,为省报“我为卿狂”专栏多赶了几篇稿件。附带给编辑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大致说接下来工作会比较忙,怕没有时间写稿件,故多写了几篇,请编辑酌情刊载。抽时间也给左梅写了封信。信中把学校的工作安排详细讲了,以及自己对左梅的思念,特别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时尤甚。就此,刘云天把自己思念的心情写进一首散曲《一半儿 闺情》里,附在信中一并给左梅寄去。相对于唐诗的严谨端庄,宋词的婉约豪放,刘云天更喜欢元曲的活泼可爱。

    丝发披肩夜初阑,昏灯只影慵欲眠,倦拥香衾合凤眼。

    床恁宽,一半儿是俺,一半儿闲。

    自八月二十八日起,新生陆续报道,学校所有员工开始了脚不沾地的忙碌。刘云天自然也不例外。直忙到九月十日才好转,学校新学期的生活也正式开始。刘云天大部分时间在图书馆,为新生办理借书卡,建立借书档案等。闲暇时,也去中文系大课堂和新生一起听听课,代课的机会不多。到十一月底,总共不超过十堂课。对于代课,刘云天无丝毫压力。不仅如此,由于刘云天扎实的古文学功底,在讲古汉语和古代文学时,简直可以说是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文章中涉及到的典故、历史人物故事等,基本是顺手拈来。虽然只是不到十堂课,却深得听过他讲课学生的喜欢。另外刘云天的年龄也摆在那里,二十一岁的肉身,十七岁的心理,更容易获得新生的好感。图书馆的工作也做得有声有色。为此还专门得到学校的表扬。蔡文琳校长在十一月底亲自找他到办公室,亲切地对他说:

    “云天参加工作以来三个月期间的表现,学校有目共睹。学校领导都在关注着你。还有你在省报发表的文章,不仅文采、内容方面都非常好,同时也为学校争光。所以,希望你能再接再厉,年终能获得学校优秀教职员工的称号。那样在接下来的新学期里,学校会考虑适当调整一下你的工作。这也同样对你以后的职称评定很有好处。”

    “十分感谢校长和校领导的关心,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只是,如果新学期要调整我工作的话,希望学校考虑能继续让我兼职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得到蔡文琳肯定的答复离开校长办公室的刘云天,心里比较得意。也是,刘云天的心理年龄毕竟只是十七岁付云天的心理年龄,还是个喜欢受夸奖的年龄。同时,如果自己能顺利晋升讲师、助教、教授,特别是,如果能在接下来的三五年内晋升教授职称,是不是就可以风光地向左梅的父母提亲了呢?

    三个月期间,刘云天和左梅之间的信件总不会间隔三天的。现在刘云天宿舍写字台的抽屉里,已经有大大一摞左梅的来信。当然,左梅那里刘云天的信也不会少。有一次左梅在信中说想看刘云天的毛笔字,从此刘云天给左梅去信开始用毛笔书写。最初还是工笔小楷,后来就慢慢变成行书,等左梅适应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写草书了。左梅最近一封信中提到,她把刘云天的草书拿给父亲看后,让左梅那位做高官的父亲大吃一惊,给了四个字的评价“大家风范”。

    左梅的这封信不禁提醒了刘云天,要不要参加一些社会上举办的书法比赛呢?文章之外的琴棋书画,刘云天对于自己的书法是最满意的。刚好,学校元旦期间也要举办书法比赛,刘云天决定先参加学校的比赛,看看效果再说。

    毫无意外,刘云天一篇《岳阳楼记》行草结合的繁体字书法作品轰动了校园。被无意中看到,校报中关于刘云天书法作品报道的市报记者向学校讨要了原稿,登载在市报副刊。用了一个醒目的标题:重生才子复古书法。于是,看到这篇书法作品的同时,刘云天死而复生沉寂了多半年的事情,再次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议话题。

    一直在异地关注刘云天一举一动的左梅,也看到了那篇《岳阳楼记》的书法作品,立即来信勒令刘云天要回原稿寄给自己,要装裱起来,说是将来作为传家宝世代继承下去。弄得刘云天哭笑不得。自然不好意思去讨要原稿,只好用心重写了一幅寄给左梅。

    得到刘云天寄来的书法,左梅一眼就看出来不是原稿。不过,对照报纸上的那篇认真比较后,觉得手中这篇要好得多,显然刘云天是用足了心意,左梅不禁满心甜蜜。只是见字不见人,无边的思念又袭上心头。左梅当即决定,请假回学校看望刘云天。

    左梅的到来,刘云天事先没有得到只言片语。当看到突然出现在图书馆门口蓝色的倩影时,刘云天的心,瞬间被左梅带来的惊喜和甜蜜充满。见四下无人,站起身一把把左梅拥进怀里,嗅着左梅身上久违的味道,喃喃地道:

    “小梅。”

    “云天。”

    这天是农历的十一月十五,晴天。

    晚饭后,两人踏着月光来到西山公园。沿着洒满落叶,曾经的林间小道,身边的树木花草,虽然早已叶落枝秃,看在两人眼里还是那样的亲切美丽。当时的夕阳变成今夜的满月,不再有虫鸣,鸟儿也都已安息。两人独享这份只属于他们自己的静谧,诉说彼此的离情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