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风雪交加佳人至欢声笑语满园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454字

    午饭后,一早就阴沉沉的天飘起了鹅毛大雪。姐姐一家人见状,担心晚了路上不好走,匆匆回家了。天擦黑的时候,刘家爷三个围坐在火炉旁,说着闲话,娘和小妹准备晚饭。突然堂屋门被人推开,一身雪花的五爷爷家三婶进来对娘说:

    “最晚一班公共汽车因为雪大,到徐家集就回去了,听我们家隔壁的刘喜子说,看到一个年轻姑娘,背一个大包,正往我们这里来,看着好像是你家儿媳妇,天都黑了,你们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听完三婶的话,刘云天突然记起左梅信中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的话,连忙站起来往外跑。娘在身后喊:

    “穿上大衣。”

    小弟抓起大衣赶上来递给他,也跟着一起向村外的大路上跑,小妹也扔下手里的伙计,跟了出来。冒着雪花和凛冽的北风,三人直跑出七里多地,果然看到远处公路上有一个纤细的身影,在风雪中艰难地行进着。由于雪太大,并看不清人的脸,不过刘云天心里感觉,那一定是左梅。走近后一看,果然是。瞬间刘云天眼里激动的泪水就滑落下来,一把把左梅揽到怀里,边替她扑打身上的雪花,边心疼地埋怨道:

    “小梅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这样的天气,要不是三婶捎信,你知道多危险吗?”

    左梅见刘云天的弟弟妹妹都在身边,从刘云天怀里挣脱出来,笑着说:

    “怎么没提前说啊,不是在信里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吗?不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全家人都喜欢。就是太冒失了。”

    说着把左梅背上的双肩挎包取下来,站在身后的弟弟顺势接过去,对左梅笑着点点头,转身向回走去。小妹气喘吁吁地上前拉着左梅的手说:

    “嫂子是不应该一个人走,应该在下车的地方托人捎个口信,等我哥去接你才对。”

    小妹“嫂子”二字说的极其自然,估计是心里早就把左梅当成哥哥的媳妇的缘故,才在见到左梅时脱口而出。不过听到毫无准备的左梅耳朵里,还是让她瞬间脸红起来。本就被风雪吹的微红的脸庞,更加娇艳了。只是侧头对着刘云天娇嗔地瞪了一眼,就和小妹手拉手向村里走去。

    左梅今天穿一件黄色带风帽的羽绒服,领口处隐约可见红色针织围巾的影子,下身是水洗布的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黑色的半高筒棉靴。自然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青春活力。

    到篱笆门外,爹娘都已经站在那里迎着,三婶也没走。三婶是个喜欢打听村里人家私事的人,自然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刘云天的媳妇来了。等刘云天四人走近,娘一把拉住左梅的手,用关切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没见有不好的地方,才放下心来。赶忙拉着左梅进了屋,亲热地问左梅父母是否安好。左梅一一微笑着应答着。娘又开始埋怨刘云天:

    “小梅大老远来,也不知道早点去接一下,这样的大雪天要是有个好歹,看我不饶你。”

    刘云天只有静静地听着。左梅说:

    “伯母,不怨云天,事先他也不知道我要来。”

    左梅的到来显然给整个家庭带来了不一样的欣喜。娘和小妹一起动手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被留下来的三婶也帮着忙活。爹又打发小弟去把三叔和三叔家的小妹妹请过来,窄小的北屋东间被九个人挤得满满当当的。刘云天陪着爹和三叔喝了不少白酒,左梅在旁边只是微笑地看着,并没说什么,只是不住地给几个人身前的杯子里到水。一顿饭直吃到近十点才结束。有点劳累的左梅依然和小妹歇在西间。

    早晨,左梅是被大黑狗的欢闹声惊醒的。穿衣来到堂屋想要到院子里看雪时,被小妹拦住了。说:

    “先别出去,大哥和二哥在捉家雀呢。”

    “怎么捉?我也要看。”

    小妹拉着左梅来到门前,把屋门稍稍开了一道缝隙。左梅从门缝中看到院子的雪地里,有一块被清扫干净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大大的竹编筛子。筛子一侧用一根玉米骨撑起一道缝,玉米骨上系着一根绳子,一直延伸到东屋里。筛子开口处的地面上撒了些玉米粒,已经有不少麻雀沿玉米粒一直啄食着,渐渐被吸引到筛子边,有一两只已经进到筛子里。等筛子中的家雀越来越多,只见绳子一动,拉走支撑筛子的玉米骨,贪吃的家雀全部被罩在筛子里。左梅欢呼一声推开屋门跑出来,刘云天和弟弟和从东屋来到筛子前。小妹从堂屋拿出一只带盖子的塑料桶,小弟把筛子下的家雀一只一只的捉到塑料桶里。

    接下来,左梅不忍心看小弟杀家雀,就和刘云天在院子对雪人。刘云天说:

    “院子小,我们先把院子里的雪清扫干净,弄到大门外,在大门外宽展的地方,堆一个和小梅一样大大的雪人。”

    “好啊,我带相机来了,一会堆好雪人,一起照相。”

    只是两人的水平差了点,累出一身汗,勉强堆了一个大肚子圆脑袋粗矮的雪人。找来胡萝卜当鼻子,弄两颗黑色纽扣当眼睛,嘴巴是一只大个的红辣椒做的。丑是丑了点,不过看起来很滑稽,左梅还是十分开心。先给刘云天拍了一张,又让小妹给两人拍了几张,然后是小妹,全家人,小弟都拍了不少。

    收拾好家雀的小弟,中午就让娘把家雀剁碎,放上香菜末一起米炒出来。第一次吃家雀的左梅,吃的很开心。午饭后,小弟建议去刨螃蟹。左梅听了很诧异,螃蟹不是捉吗,怎么说是“刨”螃蟹呢?

    “小梅知道螃蟹要冬眠吗?”

    “当然知道,当我不学无术吗?”

    “螃蟹冬眠时喜欢群居,如果找到螃蟹的窝,刨开外面的冻土,一次最多的时候能捉到大半水桶,有一二十斤呢。”

    左梅明白之后,就迫不及待地要刨螃蟹去。这件事小弟最在行,所以刘云天和左梅只管跟着就行,以前小妹是不参加的,这次见左梅也要去,就一起去跟着玩。大黑狗也跟在几人身后,向村南的一条冰冻的溪流上游走去。

    走出村庄,踩着齐膝深的积雪,渐渐来到小溪的上游,左梅顿时被山野的雪景迷住了。翠绿的枝头落满雪花的松树、柏树,错落有致的似一座座雪塔般矗立着。杨柳光秃的枝干上是挂不住太多雪花的,只是在枝条的上侧有两指高的雪凌,轻轻一摇,便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细碎的雪花在阳光下发出亮晶晶的光。落在蒿草上的积雪,被下面茂密干枯的蒿草,顶出大小不一的鼓包。不小心踩到会被突然的下陷惊出一身冷汗。见惯了城市里千篇一律雪景的左梅,不禁拿起相机欣喜地拍了好多照片。

    到太阳落山时,螃蟹虽然没有捉到多少,也有五六斤。一直在雪地里疯跑的大黑狗,在四人要回家的时候,叼着一只硕大的野兔,从山林里钻了出来。跑到小弟跟前,尾巴摆来摆去,抖着嘴里的野兔,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幅邀功的模样。惊喜的左梅,也忍不住过去抚摸了一下大黑狗缎子般的毛发,又轻轻拍了拍大黑狗的额头,以示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