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欢愉时短人离去相思日长夜难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136字

    年初三的晚饭十分丰富,有油煎螃蟹,有清炖野兔,有米炒家雀,另外还做了几样青菜。左梅吃的非常香甜。在小妹的鼓动下,还喝了两小杯葡萄酒。脸色微红,灯光下更显俏丽迷人。刘云天的心里始终被一种异样的甜蜜充满着,没喝几杯酒,就感觉晕晕的。小妹发现后,不住地打趣他。

    “哥哥这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虽然打趣的是刘云天,左梅的脸反而更红了。娘一直盯着左梅看,把左梅看得越加不好意思起来,拘束地低着头。

    “小梅,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想的,我和云天爹想,你们都不小了,要是你父母没什么意见的话,你和云天的事情就早点定下来吧。”

    刘云天自然知道娘话里的“定下来”是什么意思,就是要他们两个定亲的意思。想到左梅父母的态度,刘云天赶紧替左梅解围道:

    “娘,不是说好了吗,我们都才二十一二岁,再过个三五年也不晚。”

    左梅也知道不是那么容易过父母那一关,又不好实话实说,见刘云天替自己解围,只当是害羞,红着脸低着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刘云天怕娘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就岔开话题说:

    “娘,昨天姐姐一家人来,今天大雪,明天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亲戚了?”

    “是该去了。你姑姑家,姑奶奶家,舅老爷家,你姐家也要去看看。”

    “那明天我和小弟两人分头去吧。”

    又转头问左梅:

    “小梅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

    左梅虽然很想和刘云天在一起,却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正在犹豫时,娘接口说:

    “小梅还是在家和你妹妹玩吧。你们俩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大过年的去老亲戚家不大好。等你们定亲后,再领小梅去认认门也不晚。”

    乡下的风俗,小梅如果跟刘云天一起去那些老亲戚家,自然会把小梅当做刘云天的媳妇对待,第一次上门是要给见面礼的。娘是怕那些老亲戚尴尬,所以才阻止小梅一起去。

    第二天早饭后,刘云天去看望姑姑和姑奶奶,因记挂着家里的小梅,在姑奶奶家用完午饭,就匆匆返回了。由于一路上的积雪还很厚,再加上天气一晴,融合的部分积雪又结成冰,道路十分湿滑,付平是骑自行车去的,回到家出了一身的汗。左梅心疼的赶紧拿自己的手绢给他擦。知道刘云天是惦记自己,才匆忙回来的。心里更是感觉刘云天的体贴。

    今天已经是初四,左梅单位是初六上班,按理说明天就要动身回去。左梅告诉刘云天说:

    “云天,我真不走。”

    “那就不走吧,我也舍不得小梅走,思念的滋味太不好受了,要不以后你别上班,我养你吧。”

    “呵呵,我也想啊。不过现在恐怕不行,我不想年纪轻轻就一直没有工作。我爸妈那里也通不过。”

    “能晚走几天吗?”

    “晚一天应该问题不大,我初六走吧,初七回去上班。”

    初五上午刘云天和左梅去邻村的姐姐家,吃过午饭才回来。下午就没再出门,因为左梅明天就要走,刘云天要一直送她到火车上,所以一个下午家里人就收拾给左梅以及她父母的礼物。乡下没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自家地里出产的小米、绿豆、地瓜,还有从山上采的松蘑。上次左梅带回去的松蘑,她爸妈都直夸好吃。

    第二天早早用完早饭,一家人把刘云天和左梅二人送到村口的车站,直到二人上了车,才转身回家。

    刘云天帮左梅领着装满小米、绿豆、蘑菇等的背包,一直到火车站买好车票。见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车,两人来到站前的一家咖啡馆里。刘云天要了一杯蓝山,给左梅点了一杯拿铁。分手在即,两人心情都有点郁郁的。谁也不愿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对视着。刘云天拉着相对而坐左梅的手,轻轻在手心里摩擦着。眼见左梅的眼睛越来越红,泪水只在眼眶打转,刘云天的鼻子也酸酸的。

    “小梅,你还没见我参赛的那幅作品吧?”

    “嗯。”

    “正月底就会有结果,如果我能评进前三,学校就会给我记功一次,基本上能保证第一学年结束时评上副教授。如果我再在一些影响较大的报刊上发表一两篇文章,就更没问题了。”

    左梅被刘云天的新话题吸引,暂时忘记了分别的苦痛。

    “那你岂不是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恐怕还不只是我们学校,放在国内,二十二岁的副教授也不多吧?”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副教授的名头怕是还不能打动你妈吧?”

    对于妈对刘云天的态度,左梅也是很无语。左梅的母亲也是出身高门,左梅的父亲家境随比现在的刘云天强,也强不了多少。为什么就非要看不上刘云天呢?左梅很是郁闷。

    “我妈那里有我呢,你只管保重身体,好好工作,在教学、书法、写作方面做出一点成绩来,我想我妈会慢慢改变观点的。”

    “李彦还常去找小梅吗?”

    见每次一聊到两人的亲事,刘云天都会提起李彦。显然刘云天对李彦比较紧张。左梅不禁莞尔。刘云天能为她吃醋,左梅内心还是很得意的。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呢,我之所以初二就离家来这里看你,就是因为李彦说初二要到我家来。我本打算初三再走的。”

    “那你妈没拦你?”

    “我留下张字条悄悄走的。”

    刘云天见时间差不多了,结账后,牵着左梅的手,左梅则轻轻靠在刘云天的身上,两人默默地走向候车室。刘云天买了张站台票,一直送左梅到车厢,为她安放好背包后,轻轻拥了一下,在左梅再次发红的双眼的注视下,在车厢喇叭传出送行的客人请抓紧下车的催促下,走出车厢,站在站台上,两人隔窗相望着。随着一声长鸣,火车缓缓启动,左梅的眼泪也如线般流下来。任眼泪肆意地流着,左梅只是痴痴地看着站台上边追着列车跑,别挥手的刘云天看,直到彼此再也望不见为止。

    连夜赶回的刘云天不知道离去的左梅是怎么过的,自己是彻夜未眠。脑海中始终是痴痴望着自己的,左梅那满溢泪水的双眼。刘云天的心一直紧缩着,微微的疼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