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得银奖名动圈内评教授平步青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465字

    随着左梅的离去,似乎把小院子里的欢乐也一起带走一般。初七一整天都没有听见谁的欢笑声。刘云天心里虽然也很伤感,不过不想影响到家人。于是下午让小弟去邻村姐姐家送个口信,趁着自己离开学还有七八天的时间,既然定下要做明式家具,不如明天就动手。

    第二天姐夫早早就来了。姐姐并没有跟来,说今天家里会有亲戚,要在家里准备吃食伺候着。四个人合计了一会,决定先做一张明式八仙桌,两把配套的椅子。因为是第一次也没有用好木料,就是用家里存下的榆木、桐木先试试再说。有图样,再有刘云天在旁边指导着,以姐夫为主,小弟和爹打下手,头半晌就叮叮当当开工了。姐夫的手艺还说得过去,只是第一次做,怕失手浪费木料,所以一直小心翼翼,自然用时就比较多。到元宵节时,才略有雏形。第二天刘云天仔细交代后,就返校了。

    在家的几天忙于看姐夫他们做明式家具,回到学校又因为刚开学,诸事繁忙,分别时的痛苦减缓了不少。正月底,省书法协会来电话说刘云天那幅参赛作品获得了第二名——银奖。电话直接打到校办公室,是办公室蔡主任通知刘云天的。同时带来校长的话,给刘云天半月公假,交代好学校的工作,去省书法协会一起参加颁奖仪式。

    刘云天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是跑到邮局给左梅挂了一个长途电话。让左梅和自己一起分享作品得奖的喜悦。后头又仔细写了一封长信给左梅寄去。学校的工作好交代,只是离开半个月时间,找个人临时替替即可。刘云天来到省城书法协会时,得到了协会一干领导的热情招待。全国性的书法比赛,能获得第二名是很不容易的,不仅刘云天会名利双收,书法协会也会因为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书法家而得到上级部门的嘉奖。

    颁奖典礼是在京城书法协会总部举办。陪同刘云天一起前往的有省书法协会会长林怡然,常任理事段梅,生文化厅办公室黄主任。从阵容上也可以看出省里对刘云天获奖一事的重视。

    颁奖典礼既隆重又庄严,接下来的庆功宴更是夸张,足有上百人参加。这一切对刘云天来说都是第一次,第一次进京,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第一次见如此繁华的都市,第一次置身于万众瞩目之下。要说心里没有自得是不可能的。晚上在旅馆休息时,省文化厅办公室的黄主任敲门进来,通知说:

    “小刘啊,明天国内书法界泰斗,著名书法家季老要见你。季老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像这次主动打招呼要见一个晚辈的事,更是几乎没有。你可要珍惜这次机会,好好休息,早晨我们陪你一起去。”

    对于书法泰斗季老,刘云天还是有所耳闻。

    第二天由黄主任、林会长两人亲自陪同来到季老工作室。刚进门,季老不等众人施礼,就开口道:

    “都不要客气。听说小刘年轻,却没想到如此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啊。你的字不仅有大家风范,更是深得书圣字体的真髓,让老朽我都不得不打心底里叹服。”

    季老是个七十多岁,面目慈祥,一身书卷气的老人。说话口气随和,待人亲切,毫无一点泰斗的架势。听了季老的话,刘云天急忙谦恭地说:

    “晚辈才拿几天笔啊,不当季老如此盛赞,实在是汗颜。”

    “哈哈,年轻人能够谦逊是好的,可不要过分啊。”

    季老对刘云天的印象显然不错。会面的时间不长,不到一个小时,季老的私人秘书已经提醒两次,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参加,再晚就赶不上了。刘云天等人见状急忙告辞出来。临走季老拿自己的片子递给刘云天,并说:

    “俗务太多,就不多留各位了,小刘有时间再来京城,我们再好好聊聊。”

    有叮嘱黄主任、林会长等,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好好关照一下刘云天。

    “这样有书法天赋的年轻人可不多,你们要好好培养,不要埋没了人才,不然我可不依。”

    从经常返回省城后,自然又是一番庆贺。省内各大媒体的记者纷纷上门采访。省电视台还为刘云天做了一期专访。省报专栏记者偕同林副主编一起找到刘云天,说最近省报刚好想要在副版再开辟一个书法专栏,特来向刘云天约稿。只要能赚钱,刘云天自然来者不拒。不论是付云天还是刘云天,都被没钱给弄怕了,尝够了穷的苦楚,所以目前的一切行动指南,都是钱字当头。

    本来从京城返回时,刘云天感觉时间很宽裕,应该能够挤出三两天来,好去看看左梅。结果却出乎意料之外。不仅没有挤出时间来,反而超出了校长批给的十五天假期。回到学校时,整整晚了三天。到校长室给校长汇报时,说到超出了三天时,校长笑眯眯地说:

    “给你十五天公假,你超出了三天,那小刘是准备认打还是认罚呢?”

    “请问蔡校长,认打如何,认罚又如何?”

    “认打吗,就是给我写一篇书房作品,认罚吗,是写的时候必须尽心尽力,不可糊弄。”

    蔡文琳校长用十分认真的口气说到。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刘云天也被校长逗笑了,连忙答应着:

    “好,打和罚我都认了。校长对写什么内容可有打算?”

    “没有,我相信你,你肯定不会写一些俗不可耐的东西。”

    一周后,刘云天拿着用心写的一幅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再次来到校长办公室。当蔡文琳仔细看了刘云天的作品后,抬起头轻轻一叹。

    “於我心有戚戚焉。”

    又低头欣赏了一遍,才仔细收起来。对刘云天说:

    “有什么要求吗?”

    “能为校长效劳,晚生已十分荣幸,岂敢再有要求。”

    刘云天故意文绉绉地答道。

    “本来我已经给你准备好礼物,既然云天如此谦逊,那就算了吧。”

    说完故意不看刘云天,低头看桌上的文件。

    “校长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还是拿出来看看吧,不然岂不白白辜负校长的一片心意。”

    蔡文琳也不再逗他,不过也没拿出 礼物来。只是说:

    “经校领导研究,并报上级主管部门批准,特破例晋升你为教授。你觉得这礼物可抵得过你的《过故人庄》?”

    “抵得过,抵得过,十倍不止啊。校长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没有了,你先回去吧,评教授的事情暂时先不要公开。”

    刘云天是晕乎乎离开校长室的。不知不觉就来到邮局,第一时间给左梅报喜。两人在电话里唠叨了好久,等放下电话一看,竟然花了刘云天五十多元钱。把刘云天给心疼的。突然又想起来,忘记告诉左梅自己不仅获得银奖,还得到八千元奖金的事情。想了想也没再打电话,还是回去写信说吧。

    五月底,由于刘云天工作积极,成绩斐然,连续在省报专栏刊文,又获得全国书法大赛银奖,破例晋升为教授的消息传遍校园。随着闻风而至的各媒体记者连番累牍的报道,让这位省内,甚至全国都是最年轻教授之一的刘云天声名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