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天下名山七分势西岳无端站三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837字

    左梅并不知道李彦去学校威胁刘云天之事。眼见暑假临近,心里也在盘算,找个什么理由可以多请几天假,好趁刘云天的假期,两人好好聚聚。分处两地的思念真的很折磨人。

    好在有两人频繁的书信往来,再就是摘录刘云天除了省报专栏的文章外,还有陆续在各媒体发表的文章,书法作品等,让左梅从对刘云天无边的思念中略微分心出来。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熬了过来。手头刘云天的文章已经积攒了五十多篇,书法作品也有十几幅。抽个时间,左梅联系了一家出版社,出版社对刘云天的文章也很感兴趣,说是再积攒一下,等差不多有三十万字左右时,连同书法作品一起集结出版。左梅随即写信给刘云天,催促其在不过于劳累的前提下,尽量多写些稿子以及书房作品,好尽快出版。信中也不忘问刘云天暑假的安排。

    刘云天并没有把李彦来学校威胁自己的事情告诉左梅。只是从侧面劝左梅,临时先不要因为自己和家里闹僵,要慢慢来,等自己再努力一下,相信伯母终有一天会接受自己。信中说自己想趁假期四处走走,另外就是问左梅看看有没有机会陪自己一起去。

    接到刘云天的信,左梅看到信中刘云天隐晦的劝告,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被刘云天想和自己一起出门游玩的想法吸引,并没有深思刘云天为什么要如此劝告自己。左梅左思右想,最后找到高中时同学,大学学医的徐丽所在医院,想让徐丽给自己出份不轻不重的病历,以此为借口向单位请假。在徐丽的帮助下,左梅顺利请到一个月假期,兴奋不已的左梅当即给刘云天写信。说自己已经请到一个月假期,等刘云天安顿好自己的事情,来找左梅,两人就可以一起出发。

    学校放假后,刘云天第一时间回到家里。从弟弟的来信中,刘云天已经知道当初让姐夫和小弟试做的明式家具销路相当不错,每个月都能卖出三两件。只是手头款式太少,如果有足够多明式家具款式,相信销量会更多。回到家的刘云天,把在学校整理出来的,十几幅家具款式图样都交给爹,并指点三人弄明白后,只住了五天,留下两千元钱,就出门找左梅去了。

    由于买好火车票后,就打过电话,把火车到达的时间告诉了左梅。所以一走出地下过道,刘云天就看到出站口那抹俏丽的蓝色身影。自从知道付平喜欢自己穿蓝色衣服后,左梅每次和刘云天见面都是特意选择蓝色服饰。久而久之,左梅也开始喜欢上蓝色,偶尔还会在心里自嘲:真是女为悦己者容。

    见刘云天快步走来,左梅很自然地扑进怀中。久久,听到刘云天深情地说:

    “小梅,有你真好。”

    “嗯,我也是。”

    随即,左梅从刘云天怀中离开,从随身的黑色旅行包内取出两张火车票,仰脸看着刘云天说:

    “云天,我已经买好去西京的车票,还有一个小时就开车了,我们赶紧去候车室吧。”

    “你家里人同意吗?”

    “我没有当面征求爸妈的意见,不过我已经留下字条,告诉爸妈和你一起外出游玩。”

    刘云天在给左梅的信中早已告诉她,说第一站就去西岳华山。估计左梅是怕家里人阻拦,才把时间安排的如此紧。二话不说,二人来到候车室,半个小时后,随着长长的检票队伍登上开往西京的火车。火车缓缓驶出站台,离开繁华的都市,穿行在空旷的田野山岭间,两人的心都放松下来。依偎着,欣赏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由于是盛夏,两人选择在傍晚开始登山。当天,天空飘着细碎的雨滴,落在身上,倍感清爽。因为下雨,又是傍晚,登山的人非常稀少,一路上只见三三两两下山的游人,却没发现一个和他们同向的登山者。

    手牵着手,沿着雨中略显湿滑的蜿蜒山道,路边是枝叶苍翠的树木,路下面的沟壑里,流淌着清澈的溪水。偶尔传来一两声鸟儿的鸣叫,让山野更加幽静。刘云天时不时抬手替左梅理一理被雨水浸湿,垂落在脸颊上的缕缕丝发。左梅只是含情微笑,享受来自刘云天的温柔,任其施为。那绯红脸颊上流露出的幸福和浓浓爱意,总让刘云天砰然心动。

    天渐渐黑了下来。空中的雨滴还是不紧不慢的落着。没有变大,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人一路上的话很少,就是碰到一些景点,或者前人石刻,也大都是刘云天简单讲解给左梅听。左梅一直温柔的依偎着刘云天,乖乖的不时点头。渐行渐深,刘云天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左梅如水的温柔给融化了。

    登山的阶梯越来越陡峭,见左梅攀爬时已十分吃力,几乎是被刘云天拉上去一般。越往山上,气温逐渐降低,加上雨水已经渐渐打湿了两人的衣服,刘云天都觉得有点凉意。特别是左梅,蓝色的裙子是丝质的,更不耐雨水,早已紧贴在身上。让刘云天不敢直视蓝色衣裙遮盖下,左梅那凹凸有致,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终于来到中锋,虽然左梅一直说不累,刘云天还是十分心疼,再说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两人找了家旅社住下来,休息一晚,等天亮后再继续攀登华山的另外四峰。先把左梅送到房间,帮着整理好床铺,准备回身的刘云天被左梅拉住了。看着眼前脸颊绯红,双眼满含期待的左梅,刘云天把她揽进怀里,深深地吻向那火热的双唇。

    良久后,刘云天强忍着内心的欲望,艰难地把怀里的左梅分开。

    “小梅,赶紧换一下衣服,早点休息吧。”

    说完匆匆逃回自己的房间。刘云天不得不逃,心里明白,如果再纠缠下去,肯定会把握不住自己的。脱掉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鼻息间尽是左梅身上的味道。如此甜蜜,如此使人陶醉的味道。正当刘云天回味着左梅身上的味道不能自拔时,窗外传来阵阵松涛声,声音越来越大,刘云天知道起风了。心想,估计明天会是个晴天,那样就可以尽情欣赏华山的美景。

    突然传来敲门声,一骨碌从床上下来,打开房间的灯,伸手拉开门,见左梅穿一身淡黄色的丝绸睡衣,俏生生站在门外。低着头,怯懦地说:

    “云天,我害怕,睡不着。”

    刘云天一把把左梅拉近屋子里,拥着到床上躺下,盖好被子,自己躺在左梅身边,隔着被子轻轻拍打着,说:

    “小梅不怕,有我呢。快天亮了,赶紧睡会,乖。”

    说完,轻轻在左梅脸颊上亲了一口。不一会,左梅发出沉稳的呼吸声,已是睡去。

    第二天果然是个晴朗的天气。两人是被窗外纷杂的鸟鸣声惊醒的。睁眼看到身边的刘云天,左梅羞怯地说:

    “云天,转过身去不许看,我要回房间换衣服。”

    “呵呵,夜里来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许看的话?”

    “不许你再提这话,人家不是第一次一个人睡在外面吗,又那么大风,心里怕的根本不敢闭眼睛。”

    穿一身白色连衣裙,披一件黄色披肩的左梅,在山顶晨曦的风中,长发飘扬,婉如凭虚欲飞的仙子。两人简单用过早饭,携手流连在华山五峰之上。欣赏着,那壁立千仞的悬崖,那灿烂的朝阳,那山崖边遒劲的青松,以及半山腰处翻涌的云雾。恍如深处仙境。

    “云天,你说世间只有仙境吗?”

    “难道这里不是?”

    “要是真的是仙境,会不会有仙人呢?仙人真的可以长生不死吗?”

    听了左梅的问话,刘云天不禁想起自己的来历。如果世间真的没有鬼神,自己的魂魄是如何存在的,又是如何来到此间,被自己占据了身体真正的刘云天去了哪里?带着内心诸多疑问,刘云天答道:

    “小梅,我也说不好。我想仙人应该有吧。”

    “云天,不管有没有仙人,也不管仙人是不是长生不老,我只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说完,左梅轻轻转身,深情注视着刘云天的双眼,身体逐渐贴进刘云天的怀里,两人就那么紧紧拥在一起,沐浴着朝阳,任山顶的风吹动衣襟,任左梅的秀发在两张写满幸福的脸颊间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