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无风平地波澜起借力扶摇上九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805字

    刘云天和左梅在华山五峰流连三日,于第四天早晨下山。因为来时是夜里,又在雨中,沿途很多风景都没来得及欣赏,所以才选择在早晨下山,打算好好欣赏一下遗落的风景。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刘云天心想“诚不我欺”。不说左梅,自己走到一半的时候,膝盖已经酸涩难忍。在半山处的“九天玄女庙”歇息的时候,左梅兴致勃勃地抽了支签。见是一支中签,签文为:

    虚空结愿保平安,保得身安愿卟愿。

    莫忘神圣宜还了,岂知神语莫轻慢。

    看签文,似是有虚言妄语之扰,这让满腹经纶的刘云天也不解其意。两人也没在意。

    离开华山后,又先后游览了峨眉山,庐山,雁荡山,黄山,等来到东岳泰山时,离左梅一个月假期仅剩五天时间。分别在即,两人更加珍惜所剩无多的二人世界。虽然自第一夜起,刘云天和左梅就共处一室,但是两人一直保守着最后的底线。按左梅的说法是,要把最美好的自己,留待洞房花烛之夜,毫无瑕疵的奉献给刘云天。刘云天又何尝不是如此想的呢。

    五天后,依依不舍地把左梅送上返程的火车,刘云天直接回到山村的小院。刘云天离开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姐夫和小弟已经把刘云天留下的图样做出来三种。投放到市场后,反应非常好。现在两人已经不再赶集卖家具,而是被客户纷纷找上门来。在拒绝了很多人去家里打家具的邀请,现在他们的家具作坊已经接满三个月的订单。喜滋滋的刘云天完全没有想到,外面关于他的非议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由于山村闭塞,等刘云天返回学校时,才从蔡文琳校长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在一个多月前,省里一份发行量不错的晚报,用半个版面刊登了一份未署名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著名青年才子的风流韵事》。刘云天从蔡文琳那里拿到那份晚报,仔细看了文章内容。大致意思是说省里最近一位万众瞩目的青年才子,靠几篇哗众取宠的文字太高身价后,不懂珍惜,反而频繁取宠于年轻漂亮女子,私生活极不检点,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云云。整篇文章用词激烈,故事粗俗。作为比较了解刘云天的蔡文琳校长自然不信,只是省教委下文到学校,要求学校彻查此事,如果情况属实必须严办。所以第一时间把刘云天叫到办公室,问刘云天怎么办。

    “校长,古人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类东西不管他就罢了,还能和他们计较。”

    “话是这样说,不过省教委要求彻查,学校也不得不应付一下。再说,如果任人栽赃而不吭声,外人还以为我们的沉默代表着默认呢。”

    顿了顿,接着说:

    “你写一封自辩信吧,学校也出一份证明,一起交给省教委,看省教委下一步的举动再说。”

    自辩信就自辩信吧,既然校长吩咐了,不写也不好。同时刘云天心里在琢磨,要不要乘此机会把和左梅的事情公开呢?想了想,还是先问问左梅的意思。估计左梅肯定也看到了这篇晚报上的文章,尽管相信左梅不会误解自己,不过顺便解释一下也好。电话刚接通接通,就传来左梅生气的声音:

    “云天,你看到那份晚报上的文章了吗?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诽谤,绝不能放过那家报社,一定要把背后的诽谤者挖出来。”

    刘云天显然已经是左梅心内的禁忌,任谁都不可以触动,何况是诽谤呢。

    “小梅,犯不上和这样的人生气,最终气坏的是自己的身体。我打电话给你,是因为省教委让学校彻查此事,校长让我写一封自辩信。”

    “不许写自辩信,他们无中生有,恶意诽谤还要你来自辩。”

    怒气未消的左梅打断刘云天的话说到。

    “校长的意思只是为了应付一下省教委,毕竟那是学校的主管部门。另外,校长也说了,学校会写份证明材料一起上交。我想还是写吧,又不是什么大事。”

    “还有,小梅。既然要写自辩信,免不了要牵扯到你,我想问问,要不要在信中公开我们的关系?”

    沉思了一会,左梅说:

    “公开吧,面对一些人再在背后捣鬼。不用说,我也能猜到是谁搞的这事。另外,云天你要说实话,我们外出前,李彦是不是去找你了?”

    “小梅怎么知道?”

    刘云天的疑问,显然是告诉了左梅答案。

    “本来看到那封信里你劝我不要和家里闹僵,我当时就有点疑惑。今天再看这篇文章,我想肯定是因为李彦去找你,你才会那样劝我。真想不到他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好了,小梅。咱们不和他计较。”

    两人又接下来说了些别的,才挂断电话。

    刘云天的自辩信不仅交到省教委,同时也被闻讯而来的省报记者,刊登在省报副刊的专栏里。省电视台在省报记者之后,也找到学校,就晚报上的文章,对刘云天做了专访。隔天,省报以题为《青年才俊刘云天现象》在主板发表文章。文章再次从刘云天死而复生写起,把他走过的每一步都大加宣扬,详细介绍了刘云天的事迹,以及如何被破格提升为教授。文章内不乏诸如青年才俊,文理兼修,最年轻教授,潜力无穷的书法新秀等等赞美的字眼。文章末尾,以人才难得,像刘云天这样文理兼修的青年才俊更是难得,才必招嫉,呼吁各方面应该尽力保护,为其扫清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而不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等结尾,整篇文章充满褒义和呵护的字眼。

    一时间,刘云天成为省内,甚至临近省份的风云人物。由于刘云天的自辩信里公开了和左梅的恋爱关系,左梅也受到许多人关注,特别是她的单位,以及她爸妈各自的单位。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当然表面上对他们三人都是祝贺之词。

    一天傍晚,左梅的父亲左继文回到家里,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左梅母亲李秀,把手里的一份晚报扔过去。

    “你好好看看,这份诽谤刘云天和左梅的文字是不是李彦搞的鬼?我一直劝你不要过多干涉小梅的私人感情,咱们的女儿又不是不知轻重的孩子。你想想你都做了些什么。竟然鼓动李彦去追自己的女儿,我们的女儿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看见很少在家里发火的左继文愤怒的表情,低头翻着早已看过几遍的报纸,李秀没敢吱声。其实,她虽然不喜欢刘云天,更希望自己的女儿和从小看大的李彦在一起,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容忍李彦在诽谤刘云天的时候,夹带上自己的女儿。见到报纸的第一时间,李秀已经找到李彦母子二人,很严厉地指责了李彦的胡作非为。不过,面对丈夫的指责,李秀却无言以对。

    从单位回到家里的左梅,立马发觉到父母间的气氛不对。看到妈妈身边沙发上的报纸,左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妈妈一脸惭惭的,左梅虽然对妈妈干涉自己和刘云天的事情而生气,不过也知道其出发点是为自己好。

    “妈,看电视呢。爸爸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小梅,你先坐下,爸爸有话说。”

    见小梅坐下来,左继文再次开口:

    “上次小刘过来,我的确是抽不出时间见他,你替我问问,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约来家里,我陪他好好聊聊。你也知道,爸爸也喜欢书法,听外界传扬说季老有心要收小刘为关门弟子,小梅听说了吗?”

    听到爸爸和蔼可亲的话语,左梅心里知道,爸爸已经认可自己和刘云天的关系,不禁长出口气。

    “我没听云天提起过季老要收他为徒的话。倒是听他说,季老非常喜欢他,两人之间常常有书信往来,云天也经常把自己的作品寄给季老,请其品评指点。”

    “呵呵,那就好,季老可是书法家泰斗,能得其指点已经难能可贵。”

    当天夜里,左梅梦见古装打扮的刘云天,踏着五彩云霞,在悠扬的乐声里来迎娶自己,发自内心甜蜜的笑声,把自己惊醒,醒来时还能听到梦里笑声的尾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