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锦绣文章论今古百尺高楼再向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3本章字数:2113字

    晚报刊文带来的纷纷扬扬的喧嚣,在诸多媒体的大力打压下,渐趋沉寂。迫于压力,晚报不得不主动上门向刘云天道歉,并在晚报刊登一份道歉信,才算了算。只是最终也没有交出写文章的背后黑手。对此心知肚明的刘云天也没穷追猛打。几个月后,人们逐渐淡忘了那篇文章。

    每年一度的全国书法家联谊会,大都安排在每年的元旦前,向来是在京城举办,偶尔也会到风光秀丽的地方举办一两次。今年在省书法协会的邀请下,再加上季老的示意,破例把举办地址安排在省书法协会。刘云天第一时间就从常任理事段梅那里得到了消息。自颁奖仪式后见过季老,平时两人只是书信往来,由于季老工作应酬繁忙,刘云天也不好过分打扰。听段梅讲季老到时也会亲临。刘云天也是兴奋不已。早早就找蔡文琳校长请好假期。提前一日赶到省书法协会,协助做好接待工作。

    乍一见面,林会长就乐呵呵地打招呼。

    “云天啊,这次可是沾了你的光。往年我们也是每次都发邀请函,唯独这一次如愿啊,还是看在季老的面子上,季老当然是看在你刘云天的面子上。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晚上为刘云天举办了一个还算隆重的洗尘宴,第二天就投身到来日会议的准备工作中。

    傍晚的时候,来参加年会的协会会员,以及应邀而来的文艺界诸人,都已基本到齐。季老没有到,有口信说要到明天下午才能赶来。

    会议总共三天时间,前两天是对上一个年度的工作总结,以及未来一年中的工作重点。第三天请部分如会者发言,大致是讲自己在书法作品创作中的心得体会。风头正劲的刘云天也是发言者之一。刘云天从书法的由来讲起,例数历代书法大家的作品给自己的启迪,直至书法传承到现在存在的诸多问题,最后展望了书法创作的未来。可谓谈古论今,口若悬河。

    下午是每位如会者留下自己的墨宝。刘云天行草兼备地写了一首深秋时,因感念左梅而做的七言诗。此诗是效仿李义山的《无题 昨夜心情》写的。

    淡淡心情淡淡风,冷雨怯怯扣帘栊。

    梧桐叶落西风里,残荷犹擎绿水中。

    夜惊好梦厌犬吠,晓采红叶漫田垄。

    红叶采来好着字,随风寄去任西东。

    晚上的晚宴进行到一半时,刘云天被季老约到房间,两人就时下书法作品的诸多问题进行了一番探讨。主要是季老在说,刘云天在听,一席话让刘云天受益匪浅。两人间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虽然外界传说刘云天被季老收做关门弟子,不过只有两人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未做辩解。

    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刘云天那首诗作就被省报刊登在副刊专栏里。同时不惜篇幅地对这次会议大加渲染。刘云天在界内再次名声大噪。

    许是读到了刘云天的那首诗,回到学校的第二天上午,就接到左梅的电话。两人聊了好久,受那首诗里的淡淡忧伤感染,左梅的语气一直软软的,略带些微幽怨。虽然已经在信中把左继文邀请刘云天去家里做客的事情讲过,电话里左梅再次提出来,希望刘云天能给一个明确的时间。刘云天略作沉吟后,告诉左梅:

    “小梅,马上就放寒假了,你看要不这样吧,春节后你还来我家,然后我送你一起回去可好?”

    “好的,云天。那我就告诉爸爸了。”

    “小梅,千万不要再和上次一样,提前写信告诉我你到站的准确时间,我去车站接你。”

    “会的,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还是初二过去,火车的到站时间是上午十点十分。如有变动,我再告诉你。”

    “对了,小梅。李彦还纠缠你吗?”

    “没有了。自从那篇文章的事情传过来,我妈就上门当着李伯母的面,指责李彦了。自此后,就再也没有找过我,也再没有上我家的门。”

    “那我就放心了。”

    “云天,你不放心什么?是不是一直不放心我啊?”

    “哪有。对小梅我是一百个放心。我不放心的是,怕李彦像对我一样,对小梅下黑手。小梅还是要注意一点才好。”

    寒假如期而至。回到山村的时候,姐夫他们还在打制家具。小弟说:

    “哥哥,今年的订单太多了。估计我们过年时都不能歇。我和姐夫商量着,等你回来看看你的意思,是不是该扩大规模,从附近村子里招两到三个木匠来帮忙。只是又怕被他们偷学了去。”

    “不用担心被人学去。那是早晚的事情,防也防不住。只要我们尽心做,把住质量关就行。”

    “云天说的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姐夫插口道。

    “那就招人吧,如果扩大需要资金,我出。”

    “那到不用,这一年来我们也赚了一些钱,利润还是很可观的。”

    “哥哥你猜姐夫和二哥赚了多少钱?”

    小妹凑上来献宝似的说道。

    “哥哥一定猜不到,姐夫他们前天算了一下,一年下来总共赚了三万多呢。只是大部分都用来买木料了。”

    三万多?刘云天还是有点吃惊的。现在一个万元户就算是富人,岂不是说他们家已经是富人阶层了?刘云天不仅暗自高兴,总算对得起这具肉身的主人了。

    由于条件不同了,再者听说左梅过年后还要来,今年小院的年味更浓。仅置办年货就花了两千余元,破天荒还买来一台黑白十四寸的电视机,是村子里的第一台电视机。每当夜幕降临,来小院看电视的邻居总是把堂屋挤得满满的,最后只好把电视机摆放在堂屋门口,人们忍受着寒冷,坐在院子里看电视。

    “爹,开春后,把屋子重修一下,我看西边还有空地,再接上三间吧,现在也不却这个钱。”

    刘云天和爹商量着。

    “其实我早就在打算,砖瓦都已经订好,匠人也找好了。只等开春时动工。”

    热热闹闹的除夕夜,在一家人的说笑中眨眼就天亮了。拜完年,匆匆吃过午饭,全家都到头大睡。直到天擦黑时才陆续醒来。

    初二一早,刘云天就启程去一百二十里地以外,接左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