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比翼双飞苦无计挑灯夜读有红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252字

    热闹的订婚仪式结束后,刘云天和左梅并没有独处的机会。一是亲友众多,需一一应酬。再者,五一假期很短,刘云天也要会学校工作,还要把爹娘他们送回老家,时间非常紧张。

    两情若要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个热恋中的人,也只好如此安慰自己。从偶尔对视的眼神中,都能读懂对方的情意,知道来日方长,不在一朝一夕。

    回到学校的刘云天,一天上午被校长召到会议室,见学校大部分领导都在,还有机械系系主任,中文系系主任也在。进入会议室的刘云天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样的会议按理是没有他参加的份。蔡文琳对愣在会议室门口的刘云天说:

    “云天先坐下,今天是讨论你下学期的工作安排,所以找你来听听你的意见。”

    “只要让我继续兼任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其余任凭学校安排。”

    “问题是学校现在也为难,图书管理员,你要做,做一辈子都行。只是现在机械系和中文系都想要你,你想去哪个系呢?”

    不等刘云天接话,机械系的赵主任抢先说道:

    “云天是机械专业的毕业生,当时评教授时,也是机械专业教授,自然是去机械系。”

    “赵主任前面的话都不假,只是小刘教授毕业后的主要成就是文学和书法,只有来我们中文系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和发展。”

    中文系的张主任接过赵主任的话说道。

    “听见吗,云天?我们学校向来是文理兼备,主要就是靠机械和中文二系,赵、张两位主任也是我校的中流砥柱。我看两位先不要争,我们都听听云天的想法。”

    “好吧。”

    两位主任听校长如此说,也就不再争论,齐齐转头看着刘云天,听他是怎么想的。刘云天也很为难,去中文系是自己的本意,可是要是舍弃了机械系,相当于把这具肉身原主人的四年努力都舍弃了,总觉的愧对对方。

    见刘云天似乎很为难,蔡文琳开口说:

    “云天不要为难,叫你来只是听听你的想法,至于如何分配你的工作,还是学校决定。”

    “校长,两位主任,我有个想法,说出来请各位领导斟酌吧。”

    “你尽管说。”

    “我想,以后呢,还是以图书管理员为主,同时兼任中文系古代文学课,以及机械系机械制图课,只要两门课的时间不发生冲突,对我来说应该没问题。当然,也可以换成其他课目。”

    “哦,这倒不失是个折中的办法。两位主任怎么看?”

    最后两位主任都退了一步,基本按照刘云天的说法,让其各自兼任两系的一门课。只是机械系的课换成材料力学,而不是机械制图。

    不说学校这边刘云天下学期的工作安排。自从五一订婚后,左梅一直在考虑如何解决将来两地分居的问题。一天在和学医的徐丽闲聊时,左梅提起这个困扰自己很久的难题。徐丽问:

    “你们学校机械专业招不招研究生?”

    一句话提醒左梅,轻拍一下大腿,说: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从我毕业那年,学校机械专业已经获准招收硕士生。谢谢你徐丽,要不是你提醒,我还要继续愁下去。”

    说着上前轻轻抱了一下老同学。徐丽推开左梅,装作很忧伤的样子说:

    “唉,都说女心外向,一点不假。看看我们的美女小梅,不想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一心只想小情郎。”

    说着还发出一连串的“啧啧”声。惹的左梅拿手指着徐丽,直笑的花枝乱颤,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回到家里的左梅开始着手准备考取研究生的事情。自己详细拟定出一份学习计划,贴在房间的书桌前,以及压在单位办公桌的玻璃板下,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因为单位工作很清闲,大部分时间都让左梅用在学习中。下班回到家里,晚饭后也不再陪爸妈看电视,往往要挑灯夜读到十一二点。

    暑假时,左梅以单位工作比较忙,请不下假来为借口,推脱了刘云天想和她一起旅游的要求。只是在刘云天来看她时,高兴地陪着玩了几天。并没有告诉刘云天自己要考学校机械系研究生的事。一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不想让刘云天为她担忧。二是想,如果能够通过,定要给情郎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个暑假因为左梅工作忙,没有时间,刘云天也没有心情做其他事。整整一个暑假除了去看左梅的四五天外,都是在山村小院度过的。不过现在的山村小院已经大变样了。先是原来的三间北屋彻底推倒重建,又加盖了三间。东屋改成四间,小院的西墙处,用石棉瓦搭建起一个面积有两百平方的木工工棚。小院南边盖起新的猪圈和厕所。

    娘说,北屋西边新建的三间是给刘云天和左梅准备的婚房。刘云天暑假时就住在里边。小妹依然住原来的西间,小弟独占四间东屋。

    通过半年的学习和努力,玉英已经算半个木匠,这是姐夫的话。玉英很聪慧,也很吃苦。姐夫说,玉英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木匠。刘云天对玉英笑着说:

    “玉英啊,你可要努力。我还没听说哪里有女木匠呢。你要是成为第一个女木匠,我为你写传记。”

    “云天哥就会笑话我。等我真成了木匠,你必须给我写传记。”

    还喊来小妹为两人作证。玉英已经从父母过世的悲伤中逐渐走了出来。因为小妹也已考上县一中,九月份就要到县城读书,只能一周回来一次。娘怕玉英一个人回到家里清冷,早就不让她回去,让玉英和小妹住在西间。拿玉英如同小妹一样疼爱。

    玉英也把自己当做这个家庭的一员。对爹娘十分孝顺。除了工棚里的木工活,家里里里外外的活计,都尽心尽力地去做。有时娘怕累着玉英,出言阻止,玉英嘴里虽然答应,活还是照做不误。

    玉英也读过高中,只是为了照顾身体不好的父母,高三没有念完,就辍学了。刘云天的记忆中,玉英的学校成绩还不错。在姐夫和小弟三人中,玉英的学历是最高的。刘云天利用暑假时间,培训了一下玉英的机械制图知识,由于高中时玉英的立体几何学的还可以,所以学起机械制图来,并不十分吃力。让刘云天十分高兴。临开学前,给玉英留下一些机械制图书籍,还留了不少作业,说:

    “玉英要好好学学,将来木工作坊再扩大,是需要专门的款式设计人员。希望玉英能够承担起这份工作。”

    “云天哥放心,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