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谦谦君子温如玉万花过眼心有恒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312字

    新学期开始后,刘云天每天有两节课要上,中文系的古代文学,机械系的材料力学。一般是上午九十分钟的材料力学,下午九十分钟的古代文学。其余时间就泡在图书管理员的岗位上,时间排的满满当当。不过还能应付,日子也很充实。

    自从和左梅订婚后,刘云天的心也安定下来。加上左梅在准备考研,自己忙于教学,之余还要做图书馆的工作。两人间的信件往来,从最初的三天,变成现在的每周一封。空闲时间少了,来自彼此思念的煎熬也变轻了点。两人间的感情却是日渐深厚浓郁。

    刘云天所在大学,虽然是所省属高校,不过中文系和机械系在同类学校中的知名度并不低。每年都有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高中毕业生,仰慕而来。特别是中文系,美女众多。男女生比例,最高的一届竟然达到三比一。现在刘云天授课的一届,也是女多男少。中文系四个班级一百六十人中,女生占了七成多,有一百二十人。其中不乏青春秀丽漂亮的。在好事的男同学排出的全校十大美女中,刘云天所教的一届有五人进入名单。

    第一名就是五人之一,叫李松云,一个来自四川的女孩。个头高挑,体型不温不火,恰到好处。肌肤白皙,气质优雅。是众多男生的心中女神。

    第一次见到李松云的刘云天,心里不禁拿她和左梅比对了一下。感觉两人不相上下,只是梅兰竹菊各有千秋。李松云是到图书馆办理借书手续的。当然也认识这位给自己上古代文学课的年轻教授。

    李松云很喜欢听刘云天的课,心想既然如此年轻就能评上教授,自然有过人之处,讲课好也在情理之中。只是随着女生间的不断关于刘教授的八卦,李松云渐渐了解了一些刘云天的事情。比如不仅在省报副刊有专门为其开辟的专栏,比如时常在全国性书法大赛中获奖,比如和同班同桌的左梅订婚等等。

    随着对刘云天的不断了解,随着越来越喜欢读刘云天的文章,随着被刘云天身上那种温润如玉的书生气息吸引,李松云开始情不自已地喜欢在刘云天授课时,盯着那一身深蓝西装,一米七不到,略显瘦小的身影,眼睛一眨不眨。偶尔还会没来由地感到脸庞发烧。

    李松云没想到会在图书馆碰到刘教授,更不理解怎么会是刘教授为自己办理借书手续。

    “刘教授你好,我是你的学生,李松云。”

    “哦?你也是这一届中文系的新生?”

    “是啊,我很喜欢刘教授的课,也喜欢刘教授的文章。”

    没来由,李松云又感觉到脸上有点火热。

    刘云天每天上课时,面对下面黑压压的一百多个学生,自然记不住几个人。手里一边帮李松云办理借书手续,一边和她闲聊。

    “你是哪里的学生?”

    “我是四川来的。”

    “四川是个好地方,人杰地灵,号称天府之国。”

    “刘教授去过四川吗?”

    “我前年去过峨眉山。”

    说着,刘云天把办理好的借书卡递给李松云。

    “刘教授怎么亲自办理借书手续?”

    “呵呵,我是学校图书管理员啊,为你们办理借书手续是本职工作。”

    至此,李松云才知道,为什么刘教授会出现在图书馆为其办理借书手续。想了一下,鼓足勇气对刘云天说:

    “刘教授,我从高中时就喜欢写点东西。只是都很幼稚。不知刘教授可有时间,指点一下?”

    “好啊。谁都不可能上来就写出好文章,需要不断学习和练习的。等什么时候有空,把你的作品拿来,我看看吧。”

    刘云天温和地说道。

    “那太感谢刘教授了,回头我就给教授送来,我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

    说完,李松云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更红了,于是连忙转身离开图书馆。一直回到宿舍,感觉自己的心还在莫名其妙地砰砰直跳。见到推门而入,脸色绯红的同宿舍女生林佳,取笑李松云道:

    “大美女去做什么亏心事了?怎么脸红成这样?”

    “去,你才做亏心事呢。我刚到图书馆办借书卡了。”

    “办个借书卡至于脸红吗?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两人的对话,顿时引同宿舍其余四位女生一起加入进来,一时间,宿舍里唧唧喳喳,热闹得不行。晚上,乘其他人不在,李松云把以前写的文章整理了一遍,挑出自己还满意的放到一起,准备第二天交给刘云天看看。躺在床上,眼前不禁又显现出刘云天那单薄,却书生气十足的身影。脸色再次绯红起来。心里不由告诫自己:

    “不可以胡思乱想,刘教授是订过婚的人。”

    李松云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从小乖巧柔顺的李松云都是家人眼中的骄傲。一直是品学兼优,一路顺畅地考取大学。本来在填报志愿时,李松云面前有好多选择,最终因为仰慕这所学校的中午系,才来到这里。高中时,就已经在一些地方性杂质书刊发表过一些散文诗歌等,被同学们冠以才女的称号。

    第二天下午,还是昨天那个时间,李松云来到图书馆,果然看到刘云天在为其他学生办理借书卡。站在一边等到来人都走了,李松云才上前,递上手里的稿子,说:

    “刘教授下午好。这是我从这些年写的文章中挑出来的一部分,有的已经发表过,有的是刚刚写完的。还请刘教授不吝指教。”

    刘云天接到手里,粗略翻看了一眼,见李松云娟秀的字迹,微微点了点头。

    “就放我这里吧,抽时间我定会认真拜读。”

    “看您说的,还拜读呢?”

    一周后,刘云天把李松云约到图书馆,把稿子递给她说:

    “我都认真读过来。总体说来还不错。只是文笔略显生涩,也有些地方刻意雕琢的痕迹很明显。以后要增加阅读量,要多看多写,持之以恒定能有所建树。”

    “多谢教授指点,我会坚持下去。”

    “有信心就好,古人云写文章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要的就是这个‘自然’,以后多在这上面下下功夫。”

    一来二去,两人相对熟悉之后,有一天李松云在图书馆和刘云天就如何写好文章聊了一会后,看似随意地问刘云天:

    “听说刘教授的未婚妻也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

    “是啊,她叫左梅。机械制造专业,和我同班同桌四年。”

    一直注意观察刘云天表情的李松云发现,一提到左梅,刘云天眼睛里满是柔情。心里觉得好似丢了什么东西一般的同时,对自己偷偷说:万不可做出一相情愿的事情。

    自此之后,李松云把对刘云天的情愫深埋心底,专心学业和写作。并时时在心里,为刘云天和左梅这对有情人送去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