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风来叶摇寻常事身正岂怕鬼敲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322字

    在刘云天的不断指导下,李松云见于报刊的文章越来越多。渐渐在学校也小有名声。同时,两人的时时交往,看在有心人眼中,不免传出一些闲言碎语。刘云天向来不在乎这些。直到有一天,刘云天去校长办公室请示工作。最后时,蔡文琳笑眯眯,眼睛满含深意地看着刘云天说:

    “云天,听说你的学生中有一位才女?”

    “说才女还不至于,不过这个叫李松云的女生,在写作上还是有一定天赋的。”

    “不是经常发表些文章吗?怎么不算才女?”

    “在我的概念中,才女应该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算。李松云还算不上。”

    “那左梅算不算啊?”

    “呵呵,左梅是我心中的女神,怎么能拿她比作才女呢?”

    听到蔡文琳有调笑之意,刘云天也调侃着回答。

    “哈哈,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最近可是有不少关于你和女学生的流言蜚语。”

    “总会有那么些喜欢捕风捉影的人,没工夫理他们。”

    回到自己在图书馆的办公室,刘云天想了想,觉得虽然不用理会那些闲言碎语,不过,还是给左梅写封信说说吧,免得被左梅误会。

    接到刘云天来信的左梅,看到信中刘云天似无意似有意地提到一个叫李松云的女学生,虽然没提这个女学生长的如何,却是对其文学方面的天分十分赞赏。还比较详细地说了他们之间的交往。心思玲珑的左梅,立马知道了刘云天如此做的用意。估计因为和李松云的交往,引起不少闲话,怕自己听到后误会,才来信婉转地解释一下。左梅想到这里,不禁翘起了嘴角,发现刘云天的心有时候比女孩子还细。

    一次和徐丽一起吃饭,徐丽半开玩笑地说:

    “左梅美女啊,虽然我没见过你那个才子情郎,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像那样有才情的男人,就是长成丑八怪,都会是女孩子心中的梦中情人。你不可不防啊。”

    “再者,听你说他还兼着中文系古代文学课。中文系啊,那可是美女如云的地方,郎才女貌,代代相传永听不厌的故事。”

    说完,习惯性的啧啧个不停。左梅很好笑地看着她。

    “还真有传言呢,不过是云天寄来的信中告诉我的。”

    “哈,我说什么来着?”

    左梅笑着把刘云天信中的内容大体讲给徐丽听。听完后,徐丽做出一幅猪哥像。

    “左梅妹妹,你怎么那么好命?这么好的男人都被你碰到了。下次一定要让我见见。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一句话说的左梅把吃到嘴里的菜都笑喷出来。尤其是徐丽那表情,更是让左梅笑个不停。

    “放心,下次一定带他来见你。”

    “左梅,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个情郎会对我一见钟情?”

    徐丽又是一脸认真的样子问。左梅被徐丽逗的,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久才说:

    “巴不得呢,就让你了。”

    “切,鬼才信你。要是被我抢走了,你还不和我拼命?”

    两人说说笑笑,要吃完时,徐丽问左梅:

    “王伟有没有继续骚扰你?”

    “那次之后,又多次去机械局。不是中午,就是下午,我都快被烦死了。见我一直没有答应和他一起出去吃饭,近来倒是去的少了。好像有十来天没看见了。”

    “连几天都记得这样清楚,你不会真打算把才子情郎让给我吧?”

    “好了,不说那个王伟。提起来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不说就不说,我也不待见他。对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马上就春节,算起来也就还有九个月多点的时间。要是春节再玩上几天,也就只有九个月了。”

    “一直在努力,最近很累。云天的文章也要集结出版,出版社一直在催,我一直在拖。今天也是想散散心才找你的。”

    “唉,羡慕死我了。又是作家,又是书法家,又是教授。天啊,怎么如此不公平?我的白马王子在哪里呢?”

    “对了,徐丽,你也该找一个了。过完年我们都二十三周岁了。”

    “用你说,我不急吗?去哪里找和刘云天一样优秀的人呢?你又不肯让给我。”

    徐丽的性格开朗,人也漂亮。有时候显得大咧咧的。左梅很喜欢和她在一起时的气氛,轻松又快乐。

    转眼春节到来,刘云天和左梅商量,不要左梅再请假去他家,总请假也不好。再说总是左梅来回奔波,刘云天也很心疼。刘云天说过完初二,招待完姐姐一家,初三那天到左梅家来。

    左梅没想到的是,初一这天,李彦和王伟一起到她家拜年。这还是自那篇晚报的文章之后,李彦第一次登门。至于王伟的突然到访,更是出乎意料。左继文没在家,只有左梅和李秀在。母女对来拜年的二人都不是很热情。特别是李秀,都不拿正眼看李彦。

    王伟显得比较主动。

    “伯母,左梅,过年好啊?”

    左梅请二人坐下,沏了两杯茶递过去,就在李秀身边静静坐下来。

    王伟没话找话地和她们聊了几句,临走时,装作随意地问左梅:

    “左梅,听说刘云天的学生中有一位女生,不仅人长得漂亮,更有才情,在学校有‘才女’之称。”

    左梅随意地“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

    等李彦二人走后,李秀迫不及待地问左梅:

    “小梅,王伟说的才女是怎么回事?”

    “是刘云天教的一个学生,叫李松云,听云天说很有写作天赋。”

    “王伟是怎么知道的?”

    “云天的信中都说了,因为李松云经常向云天请教如何写作的问题,被一些人看在眼里,难免传出闲言碎语。这个王伟就没按好心。”

    李秀不接左梅话中王伟的事,只问左梅:

    “小梅可不要不管不问,现在的年轻人哪有不花心的。等刘云天来,我要好好问问他。”

    “妈,你怎么能信王伟的话?再说了,云天在信里都告诉我了,根本就是没影的事,你这样问云天,让人多难为情?”

    初三,刘云天如期而至。左梅去火车站接他回来的路上,就告诉刘云天。

    “妈从李彦的一个哥们那里听说了李松云的事情,回头要是问起来,你实话实说就行。我都给妈解释了,估计妈还会问你。”

    “呵呵,真有一些吃饱了没事的人。小梅放心吧,我会好好和妈说的。”

    两人到家后,刚坐下的刘云天,连左梅端来的茶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李秀就开口问道:

    “云天啊,听说你的学生中有个才女?”

    “妈,是有这样一个女生。文章写得不错。”

    “你可要注意啊,闲话都传到这边来了。”

    “妈放心就是。我刘云天不是忘恩负义,见异思迁之徒。”

    “这样最好。可不要做对不起小梅的事情,不然我知道了定然不依。”

    左梅也在一边替刘云天解释,李秀才放下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