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书山终是人写就学海从来自撑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466字

    由于左梅不想让刘云天担心,又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所以叮嘱父母不要讲自己在努力准备考研的事情。所以,至今刘云天都不知道左梅打算考研的事。在左梅家一直待到初六,刘云天想回家时,左梅说:

    “云天在等几天,出版社一直在催我关于你文章集结出版的事情。因为很多事情需要你来办,比如签订合约什么的。所以,趁这次机会一起办了吧。”

    “小梅不说我都忘记这事了。好吧,等办完后我再走。”

    “云天你自己知道到现在为止共发表多少文章吗?”

    “我还真没注意,有多少了?”

    “只知道数稿费,连自己发表多少文章都不知道。”

    左梅轻点了一下刘云天的额头,拿看小财迷的眼神看着刘云天,打趣说。刘云天呵呵一笑。

    “有贤妻如小梅,还要我管那些文章?”

    “还不是你妻子呢。”

    “用不了多久就是了。”

    左梅很期待,也很幸福地看着刘云天问道:

    “用不了多久是多久啊?”

    “小梅想要多久就是多久。”

    “嗯,我也盼着呢。只是恐怕还要过两年。云天会着急吗?”

    “都急得不行了。特别是夜里,想起小梅都难以入眠。”

    “又开始油嘴滑舌。”

    “才没有,是真心话。”

    左梅当然知道刘云天说的是真心话,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是如今两地分居,就是结婚总要两地奔波。还不如等自己考上研究生后,两人就可以在一起了,那是再来商量婚期的事情。

    初八这天,小梅提前和出版社联系好,上午九点两人一起来到出版社。五十多岁的副社长刘文斐亲自接待了二人。对刘云天的文章赞不绝口,特别是刘云天的书法作品。

    “刘教授吧,终于见到你了。比想象的还要年轻啊。真是后生可畏。”

    “社长谬赞,云天愧不敢当。”

    “当的,当的。不说别的,只是季老弟子这个身份就当的。”

    刘云天知道外界一直传说自己被季老收为关门弟子,也没有分辩。

    “刘教授,要是你的书法作品再多点,出版社倒是希望能分开出版。你们的意思呢?”

    “社长不必称呼我教授,听着很惭愧,还是叫小刘,或者云天的好。我们的意思,……”

    说到这里,刘云天拿眼看左梅。

    “刘社长,分开出版也好。原来是觉得云天的文章数量少,才想要一起出版。现在文章足够多了,就分开吧。先出版文集,回头等书法作品积攒一些,再单独出版吧。”

    “既然两位有此打算,我们也算不谋而合。这次就先出版文集吧。想好文集的名字了吗?”

    “想了几个,请刘社长给过过目,看哪个比较好。”

    看了两人拟好的四五个名字,刘社长都不大满意,见刘云天一直谦逊有礼,也不再客气,直接称呼其名,说:

    “云天,你的文章颇有古风,视角高远,字里行间无不情真意切,读后让人情动,催人奋进。不如叫《青春集》。你们觉得如何?”

    两人仔细琢磨“青春”二字,觉得的确比自己拟好的名字好,就点头同意了。

    “云天还有一事,你考虑过没有?最好是请人写篇序文。我这里倒有一个人选。”

    两人也有想过请人写序文,只是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人。听刘社长如此说,就等待他的下文。

    “请你老是季老来写,你们觉得如何?”

    “我倒是也想过请季老来写,只是季老工作繁忙,不好打扰老人家。”

    “季老再忙,弟子要求写篇序文的事,估计还是会答应的。不妨和季老说说,听听季老的意思再说。”

    签好出版协约,两人离开出版社。路上左梅说:

    “云天,估计刘社长也是出于对文集出版后的销路考虑,毕竟出版社是靠销量赚取利润的。要是可以的话,就和季老商量一下吧。”

    “好吧,我找季老商量一下。季老估计不会拒绝,我只是担心打扰季老。”

    刘云天给季老写信试探着说了自己要把文章集结出版,想请其写篇序文,同时也拣出几篇和左梅两人都觉得不错的文章,随信同时寄去。不久就收到季老的回信。信中除简单夸奖了刘云天几句外,还有一篇足有两千多字的长长序文。刘云天高兴不已,第一时间就交到出版社。其余就没有他和左梅什么事情了。刘云天也从左梅家告辞,直接回到学校,准备开学。

    开学之后的几天,由于喜欢听刘云天课的学生不再少数,特别是中文系更多。刘云天很是收到不少学生从家里给他带来的土特产。李松云也带礼物给他。一天下午,李松云提着一个包裹,来到图书馆,见到刘云天后,先是问好。

    “刘教授过年好。”

    “松云回来了,请坐吧。你父母家人都好。”

    “都好,谢谢刘教授。我爸妈让我代他们向您问好。”

    “太客气了。”

    “这些是我家乡的特产,爸妈让给您带来,略表他们对您的感激之情。”

    “对我有什么好感激的,我也没做什么。”

    “半年来,在您的悉心指点下,我都觉得自己写作水平长进不少。这还不都是您的功劳?”

    刘云天也只好收下李松云的礼物。

    开学几天后,就是西方的情人节,国内近年来也渐渐流行起来。情人节那天,刘云天意外地收到十几束玫瑰花,都没有署名,是让花店代送的。这让刘云天苦笑不已。和李松云的传言刚刚沉寂下来,估计这下又有的人说了。

    在给左梅的信中,刘云天告诉左梅,自己在情人节那天收到十几束玫瑰花,还问左梅收到多少。看刘云天的来信,左梅只觉好笑。想上次李松云的事情传过来,估计让刘云天心里有点意料不到,所以才在心里巴巴的写情人节收到玫瑰花的事。

    左梅确实也收到了玫瑰花,不过只是一个人送的。情人节上午九点,王伟抱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来到左梅办公室,把花放到左梅眼前,还问:

    “左梅,喜欢吗?”

    “女孩子哪里有不喜欢玫瑰花的,只是,王伟该送给自己的女朋友,拿来送给我这个有夫之妇岂不是糟蹋了这么好的花?”

    左梅实在不希望王伟再纠缠自己,所以这次干脆把话说的明白一点。不过,王伟竟然不接左梅的话,对于话中的“有夫之妇”四字,更是置若罔闻。

    “在我心里,左梅才是我的女朋友。”

    听王伟如此说,而且是当着办公室其他同事的面这样说,左梅心里明显已经生气了。

    “王伟,请你自重。我和刘云天已经订婚快一年了,婚期也已经定下。虽然我感激你对我的情意,但是我爱的是刘云天,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这花也请你带走。”

    左梅的语气已经相当重了。在左梅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这样说到一个人脸上。不想王伟还是不打算收手。

    “订婚算什么,就是结了婚,不是一样可以离婚吗?我不会放弃的。”

    说完,也没拿桌上的玫瑰花,转身走了。

    气愤不已的左梅,拿起桌上的花,走到窗口,直接从窗口扔到街上。刚好落在走出门口的王伟身前。左梅也不管王伟怎么想,回到座位上也无心看书,直到下班都没有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