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自古红颜真情在难得须眉用意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186字

    回到宿舍的刘云天,忍受着伤处传来的痛楚,也没有胃口吃饭,恹恹地侧身躺在床上,思念着左梅。被突然打开的房门惊了一下,一骨碌坐了起来,不想又牵扯到伤处,不禁咧嘴轻嘶了一声。当看清是左梅时,一颗心顿时温暖起来。人在痛苦时最是思念亲人。

    左梅看见坐在床上的刘云天脸上的大块淤青,眼泪瞬间就滑落下来。一下扑到刘云天怀里,轻声责备着。

    “那么晚了还出去,怎么就被伤成这样?”

    抬手轻轻抚摸着刘云天脸上的伤痕。

    “很疼吧?还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小梅来了就不疼了。”

    “你呀。还没吃饭吧?”

    “等你来一起吃呢。”

    “哼,又来了,是不是在别人面前也这样油嘴滑舌?”

    左梅娇嗔地问道。不等刘云天说什么,拿起桌上的饭盒,去食堂买来两个人的饭菜,不让刘云天动手,先喂刘云天吃了,自己才略微用了点。之后,又把刘云天这几天积攒下来的脏衣服洗干净,晾起来。才偎依着刘云天坐在床沿上。刘云天用手轻轻擦拭着左梅光洁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轻声问:

    “小梅看到报纸了吧?”

    “是啊,要不是看到报纸,估计你又要瞒着我,是不是?”

    “哪有,上午刚把信寄走。”

    “你身上一股汗味,是不是一直没有洗澡?”

    “医生不让伤处见水,说要七天后才能洗澡。”

    左梅听说后,去食堂打了一大桶热水,兑好了,让刘云天脱去外衣,只穿着短裤躺在床上,拿毛巾蘸湿了,一点点为刘云天清洁身体。见前胸、后背、胳膊、大腿到处是大块淤青,边擦边掉眼泪。都擦完,看着刘云天的短裤红着脸想了想,最后还是轻轻拿湿毛巾伸进手去,帮刘云天擦拭了一遍。

    刘云天也是十分紧张的样子,不论自己如何压制内心的悸动,也阻止不了自然的生理反应。让擦拭完的左梅,脸红欲滴,不敢看他。

    “谢谢你,小梅。”

    这还是刘云天第一次对左梅道谢。听在左梅耳朵里,品味到的是刘云天的真情。

    “和我还说这样的话。”

    “爸妈是不是也知道了?”

    “当然知道,报纸还是妈妈拿给我看的。妈妈自从听说了李松云的事情后,对你可上心了。”

    “那这次?”

    “这次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还说男孩子就该有点担当,要是当时你掉头就跑,怕是我也来不了了。”

    左梅晚上住在学校招待所里,直到刘云天可以洗澡,左梅才买了很多吃食,叮嘱刘云天要好好将养身体,拒绝了刘云天送她去车站,一个人打车走了。在学校服侍刘云天的几天里,左梅除了没有和刘云天同宿外,完全做到了一个妻子该做的一切。让刘云天再一次享受到左梅的温柔体贴。

    临走时的前一天晚饭后,左梅见到了来此探望刘云天的李松云。

    那天,两人刚刚吃完晚饭,左梅正在收拾碗筷,听到轻轻的敲门声。走过去打开房门,看见一个身高近一米七的美丽女生提着一个装满水果的袋子,俏生生站在门口。凭女人天生的直觉,左梅心里认定这就是李松云。

    “是松云妹妹吧?快进来,我是左梅。”

    左梅的话语温和又不失礼貌,特别是左梅一身大家闺秀端庄优雅的气质,让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李松云心里也微微折服。虽然宿舍里女生八卦时,李松云知道左梅也曾经是学校十大校花之一,有一个“梅花仙子”的称号。不过,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是师母来了。那天多亏刘教授,不然我们三个女孩子可要遭殃了。”

    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房间内,把手里的水果袋轻轻放到床边的桌上。一声师母,还是叫的左梅既羞且喜。微红着脸说:

    “松云妹妹太客气了,你们还都是学生,不必要花钱买这些东西。能来看看云天,我们就领情了。”

    两人说话时,刘云天一直静静听着,并不插言。这时才说道:

    “松云的伤没事了吧?”

    “都好了,淤青也消了。”

    “松云妹妹也受了伤?”

    “不碍事的,就是轻微擦破点皮。”

    报纸上只是说刘云天受伤,并没有提到三个女孩子也受了伤,所以很多人不知道李松云受伤的事。左梅自然也不清楚。听刘云天解释后,才知道李松云是为刘云天才受的伤。左梅心里想,李松云可能真的对刘云天别有情意,不过一直十分信任刘云天的左梅,知道刘云天不是那样的人。

    “真是的,那些人怎么如此可恶,竟然对松云妹妹这样的弱质女孩也下得去手。”

    说到这里,指着桌上李松云带来的水果,又说道:

    “这些水果还是松云妹妹拿回去自己吃吧,我已经为云天买了好多。”

    刘云天也劝李松云把水果拿回去,最终李松云还是谦让两句后,转身告辞走了,并没有带走拿来的水果。听到楼道中李松云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左梅看着刘云天的眼睛,微笑道:

    “云天,松云真的很漂亮。我一个女孩子见了都怦然心动。”

    听不出左梅是调侃还是认真,刘云天答道:

    “李松云现在可是学校十大校花之首。梅兰竹菊,占了个‘竹’字,号称‘湘妃仙子’呢?”

    “‘湘妃仙子’,这个名字似乎不是很吉利呢。”

    “都是好事的学生瞎叫的,小梅怎么关心起这事来?”

    “哪有关心,也是随口一说。”

    “那小梅不妨给我讲讲,当初你被人称为‘梅花仙子’时的心里感受?”

    刘云天的语气就有明显的调侃味道了。左梅微微笑了笑,对刘云天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说:

    “能有什么感受,只是心里很自豪就是。”

    左梅难得露出这样的小女儿神态,让刘云天不禁痴迷。轻轻拉过左梅,温柔地吻上湿润的双唇。每次亲密接触都能让两人情难自已,隔着冬天厚厚的衣物,依然能感觉到彼此强劲的心跳。

    “小梅。”

    “嗯。”

    “小梅身上越来越香了。”

    “就你嘴甜。”

    “好想早点结婚啊。”

    “嗯,小梅也想呢。”

    “要不我们年底就结婚吧?”

    “就是结婚了还不是要两地奔波,再等等吧,看看有没有机会调到一起。”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刘云天许久,自己短时间内不可能离开学校,想要把左梅调过来,一是难度太大,二是这样做也显得自己太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