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月在中天水映影心忧佳人思修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540字

    刘云天伤势恢复会,继续之前的工作,代课之余,一心扑在图书馆内丰富的藏书中。后来,从办公室蔡主任那里听说了对五个青年的处理结果。五人都是社会上的闲杂人员,没有工作,整日游手好闲,爹不管娘不教。时常偷东摸西,弄来钱财就喝酒,酒后断不了闹事。已经是派出所的常客。每次五人也有分寸,不会把事情闹大,所以也判不了重罪,顶多是拘留几天,就放出来。这次也不例外,没人拘留十五天,负担刘云天的医疗费。五人自然没钱,是家人代付的。

    四月份的一天,刘云天到街上买一些生活用品,牙膏牙刷之类,又碰到五人。见到刘云天后,挤眉弄眼,做出恶狠狠的样子,并没有动手。

    回到宿舍的刘云天,放下买来的东西,习惯性的到操场上溜达。这天是农历三月十七,月亮升起后,照的整个操场都十分明亮。刘云天徜徉在幽幽的月光中,心思又飞到左梅身边。想着不知左梅此刻在做什么,有没有和自己一样,也在对月思人。

    操场南边有一处荷塘,面积有半个操场大小,里面满植了密密的莲花。这个时候,莲叶已经铺满荷塘,偶尔有几支荷花从密密的叶子间,高高露出粉红的影子来。

    今夜无风。荷叶间隙的水面上,映着月亮半个影子。刘云天站在荷塘边静静地观赏着。不时抬起头,看看空中的明月,再低头看看水中的月影。心里总有丝淡淡的忧伤。

    思绪一时飞回六百多年前,一时又飞到左梅身边,一时又来到眼前。恍恍惚惚的,好似眼前的一切不真切一般。

    一时又想到那天被打的情景,还有今天碰到五人时,心里没来由的惧怕。刘云天不由担心起来。要是那天是他和左梅一起遇到五人会是怎样的结果?不论社会治安如何,出门难免会碰到坏人,万一那一幕发生在两人身上,自己还罢了,不过是受点皮肉之苦,左梅呢?想到此,刘云天心里不禁打了个哆嗦。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刘云天还是不能自已地被自己的设想困扰着。说什么也不能让人伤害到左梅。可是自己这毫无缚鸡之力的身体,如何才能确保左梅的安全呢?刘云天一夜都辗转难眠。

    接下来几天,刘云天都在想这个问题。在一次和左梅的通话中,连左梅都听出来刘云天有心事。刘云天只得对左梅撒谎说:

    “小梅,近几天我在构思一篇文章,所以才显得心事重重,没什么事的,小梅不要担心。”

    “虽然写文章是大事,可是,云天,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几经思量,刘云天决定锻炼身体,最好是能练习一些防身之术,关键时刻说不定可以起作用。拿定主意后,刘云天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每天早起跑五公里,每天晚上到操场锻炼四十分钟,如果可能的话,找个武术教师学些基本套路。

    制定好了计划,刘云天就按步照班的坚持锻炼。到放暑假时,经过四个月持之以恒锻炼的刘云天,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原来时不时闹点小灾小病的情况,彻底好转,四个月间连一次感冒都没有发生。饭量也见长,体重更是超过了一百二十斤。当在信中提到自己已经一百二十五斤时,左梅的回信里很是夸奖他一番,那口气如同夸奖一个孩子一般,让刘云天心里很舒畅。

    暑假期间,一心忙着考研的左梅,还是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脱了刘云天一起旅游的要求。刘云天只好回家,为木工作坊设计新的家具款式。小弟已经来信催促多次,说现在家具供不应求,只是客户嫌样式太单一。

    小作坊已经很像样子,原来的场地变得不够用了。和爹商量一下,找到村长,在村口的车站边,圈起一块五亩大的地方,请人开始建设真正的家具厂。经过一年多的学习,玉英已经基本掌握了家具图纸的设计和绘图。刘云天只需告诉她一个大概的样子,玉英就能设计出来。省了刘云天不少力气。毕竟刘云天不懂木工活,画出来的图纸,远没有已经熟悉木工活的玉英画的实用。

    收益也很可观。现在一年的纯利已经接近十万元。在刘云天的家乡,小作坊已经很有名气。刘云天一家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才二十不到的小弟,前来说媒的人,按小妹的说法是“都要踏破门槛了”。娘整天乐呵呵的,也一直忙活着玉英的亲事。只是玉英一点都不配合,总是借口现在忙顾不上,一次次往后推着。

    一天晚饭时,娘又问玉英:

    “玉英,你是怎么想的?再过个年你就二十二,奔二十三了,再补找人家,都成大闺女了。”

    “伯娘,现在真的很忙,等忙过这一段再说吧。”

    “每次都这么说,相亲能耽误多少功夫。我看你彩霞姐给你介绍的那家人就蛮好。云天,你也劝劝你玉英妹妹。”

    “云天哥哥都没有结婚呢,我不着急。”

    “云天是男娃子,你能比?”

    小妹在一边直笑,对着玉英问:

    “玉英姐是不是心中有人了?”

    “真的有人了?要是有的话,你告诉伯娘,伯娘给你说去。”

    “伯娘,别听彩云妹妹瞎说,哪有的事。”

    刘云天是插不上嘴,只是听着。偶尔说一句,不过是:

    “玉英真的该考虑一下了。”

    回到家的刘云天也没忘记锻炼身体。早晨一直跑进山里,来回可不止五公里。晚上就在院子里,伸胳膊压腿。小妹见了笑话他:

    “哥哥原来是文理兼修,现在是不是想文理武三修啊?”

    爹听到后,却说:

    “云天是该锻炼下,身体本就瘦弱,饭量还没我这六十多的人大。要是工作再累,怕是到不了我这个年纪,就动不了了。”

    娘的心思不在这上面,问刘云天道:

    “云天,你和小梅定亲都一年多了,问问亲家的意思,早点把婚事办了吧?”

    临了,还忘不了说上一句:

    “小梅自去年过年时来过,都一年半了,怪想她的。你不是哪里得罪小梅了吧?那可是个好闺女,可不能欺负人家。”

    刘云天也怀疑左梅总是说工作忙,可能是借口,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过,左梅不说,刘云天也不打算问,想左梅总会告诉自己的。

    一天刘云天问姐夫附近可有习武的人。姐夫想了想说:

    “习武的人没有听说,我们村有一个退伍的特种兵,听说擒拿格斗很厉害,轻易四五个人难以近身。你要是想学,我帮你说说。”

    “好啊,姐夫晚上回家就问问,看愿不愿教我,给学费也行。”

    见刘云天是认真的,姐夫也当件正事来办。第二天早晨,就告诉刘云天说:

    “晚上我去问过了,他在县城的学校当保安,现在刚好放假回家,说你要是愿意学,去找他就是,没什么学费不学费的。”

    当天,刘云天就去姐姐家,让姐姐带他到那人家里。那个退伍兵叫孙立,体格并不高大,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很干练的样子。说明来意后,孙立很热情的接待了刘云天。

    “我自小就敬仰有文化的人。刚退伍时,有很多地方请我去当保镖,我都拒绝了,最终选择去学校当个保安。你要是愿学,就每天早晚来我这里,也没什么教不教的,我陪着你练就是。不过很苦,你要有心里准备。”

    自此,刘云天算是正式有了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