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福无双至今日至惊喜临门重聚首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286字

    经过近五十天的习练,刘云天在孙立的指导下,已经基本掌握了擒拿格斗的要领。眼看要开学,刘云天想给孙立留点学费,被拒绝之后,只得到商店花四百多元钱买了不少礼物,一番推让后,孙立才收下。最后叮嘱刘云天说,习武贵在坚持,不可三日打鱼两天晒网。

    辞别家人回到学校,第二天就收到出版社寄来的五十本样书。附带一封简短的来信。信中大意说,第一次印刷了一万册,本是想投石问路,没想到销路出奇的好,不到两个月就销售一空。马上要再版,问刘云天有没有建议,并请刘云天尽快回复。至于刘云天该得的分成,按最初的协议,刘云天按书价抽成百分之二十。《青春集》定价三元五角,那么刘云天每本抽成七角钱,一万册的抽成总共七千元,扣除百分之三十的所得税,实得四千九百元。信中说汇款单随后寄出。

    刘云天随即回信说自己没有建议,还是照第一版印刷。至于自己所得稿费,如果尚未寄出,就请左梅代收好了。

    一周后,左梅来电话。

    “云天,我已经代你领取了四千九百元稿费,是给你寄去,还是先放我这里?”

    “小梅难道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吗?不是说好了,集结出版后,稿费归小梅吗?”

    “那只是随口一说,开玩笑的,我怎能要你的稿费呢?”

    “小梅说什么你的我的呀。”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这才对,刘云天都是小梅的,何况稿费。”

    “小梅也是云天的。”

    电话了传来左梅甜蜜的声音。

    九月底,刘云天接到季老的长途电话,

    “云天啊,书协要为我举办个人作品展,时间定在十月上旬,地点就在书协的展厅。你到时能不能抽身来一趟?”

    “祝贺季老。我一定过去。”

    放下电话,刘云天就去找蔡文琳,到校长办公室后,刘云天说:

    “蔡校长,季老邀请我参加书协为他举办的作品展,时间是下月初。我想请十天假。”

    “季老邀请当然准假。你和两位系主任打声招呼,不要耽误了你代的课。至于图书馆的事情,看来要再配个人给你。”

    “校长看着安排吧,只要不赶我出图书馆,怎么安排我都没意见。”

    刘云天是十月三号离开学校,参加完季老的作品展,返回学校时是十月十五号。临走时,刘云天并没有写信给左梅,想着到京后打电话再告诉她。没想没有找到左梅,办公室接电话的人,告诉刘云天说左梅出差了。在京的几天,刘云天一直在琢磨左梅出差怎么没告诉自己呢?

    回到学校,刘云天先去和蔡校长汇报了一下书法展的情况。汇报完要走时,蔡文琳叫住他。

    “云天啊,有个惊喜等着你,想知道吗?”

    “什么惊喜?校长也学会卖关子了?”

    “不是我卖关子,是有人不让我告诉你。你赶紧回宿舍,有人在等你呢。”

    刘云天狐疑地离开校长室,直奔宿舍而来。心中隐约猜想可能和左梅有关。一到三楼楼道,就看见左梅站在自己的宿舍门口。刘云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老远就担心地问:

    “小梅怎么来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是啊。”

    左梅故作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对着刘云天抖了抖手中的一张纸。刘云天心怀不安地几步跑过去,抢过左梅手中的纸张,仔细一看,“硕士生录取通知书”几个大字赫然入目。下面有手写的“左梅两字”。再接着看下去,才知道左梅被学校机械系新一届研究生班录取。抬头看见左梅在捂嘴偷笑,刘云天拿手指头,刮了一下左梅小巧的鼻头,问:

    “这就是小梅要给我的惊喜吗?”

    “是啊,云天不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终于又可以和小梅在一起了。”

    说着,抱起左梅在走廊里转了一圈。左梅小声说:

    “还不开门进去,被人看见多不好。你都是教授了。”

    刘云天才想起来忘记开门,赶忙拿出钥匙打开宿舍门,推着左梅进去,随手把门关紧。把左梅肩上的挎包扔到床上,顺势搂进怀里,低头就吻上左梅的双唇,左梅也热烈的迎合着。两人的舌头时而纠缠,时而在彼此口中进进出出,鼻息渐渐猛烈。

    感觉到刘云天巨大的生理反应,左梅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推开一点。扬起脸躲避着刘云天的追逐,喘息着,似娇似嗔地说:

    “云天。”

    “小梅,我想,好想。”

    “小梅也想,好在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朝夕相处了,等研究生毕业,小梅就嫁给云天好吗?”

    “好,只是还要等两年。”

    左梅把下巴搁在刘云天肩头,用发烫的脸颊蹭着刘云天的耳朵,轻声说:

    “两年是很长,不过我们一起等,总比两地思念要好很多。希望新婚之夜是我俩一辈子中最最美好的一夜,值得我们一生追念。”

    左梅的话透着无限的温柔和憧憬,刘云天的心瞬间也融化了。轻轻抚摸着左梅单薄衣衫下火热的脊背,挪动一下身体,稍微离开左梅一点。良久才平复心中熊熊燃烧的欲望。

    吃过晚饭,两人一起来到操场,转了一圈,刘云天说:

    “天还早,要不我们去西山看看吧?”

    “还是别去了,等明天下午,我陪你去吧。那次把我吓坏了,至今想起来你身上的伤,鼻子还酸酸的呢。”

    “去年暑假、今年寒假、暑假,小梅是不是都在忙着温习功课,所以才借口工作忙拒绝和我一起旅游的?”

    “是啊,一直不想告诉你,就是为了给你个惊喜。”

    “我也有惊喜告诉小梅啊。”

    “是什么?云天快说来听听。”

    “真想知道?”

    “嗯。”

    “那小梅要先奖励一下噢。”

    说着故意把脸伸到左梅面前。左梅看了看,见四周无人注意,飞快地在刘云天嘴唇上亲了一下,低声说:

    “像个孩子一样,还要人奖励才肯说。”

    “呵呵,告诉你吧,这次进京季老推荐我为国家书协理事,已经被书协总会批准了,聘书不日就好寄过来了。”

    “真的云天?你太棒了,小梅为你骄傲。”

    左梅的口气既雀跃,又点哄孩子的味道。不过刘云天还是很受用。

    “还有啊,小梅难道没发现我现在比以前强壮了不少?”

    “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有开口的机会。昨天在走廊里,云天能抱着小梅转上一圈,这要放在以前,怕是要把小梅扔在地板上。”

    “小梅的夫君是不是越来越厉害了?”

    “那是,小梅是谁啊,这眼光一般人可是比不了的。”

    左梅摆出一幅臭美的样子,逗的刘云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引来不少在操场遛弯人的异样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