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小丑跳梁随他去未雨绸缪买新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378字

    左梅在学校陪刘云天几天,就回去办理入学的相关手续。如左梅这样的情况,一般是带薪读研。所以,需要办理的手续很多。学校那边倒是简单,春节后和学生一起入校即可。等待批复的时间是漫长的,起码对左梅来说是这样。心里知道不会有什么波折,但是,一天拿不到批复手续,左梅就一天心里不踏实。

    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左继文见左梅心绪不宁的样子,打趣道:

    “小梅是想快点见到云天吧?”

    “爸爸,爸爸也拿小梅开心。人家心里担心读研的事情批不下来呢。”

    “放心吧,我问过工业厅了,已经批下来了,只是到你手里怕是还要有四五天时间。”

    “真的?!”

    左梅这才放下心来。有了上次留校不成留下的阴影,难免这次左梅会忐忑不安。李秀也说道:

    “小梅就放心好了,上次留校不成,虽然有妈妈的原因,主要还是你爸早就和工业厅打过招呼,早早就被机械局内定了。这次不会了。”

    第二天下午要下班时,左梅被王伟拦在机械局门口。

    “左梅,恭喜啊,听说考上研究生了。”

    “谢谢。”

    左梅淡淡地说了声,转身要走。王伟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别急着走吗,我也要去读研究生了,也是你那所学校。”

    听到这话,左梅非常怀疑地看了王伟一眼。听王伟接着说道:

    “奇怪吗?并不是一定要考试才能读研究生的。我可是被单位保送去的,经济系研究生。这次我们也是同学了吧?”

    “恭喜你,我要回家了。”

    左梅虽然心里十分不齿,不过语气中并没有带出来,依然淡淡地回到。说完躲过王伟,直接走了。走出老远的左梅,听到身后王伟大声说:

    “我说过不会放手,就一定不会放手。”

    一路上,左梅心里那马上可以回到刘云天身边的喜悦,被王伟的一番话降低了不少。回到家里,对着正在喝茶的左继文说:

    “爸爸,那个王伟也要去同一所学校读研,你知道这事吗?”

    “小梅是说财政厅王副厅长的公子王伟也要去读研?”

    “是啊,刚才下班时,堵在机械局门口亲口对我说的。真烦人。”

    “那就是个纨绔,怎么能考上呢?”

    “王伟说是单位保送的,没有参加考试。”

    “哼,看来是王副厅长做小动作了。这些人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眼下正在严打,竟敢顶风胡搞。”

    见左梅一脸的沮丧,左继文接着说:

    “别理他,到了学校和云天躲着点就是。要是再敢惹你,就告诉爸爸,小梅要相信爸爸。”

    接下来,左梅不再到机械局上班,只是待在家里静等手续批复。从刘云天的来信中得知,国家书法家协会的理事聘书已经收到。左梅兴冲冲地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了爸妈。左继文和李秀现在已经十分看重刘云天,自然也对女儿的眼光赞不绝口。

    等待的时候,左梅又去出版社代刘云天领回再版五万册《青春集》的稿费,两万四千五百元整,加上原来的四千九百元,已经有两万九千四百元。左梅专门去银行单独办理了一个存折,存起来。还有刘云天的书法作品,也已经足够集结出版,在刘云天寄来委托证明后,左梅替刘云天和出版社办理了相关手续。前序依然是请季老执笔。

    一天晚饭后,三口人在客厅闲聊,左继文说:

    “省委正在搞房改,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需要交一万五千左右,就可以办理全产权房产证。”

    “妈,钱够吗?我这里有云天两万多的稿费,要是家里的钱不够,我先拿来垫上吧。”

    “小梅有这心就成,钱家里有。”

    李秀高兴地说。左继文接着说道:

    “小梅的钱有用处,省委要建新的家属楼,爸爸名下也有一份名额。和云天商量一下,要是没意见的话,就办在你们名下吧。不过钱由你们自己出啊。”

    “爸爸,需要多少钱?”

    “按爸爸的资格,应该能调最大的房子。我问过了,最大面积是一百二十平方米,应该不超过三万。”

    左梅沉思了一会,觉得临时两人也没有用钱的地方。再者,出版社已经着手准备三版《青春集》,这次一次印刷十万册,还有刘云天的书法作品已经开始印刷出版,钱不是问题,就先不告诉刘云天,先把房子买下来再说。

    “爸爸,我们要了,不用问云天。我这里有三万,不够时再找云天吧。”

    “够了,钱先放你那里,等用的时候交给你妈就行。房产证只能先办在我名下,回头再过户吧。”

    “好的,爸爸。”

    五天后,左梅拿到了自己读研的批复,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了刘云天。两人亲亲秘密地聊了半天,左梅并没有告诉刘云天房子的事情。放下电话,左梅觉得余兴未艾,就打电话给徐丽。

    “丽丽有时间吗?”

    “嘻嘻,又要请我吃饭?”

    “真聪明。”

    左梅也笑着说。

    “好吧,考试研究生是该好好请请我。对了,要不要多找几个人热闹一下?”

    “还是算了,又不是多大的事,免得被人说闲话。”

    和徐丽在一起,总是很快乐,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两人高高兴兴分手,各自回家。左梅回来时,爸妈都还没有休息。见左梅回来,李秀开口说:

    “你爸刚才说省委新建住宅的方案下来了,你爸替你们挑了一个最大的单元,一百二十五平方。需要两万四千元,明天就交。”

    左梅兴冲冲地回到房间,把存折交给李秀,说:

    “里面有两万九千四百元,都是云天的稿费。”

    “那么多?都超过你爸五年的工资了。”

    “后面还有呢,三版印刷十万册,到时稿费能拿到四万九。还有云天的书法作品也已经出版五万册,定价八元四角,按百分之二十五的分成,能拿到一万零伍佰。两项合计可是有五万九千五百呢。”

    “哈哈,我们小梅现在可是富人了。”

    左继文打趣道。接着问左梅:

    “云天的稿费都留在你这里,他不用吗?”

    “云天用不着。不说他家里的家具厂每年给他一成的分成,仅他平时发表文章的稿费,应该也不少于我手中的钱。每个月三百多的工资他都用不了。”

    “以前都说写文章不赚钱,看来都是瞎说的。”

    刘秀听左梅说刘云天稿费如此丰厚,接口说道。本来她之所以鼓动李彦追求左梅,就是看不起靠写文章赚钱的刘云天。现在完全改变了看法。

    左继文对李秀说:

    “你听说的是那些不入流的作者,真正的大家写出来的文章还是很赚钱的。”

    见爸妈把刘云天写作当成了谋生手段,刘云天的书生形象在爸妈眼中逐渐变形,左梅心里开始有点不大自然起来。她很清楚,刘云天的文章出名,最初可不是为赚钱才写的。到现在,虽然刘云天以前一直很穷,不过并不把钱看得太重。不然也不会把稿费都放心地放在她这里了。